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人之国 聋人之国 7.9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1 16:10:20

影片《聋人之国》是俄罗斯电影导演瓦列里·托多罗夫斯基1998年于高尔基电影制片厂拍摄完成的影片。一经问世立即受到评论界及观众的好评,并被作为参赛影片送往当年的戛纳电影节。遗憾的是,戛纳未有任何收获。然而在国内却引起极大关注,获得1998年的俄罗斯青年电影节大奖等多个项奖,导演托多罗夫斯基被选为最有前景的导演之一,尤其是导演初次选用的戏剧演员吉娜·科尔松,由于其出色地扮演了失聪的哑哑一角一举成为1998年俄罗斯影坛的新闻人物,成为所有人议论的话题。吉娜名副其实地成了影坛的一颗新星。

《聋人之国》是一部表现现代生活的影片。内容为两个姑娘在大城市里寻找爱情、金钱和幸福的经历。“爱情”是托罗夫斯基创作的一贯主题,早在1991年,他的第一部故事长片即是以《爱情》为名,专门描写当时社会青年人的爱情故事。

《爱情》一片表现两个大学生的爱情故事,在一个舞会上,萨沙与女大学生玛莎相识,两人倾心,开始交往,直到谈婚论嫁。然他们却无法结婚,因为姑娘是犹太人,全家要迁往以色列。不管萨沙如何挽留,玛莎还是含着眼泪飞走了,原因是母亲曾经嫁给一个俄罗斯人,结果落了个单身带着孩子度日。家人不希望女儿再步母亲的后尘,尽管她们也都喜欢萨沙,但依然阻止他们结合。导演通过主人公的经历提出一个永久的命题“什么是爱情”。

对于爱情,尤其是青年人的爱情,俄罗斯有很多浪漫的描写。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苏联电影,如《我二十岁》、《恋人曲》等将青年人的爱情表现得那么浪漫、抒情,如诗如画。这里的爱情则是那样的苦涩和艰难。导演在这里通过爱情还涉及俄罗斯的一个社会问题,即民族问题。因为民族不同,玛莎的妈妈不得不离开丈夫,一家祖孙三个女性生活在一起,重负可想而知。影片中的电话是一个符号,既连接爱情,又阻断爱情。玛莎的母亲每次出现似乎都在等待电话,可临到她离家上路也没有等来电话。母亲的命运由此可见。影片结尾,萨沙回到玛莎的家,这里已是人去屋空。萨沙拿起电话,线路已经切断,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了人,没有了爱情……

《爱情》一片虽为托多罗夫斯基的第一部长片,但在戛纳国际电影节获得多个奖项,虽非正式奖项,却说明观众及评论界的认同,并在芝加哥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和平奖。尤其是青年演员米罗诺夫,因成功地扮演了萨沙一角多次获奖,从此片约不断,成为俄罗斯最受欢迎,最出色的男演员之一。

相隔几年之后,托多罗夫斯基在他的影片《聋人之国》中再次探讨爱情问题。不过这次的主人公是两个女性,而且所谈爱情不只是男女之爱,还有朋友之情。在对爱的描写中还加进了金钱。导演在谈论影片的内容时曾经说道:“现在爱情和金钱是我们生活的主要问题。”而采用女性作为主要角色,是因为他对谈论女性颇感兴趣。他试图通过这两个主人公注入他对女人的全部爱和恨,注入女人身上所有令人生气、使人反感、又极力吸引人的东西,即忠诚、牺牲、忘我、贪财、报复和纯理念融在一起的东西。

该影片根据俄罗斯影坛年轻而漂亮的现代派女编剧列娜塔·利特维诺娃的小说《拥有和所属》改编。列娜塔是为极富个性的女性。其作品大多描写当今社会的冷漠、畸形、人与人之间的不可沟通及病态关系,还有就是离不开死亡。她的每部作品几乎都有死亡的存在。不过,托多罗夫斯基在改编这部作品时,没有追求原著的时髦:将注意力集中在主人公的性追求上。而是以不违背原作所描写的世界为基础,更多地表现了女主人公身上所拥有的忠诚、忘我、富于牺牲又善于报复的特点。影片通过两个姑娘对自己人生道路的选择再次触及到永恒的哲学命题: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什么是幸福,怎样追求幸福,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得到幸福等问题。

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这一论题向来是苏联电影反映的问题。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影片《我二十岁》、《你和我》等的主人公都曾以对社会作贡献、为他人谋幸福作为自己的生活目的。但在俄罗斯社会变革的1990年代,在经济大潮的涌动中,在旧的秩序已经破坏,新的秩序还未建立起来的动荡之中,青年人的生活目的又是什么,具体点说,剧中人想要得到的幸福是什么,他所选择的道路能否达到幸福的彼岸呢?

