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莓 野草莓 8.7分

回首往事,惊梦一场

鱼汤泡饭
2018-04-11 17:40:0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8.4.11于仙二217

写在前面:第二次看伯格曼的电影。和《第七封印》有很大不同。但也是有一种看完了但是什么也捉不住的感觉。上一次影评忘了说技术方面的内容。

关于画面和镜头

我的眼睛已经不能很适应这种4:3的画面比了,它一个画面能展现的内容时远不如2.35:1的,多人场景容易稍显拥挤,但是相对来说也更加集中。

每一个人的表情特征都很明显。

从镜头运动的角度来看,导演在这部影片中好像尤其喜爱对人物使用镜头的推进。

在这一个推进的过程中,逐渐由近景转到特写,人物的情绪也随之逐渐放大、放大。

在这段时间中,我们可以明晰地感受到人物感情的波动变化,或者感受到那种情绪的余韵给屏幕外面的我们的冲击。

说一段我被吓到的镜头好了。

在伊萨克的第一个梦中,他梦到一个棺材从马车里掉出,一只死人的手臂

...
显示全文

2018.4.11于仙二217

写在前面:第二次看伯格曼的电影。和《第七封印》有很大不同。但也是有一种看完了但是什么也捉不住的感觉。上一次影评忘了说技术方面的内容。

关于画面和镜头

我的眼睛已经不能很适应这种4:3的画面比了,它一个画面能展现的内容时远不如2.35:1的,多人场景容易稍显拥挤,但是相对来说也更加集中。

每一个人的表情特征都很明显。

从镜头运动的角度来看,导演在这部影片中好像尤其喜爱对人物使用镜头的推进。

在这一个推进的过程中,逐渐由近景转到特写,人物的情绪也随之逐渐放大、放大。

在这段时间中,我们可以明晰地感受到人物感情的波动变化,或者感受到那种情绪的余韵给屏幕外面的我们的冲击。

说一段我被吓到的镜头好了。

在伊萨克的第一个梦中,他梦到一个棺材从马车里掉出,一只死人的手臂伸了出来。他手扶棺材板想要一看究竟,那只手突然动了起来,攥住了伊萨克的胳膊。接着就是伊萨克和跟他长得一样的死人的对视,不停地切两人的特写,同时不停地越推越近,直到画面上仅有一双眼睛。(抱歉没有截图,因为很恐怖)

总的来说多近景和特写,在构图方面也是经过仔细设计的。但是毕竟4:3的画面比没有给他很多的发挥空间。

关于这几对夫妻(情侣)

首先来理一下一共是几对啊。

伊萨克和凯伦

伊萨克和萨拉

萨拉和斯格弗里德

艾瓦尔德和玛丽安

萨拉和两个追求者

车祸夫妇

这六对的关系都处在一种很奥妙的阶段。

首先来看一下:伊萨克和凯伦

凯伦是伊萨克的妻子,因病早逝。

他们之间并没有双向的感情。伊萨克目睹了凯轮出轨的现场全过程,没有打断、走掉,而是一直这样在暗中看完了。冷漠的残忍。

妻子是需要丈夫的关注的。所以她以肉体出轨这一种形式,来试图给自己行将朽木的感官、心理一点刺激(实际上无法产生刺激),给这场死水一般的婚姻投入一枚旋即沉底的石子。

伊萨克缺乏能力处理这种情感层面上的冲突,所以他作为一个医生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物质的方法来处理问题——打镇静剂。

对于这种行为,伊萨克可能觉得是完全合理的。你很激动——我要让你不激动——给你打镇静剂——你不激动了。

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情感呼啸而来时理性是不堪一击的,情感的慰藉是不能用理性的办法来弥补的。

不仅是在婚姻关系中,包括父子关系、母子关系等,伊萨克按照自己逻辑生活的方式,在不自觉地情况下给周围的人带来了不可逆的影响。

我们不能说他有罪。但他除了孤独也就一无所有了。


再来看一下伊萨克和萨拉

在梦境的描述中,他们俩人在青年时是很有爱的一对,当时的伊萨克也没有后来这般“极端蛮横、刚愎自用”,而是一个内向但是默默地深爱着自己的姑娘的小伙子。

再来看sara呢。她是爱伊萨克的,但是在斯格弗里德屡次主动引诱时,也有过情难自禁的一刻。我并不觉得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对“爱情”的坚定,会超过她对异性本身的欲望、性的欲望和禁忌的欲望。所以当她的手臂搂上斯格弗里德的脖子时,我心中暗语:终于。在丑闻被揭穿后,萨拉哭着跑了出去,在楼梯间的哭诉中,她说出了自己的理由:“他水平太高,我觉得我没用。”

