大开眼戒 大开眼戒 7.7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1 21:50:08

本片改编自奥地利作家阿瑟·施尼茨勒1926年的小说《梦幻记》。它是斯坦利·库布里克编剧、导演兼制片的最后一部影片,也是他生前未能看到发行的影片。

较之库布里克其他影片,本片的显著特色是叙事“事象”的营造。它在一个3天时间框架的结构里,以性与毒品为两个基本叙事范畴,通过医生比尔与妻子艾莉丝实实虚虚两条“性经历”线索,展现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夫妻关系从凝滞、躁动、疏离到回归的历程,揭示了美国乃至西方现实社会某些层面的生态与心态。

比尔与艾莉丝结婚九年,情感生活中不知不觉产生板结的因素。片头即有所展现。圣诞节前两天受雇主之邀参加派对晚会,赋闲在家的艾莉丝行前特地换上大领口透视装,愈加显露窈窕美丽的身材,不禁询问丈夫“我看上去怎么样”,丈夫说“完美无缺”,妻子却说“你根本就没看我”。这简短对话显现夫妻间已存有隔阂与缝隙,至少是误解。舞会上,两人均受到来自异性的诱惑,艾莉丝终以“已经结婚”抵御住匈牙利富翁的挑逗,比尔亦因“爱自己的漂亮妻子”而婉拒了两个女模要他去“彩虹尽头”的蛊惑。

然而,出于“都清楚男人是什么德性”的命题,艾莉丝质疑丈夫的忠诚,并借助吸大麻的兴奋与麻痹和盘托出自己曾对

...
显示全文

本片改编自奥地利作家阿瑟·施尼茨勒1926年的小说《梦幻记》。它是斯坦利·库布里克编剧、导演兼制片的最后一部影片,也是他生前未能看到发行的影片。

较之库布里克其他影片,本片的显著特色是叙事“事象”的营造。它在一个3天时间框架的结构里,以性与毒品为两个基本叙事范畴,通过医生比尔与妻子艾莉丝实实虚虚两条“性经历”线索,展现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夫妻关系从凝滞、躁动、疏离到回归的历程,揭示了美国乃至西方现实社会某些层面的生态与心态。

比尔与艾莉丝结婚九年,情感生活中不知不觉产生板结的因素。片头即有所展现。圣诞节前两天受雇主之邀参加派对晚会,赋闲在家的艾莉丝行前特地换上大领口透视装,愈加显露窈窕美丽的身材,不禁询问丈夫“我看上去怎么样”,丈夫说“完美无缺”,妻子却说“你根本就没看我”。这简短对话显现夫妻间已存有隔阂与缝隙,至少是误解。舞会上,两人均受到来自异性的诱惑,艾莉丝终以“已经结婚”抵御住匈牙利富翁的挑逗,比尔亦因“爱自己的漂亮妻子”而婉拒了两个女模要他去“彩虹尽头”的蛊惑。

然而,出于“都清楚男人是什么德性”的命题,艾莉丝质疑丈夫的忠诚,并借助吸大麻的兴奋与麻痹和盘托出自己曾对一海军军官一见钟情,以至萌生为一夜情而不惜抛弃一切的念头。妻子的坦白几乎摧垮比尔的自信,在愤懑、嫉恨与报复心态中,他起初尚可抵御逝者女儿主动献出的热吻,但还是为萍水相逢的妓女所动摇。虽因妻子的电话而中止即将开始的嫖妓寻欢,但听过尼克的陈述,终竟为神秘的蒙面聚会及其众多美女甘愿铤而走险。历经豪宅内聚众淫乱的风波与被救的惊险,于凌晨归家尚惊魂未定,又听闻妻子一个“诡异的梦”,梦见在一个废都与那海军军官亲吻做爱,又与人群交。梦毕竟是潜意识的一种反应,艾莉丝于梦中将一切归咎于丈夫比尔,当比尔跑开时她反而“感觉好极了”,明知丈夫见其于他人怀中而又故意让他难堪,嘲笑他,笑得特别大声。这从又一个层面反映了他们夫妻间的情感危机。面对这种危机,特别是妻子梦中的性经历,当日他脑海便持续不断浮现妻子同海军军官做爱的画面,耳畔又响起凌晨妻子讲述给他的梦境话语,于是夜晚假托诊所有事外出,先是拨电话给逝者女儿,继而搭计程车去会那妓女,继续他的追寻另类刺激之旅,从而延伸着他们的情感危机。