丽达的幸福是获得阿廖沙的爱。她是那样地爱阿廖沙,甘愿为他付出一切。哑哑的幸福则是要实现埋藏在心底很久的一个美好愿望。不过,两个人要获得自己的幸福首先要解决的是金钱问题。

对丽达来说,现在她最需要的是钱,她要为阿廖沙还大笔赌债。为此她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甘愿卖身当妓女,给黑社会做线人。哑哑也需要钱,她的目的是要攒到足够的钱,去一个遥远的岛国。为实现这一愿望,她在歌舞厅跳舞,甚至开始做妓女。

影片中,丽达经受着两种爱。她对阿廖沙的爱是她生活的全部内容。然而,这个爱是以金钱为基础的。阿廖沙爱丽达是关键时候可以找丽达帮忙,甚至将丽达留下做人质,而当丽达没有钱时便可离她扬长而去。阿廖沙在影片中所起的作用是将丽达一步步推向哑哑。这个看似有文化,受过高等教育(他会弹钢琴、会即兴演奏爵士乐)的赌徒,在爱情与金钱的天平上选择了后者,他在影片中的几次出现都是对丽达的背叛。哑哑认为,男人都是坏人,无论是歌舞厅的老板,还是嫖客,不用说还有丽达的男友阿廖沙,都是来自她的生活遭遇。她曾不止一次地说过,“我恨男人”。这是原著作者利特维诺娃对当今社会的看法。不过眼前的这个阿廖沙实在让人爱不起来。在哑哑看来,这个用女友挣来的钱一而再、再而三地光顾赌场的赌徒实在是一个灾星,可丽达偏要和他一起过。这使哑哑无论如何无法理解,便使出了最坏的办法救丽达,结果却把自己陷了进去。哑哑和丽达之间的情经受住了所有考验:帮助和理解,背叛和原谅。在金钱与爱情面前,友情终于占了上风。

影片塑造了两个现代姑娘的形象。由青年演员吉娜·科尔松扮演的失聪的哑哑和由丘尔班·哈玛托娃扮演的丽达以其天真、幼稚的本性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电影在探索主人公的问题上可以说走了不少弯路。开始是揭露现实的黑暗影片,后来是表现现实的商业打斗片,于是银幕上的人杂七杂八:黑社会、犯罪分子,街头流浪汉、无家可归者。他们不是枪击就是拳斗,即便是平常人,也常常表现得粗野无礼,就连女人也在打架骂娘,仿佛生活中的一切问题只能用暴力解决。结果,电影和屏幕上武装到牙齿的恶棍亡命徒越多,社会生活中有关刑事犯罪的传说也就越被夸大。

在这样的背景中,各方面不同寻常的丽达和哑哑也就显得特别时髦:丽达对无法实现的爱的追求、付出和牺牲;哑哑性格虽显古怪,但内心却富于同情,且对“聋人之国”的美好憧憬。这一切均引起了人们的认可、同情。不过,这两个形象的成功与演员的表演,与导演的发现是绝对分不开的。从来没有拍过电影,只在剧院演出的吉娜·科尔松以荒诞离奇的造型,生硬的动作,聋哑人含混不清的发音以及聋哑人特用的肢体动作、强调的语义把戏剧的假定性同电影的可信性相结合,塑造了既新颖可信又不同寻常的哑哑的形象。而第二次拍片的哈玛托娃及被导演再次起用的男演员苏哈诺夫也有不凡的表现。哈玛托娃扮演的丽达在具有一定难度的情况下,以抒情而常规的方式表演,尽管未显出特别,却完成了角色任务。而初试银幕的年轻演员苏哈诺夫却将其扮演的“猪”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影片中的他,感情越是强烈,就越难用语言表达;说的话越重要,就越显得口齿不清。他在银幕上哼哼哇哇的声音以其悲剧的基调得到人们的好评。