重点不是这个理由的真假,估计她自己也不知道。重点是这一切都是伊萨克的梦境啊——萨拉和伊萨克的感情真的这么好吗?萨拉和斯格弗里德到底有没有出轨?萨拉对他们分手的理由是不是这样定义的?大概,我们所见的都是伊萨克主观臆想,主观希望。

从之我们可以暗窥伊萨克的心理一二——他将分手的原因归咎于萨拉的出轨,以及萨拉的自卑。事实是这样吗?根据他现在的表现,他青年时真的如萨拉描述一般只是内向羞涩吗?他或许真的对萨拉有过情,他们之间有过双向的感情,但是当那一悸的心动迅速退去,伊萨克的人格缺陷暴露,分开只是必然。

当他再一次梦到萨拉时,他在萨拉冷酷举起的镜子中看到垂垂老矣的自己。他勉强地憋出了一个微笑,他真正地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和缺陷,但是“我们都太老了,事态已经不可控制了。”

在最后一个与萨拉的梦中,萨拉依旧是他甜甜的小女朋友,拉着他去见他的父母。父亲在钓鱼,母亲在旁陪伴。年迈的伊萨克看着这一幕泪光闪烁——这是家啊。

在垂死之际,在梦境中,伊萨克才第一次感受到了家。

从伊萨克母亲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伊萨克不是一个特例,而是我们普通人中还算好的一个。


下面是艾瓦尔德和玛丽安,车祸夫妇、小萨拉和她的追求者

谢天谢地,艾瓦尔德和玛丽安现在还是相爱的。艾瓦尔德虽然受父母失败婚姻和他老爸的影响,但还是比他老爸优秀的

——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救赎,需要死去,永不超生,但是他也说玛丽安需要活下去并且创造生命

——他知道自己的的缺陷给自己的婚姻带来了很大的矛盾,但是他也很坚定:我不能失去玛丽安。

令人心痛,在艾瓦尔德见到久违的玛丽安时,第一句话是客客气气的:“玛丽安,你好,我可以把东西放上楼吗?”玛丽安身处在这个家庭之外,清晰地看出了伊萨克和艾瓦尔德的相似缺陷,但是她也看到了艾瓦尔德内心的挣扎和希望。虽然这段婚姻与正常的婚姻要艰难很多,但是他们如果可以慢慢地坚定地走,也值得一个好的结局。

伊萨克和凯伦,车祸夫妇,其实是相似的人的不同的婚姻状况。

伊萨克和车祸丈夫都是“鲁莽、自私、无礼”、“极端蛮横、刚愎自用”的。

不同的是,伊萨克“以老式的礼貌和魅力作为伪装”,“在和善的外表下内心坚硬如铁”。而车祸丈夫表面上时活泼近人的,实际上是一个打着天主教徒幌子的残忍冷漠的、无法信任他人的人。

无论是表面彬彬有礼,还是外向活泼的人,都难以维系一段正常的婚姻。那么这部片子中还有正常的两性关系吗——小萨拉和她的两个追求者不是一直都很开心吗?

这两个男孩子随着小萨拉到处搭便车旅行,小萨拉和享受和追求者们在一起的纠结和幸福。那么这段关系会持久,或者有一个结果吗?不。因为小萨拉都不是他们俩所要的人。小萨拉可以和他们旅行的很好的玩伴,但当兴奋欢乐褪去,当他们真的要交流时,却发现小萨拉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思想。

好了,爱情,婚姻和人生走到了穷途末路。你有人格缺陷,你会不幸福;你人格健全,你也无法得到幸福。

最终,导演还是仁慈的。给大家留了一点希望。老伊萨克得到了家的温情,艾瓦维尔和玛丽亚跌跌撞撞中在前进,小萨拉三人又一起踏上了去汉堡的顺风车。


最后再来说说第一个梦吧

正是这个梦让他走上了一场回首往事的旅程。

梦里有几个重点:

1.没有时间概念——消解了一切社会行为的意义。(或许体现了他对时间飞逝的恐惧?)

2.没有其他任何人——彻底孤独。

3.运棺材的马车在他面前无法前进——命运的必然。

4.死人是他自己——对死亡的疑惑和恐惧。

一段不长的一段梦,让他赖以生存的生活守则受到了巨大冲击。

在那样一个时空虚无的世界中,他无法再用科学研究、事业等来回避自己的巨大孤独。

他所努力无视的孤独感,在他发现自己已经时垂死老人时,突然爆发。

他再也无法安详地坐在书桌前进行医学研究,他需要去从过去中汲取生存的力量

——旅程开始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野草莓的更多影评

推荐野草莓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