对于派对晚会受到不同诱惑后比尔夫妇各自的性经历,影片借助虚、实两个途径展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艾莉丝的“出轨”,主要体现于语言和意识领域。她对海军军官的单相思,通过吸食兴奋剂亢奋时的“告白”和被摇醒后的梦境“直白”得以披露。比尔寻求新的性刺激,则以“视觉体验”展现。

库布里克的影片往往以独特的视角、独特的手法、独特的意象表述他独特的感知与理念。如果说妻子的“意识”出轨像“梦现实”般诡异,那么丈夫的“寻求”出轨经历则像诡异的“现实梦”,疑阵遍布,悬念重重。譬如,根据尼克提供的地址与暗语,隐去自己本来面目后,在神秘豪宅比尔真的步入“彩虹尽头”,亲历一个以形形色色面具伪装起来,且具宗教仪式色彩,胜似性乱的AV片世界。一位裸体美女向他发出“处境十分危险,赶快走”的警示,并舍身相救,及至最后比尔在停尸间看到选美皇后的裸尸。他设法讨得尼克的酒店住址,而门房神秘兮兮告知已经人去楼空,似被胁迫而去。清晨,他去彩虹租衣店交还租用品,其面具却不翼而飞。当夜他去见那妓女,被告之该女拿到艾滋病毒阳性反应验血报告后已离去。下午他曾驱车重返郊外神秘别墅,接收一封恐吓信函,夜里就有人尾随跟踪。尽管其后雇主紧急约见,告之都是刻意安排,一切都像演戏,目的是恐吓封口,但事实真相依然似真非真,扑朔迷离,给人以似梦非梦、波诡云谲之感,形成影片叙事“事象”的显明特色,同时也深化了影片关于“一个人终其一生,都不能知道人生真相”的题旨。这或许还是所谓“紧闭双眼”的另一层涵义。

影片透过影像、声象、事象的展现,观众随同比尔夫妇打开原本“紧闭”的“双眼”,所见所闻,除却中年人婚姻生活渐趋平淡乏味后滋生的裂痕与危机,还有美国社会充斥吸毒、性乱、虚伪、欺骗的丑陋现实。就上流社会而言,富有的雇主齐格勒趁家庭舞会之隙与女模偷情,貌似正人君子的匈牙利富翁千方百计挑逗勾引艾莉丝上床,豪宅里聚众淫乱者都不是普通人物,“说出他们的名字”会“吓得你睡不着觉”。在中产阶级阶层,即将与大学教师卡尔结婚的玛丽安,就在父亲遗体旁突然拥抱狂吻比尔,倾诉自己“不想跟卡尔走”;艾莉丝暗恋一位海军军官,一直隐瞒丈夫一年半之久;比尔抢救因注射毒品过量的齐格勒小情人,告诫她该去戒毒治疗,自己当夜却同妻子吸食大麻;受雇于富人群体的尼克既泄露富人性乱的隐私,又将老同学引入歧途。处于社会底层者,站街女身染艾滋病毒,女模兼营皮肉生涯且又吸毒,开租衣店的移民米奇不仅为未成年女儿拉皮条,并且设计敲诈两个亚洲裔嫖客。诸如此类,均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揭示了美国社会和人生中的疮痍。

当然,影片重心还是力图展现比尔夫妇尽管面对种种诱惑、濒临情感危机的悬崖,历经险恶,但基于真诚的爱,经过沟通与谅解终于回归的结局,特别是人性中美好与温暖的主导方面。它给予人们有益的教益,正如片尾圣诞日为女儿购买礼物时艾莉丝的感言:应该庆幸“我们熬过了我们的这些冒险,不管是真实的或只是场梦”,“重要的是我们都醒来了,而且但愿我们都能一直保持清醒”。因而亦使影片的叙事及其题旨呈现伦理色彩。

影片认同并且肯定真诚爱情的力量、美好人性的温馨。在影像、“声象”所呈显的情节建构上,面对富翁的炫耀与勾引,已经不再任职画廊经理的艾莉丝不仅拒绝并且断然表示不会再见,乃因自己“已经结婚”。比尔逃脱两个女模的性诱,拒绝了玛丽安的投怀送抱,并在妻子来电后立即中止寻欢嫖妓,其“原因在于结婚了,爱自己的漂亮妻子,且绝对不会欺骗和伤害她”。两人的婚姻与爱情历经性的诱惑与磨难,得以在圣诞日复归,仍然出于彼此真心相爱。主创者极力点染人性的美好层面,比如比尔曾在别人风沙迷眼时递上自己的手帕,中止嫖妓依然如数留下议定的费用,并在平安夜送上圣诞礼物;危难中,头戴羽冠面具的高个女性挺身而出,甘愿为他赎罪,戴着牛角面具的齐格勒一直暗中相护。这些都是超越性别、年龄、阶层的人性亮彩。

同叙事话语表述相适应,影片的影像结构恰切运用了主观视点与客观视点相结合的视角。片头,处于正背角度的艾莉丝褪下原来的衣裙,这一镜头与其说是展现给观众的客观镜头,莫如说是丈夫比尔的主观镜头。它既展示了艾莉丝的倩影,又为比尔所说“爱自己的漂亮妻子”作铺垫、印证。派对舞会上,以艾莉丝视点捕捉到的比尔与二女模共聚一处的远景画面,成为她当晚隐约冷漠与无奈、次日夜晚发火的前因。她借着吸食大麻的刺激,逼问丈夫,不相信比尔是实话实说,竟自笑得岔气弯腰,直至和盘托出她对海军军官的暗恋,均以丈夫的主观视点展现。而丈夫的起始容忍,继而诧异,终至惊呆,则为客观镜头,不仅烘托了爱妻在比尔内心空间的重要位置,并且层次分明地再现了他由爱怜、克制到自信崩溃、萌生报复心态的心理变化过程。他连夜搭乘计程车前往郊外别墅,以主观镜头表现比尔渐近别墅大门时所见所感,以客观镜头展现一辆内用轿车载他到豪宅门前,凸显其神秘与壮阔。一俟戴上烫金面具进入豪宅大厅,影片主要用跟镜头追随比尔,以其主观视点展示各厅在假面遮盖下的聚众淫乱情态,披露他“大开眼界”时有如尼克言及的“见所未见”。其间,曾用两个呼应的主观镜头,表现楼台上带着牛角面具的看客与比尔相互颔首致意,既强化了神秘感,营造了悬疑,且为后面齐格勒坦承自己也“在场”布线。在比尔的行踪被识破接受问讯时,影片以大段旋转拍摄的客观镜头、圆形构图,反复展露戴着林林总总假面、层层包围着比尔的人群,呈重压感,突现情势险恶。当位于圆心、貌似红衣教主的人物手拄权杖,冲着比尔厉呼“把衣服脱下来”之时,随着“住手!”一声疾呼,镜头猛然推向楼台上的羽冠面具女子,与比尔的面部神情特写相对应,成为比尔主观镜头内容。这一镜头调度、视点和剪辑形式,有力强化了女子挺身救助的凛然气势,以及对比尔、对全场的震撼。

与观众客观外在视点相比照,剧中人物主观视角、主观视点还可区分为既有其所见所闻的主观外视角、外在视点,亦有其内心世界所想、所忆的主观内视角、内在视点及其相应声画结构形态。银幕上妻子与海军军官亲热做爱的影像画面,以比尔的五个主观幻象镜头展现。第一个是他乘出租车前往纳翰逊家的路上,比尔脑海里呈现妻子同海军军官床上亲热爱抚的幻象;第二个是他离开玛丽安看到有情侣在街边亲热,眼前立即浮现艾莉丝为海军军官宽衣解带的情景,不禁猛一击掌;第三个是在驰向郊外神秘庄园别墅的计程车上,他仍在想象艾莉丝同海军军官做爱的情景;第四个是白日他坐在诊所办公桌前,脑海又浮出妻子同海军军官做爱的画面;第五个则是当晚又谎称诊所有事离家,他眼前再次浮现妻子与他人疯狂做爱的情景。这五个主观镜头都是比尔心中所想,是主观内在视角的内视像。

影片还有两处声音的闪回。一是他假托诊所有事,告诉艾莉丝晚饭后还要出去,当他去冰箱取出一罐饮料时,耳畔又响起凌晨妻子讲述给他的“和别的男人搞,太多的男人了,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个”的梦境话语,不禁尴尬地与妻子对视一笑。二是他到停尸间,仔细端详救命恩人的遗体,回想她说的话:“因为我可能都会没命,你也会没命。”

这些内在视角、听觉的内视像、内声象,作为人物的意识流程,穿插于一个顺接式叙事结构内,不仅使艾莉丝的“意识出轨”直观化、形象化,并且使比尔的报复性心理和感恩与哀伤意识得以外化,从而凸显他“寻求出轨”及其后忏悔回归的动因,同时又突破传统式叙事格局的拘囿,呈显传统主义与现代主义话语风格相融合的特色及其活力,从而也为斯坦利·库布里克的电影生涯画上完美的句号。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开眼戒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开眼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