由于演员的出色表演,人们再次肯定托多罗夫斯基对演员的选用。评论界一致认为托多罗夫斯基是起用新演员或不出名演员的导演。尽管导演本人对此说法不予苟同,但他确实能在已经拍过电影的演员身上发现新特质,能使演员克服类型化的表演。评论家写道:他善于领着演员沿着黑暗的走廊通向新的、以前没有人去过的空间。他善于解放演员,使他们觉得无论是同导演,还是同其他演员,甚至是同自己本人在一起都不会感到乏味,而是觉得有意思,也总会闪现身上的亮点。即使是在冰冷的世界,在濒临死亡的世界也都会显现出活力。

这个冰冷的世界正是原著作者利特维诺娃所描写的现实世界,也是剧中人所生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充满了男人的犯罪。丽达在为爱情的奋斗过程中接触到的犯罪世界使她最终选择了哑哑所幻想的理想世界。因为在现实世界中,无论是舞厅的老板,赌场的债主,还是她为之充当线人的聋人黑帮及其对手,他们无不从事欺骗、谋杀、走私、贩毒。他们为了钱敢于杀人放火,为了钱能够把人打得遍体鳞伤,为了钱也可以把无辜的丽达和哑哑扣为人质。

影片的造型空间正好体现了作者所描写的世界。影片一开始,夜间的歌舞厅,哑哑在表演中无法忍受一位顾客的凌辱,被老板当下开除。坐席中的丽达则被债主扣作了人质。看似使人欢乐、令人放松的地方却成了犯罪的场所。还有,黑帮经常出入的台球厅,这些现代娱乐的场所成了黑社会进行交易的地方。莫斯科市在影片中没有了人们经常见到的饭馆、地铁、商店、书亭,有的只是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闪烁着霓虹灯的卡西诺招牌和划破黑夜的川流不息的汽车的前灯和尾灯的光点。导演正是通过这些没有日常生活的空间,通过这些熟悉的符号代码表现了莫斯科的具体空间,突出了故事发生的地点。在这个都市里,孤立无援的丽达和哑哑找不到住处,只能徘徊在街头,只能去遥远的岛国。《聋人之国》便是她们理想中的国家。尽管它没有出现,但却非常实际。脱离现实生活,捂住耳朵听不见声音,是通向聋人之国的最好途径。影片的主人公正好选择了这一出路。听得见声音的丽达也选择了无声的世界。

影片在情节设置上运用了现代电影的所有元素:爱情、金钱、友谊、背叛。在叙事方式上加入了现代电影不可或缺的各种调料:黑社会、毒品、火并、脱衣舞等。这一切安排得自然流畅、有张有弛,同时又避免了这是一部纯样式的电影。片中黑社会火并的一场戏,拍得紧凑利落,既没有自然主义的痕迹,也没有人为的做作,尽管这是导演在这方面的初次尝试,特别是丽达扮演“猪”的线人的那场戏,她要从众多话语中捕捉到具有致命危险的句子,难度不小,可演员在表演上把握得很有分寸,使人信以为真。

影片在叙事上吸收了新俄罗斯电影已经忘记的东西:详情细节、语调情绪……并把美国式的紧张情节同俄罗斯的沉闷相结合,清清楚楚地讲故事,极有分寸地打动人,从而构成自己独特的叙事风格。一位俄罗斯评论家曾写道:“在国产电影的新的历史阶段,托多罗夫斯基首次把生活现实同银幕现实有机而成功地结合在一起。”另一位评论家也写道:“在俄罗斯和欧洲的土地上出现了某种新的东西,它不是对旧的传统的否定,而是对它的丰富。这种新东西就存在于《聋人之国》之中。”

影片在人物形象的设计上更突出了导演的智慧,两个年轻美貌的姑娘以其青春靓丽的外表吸引着观众。尽管哑哑失去听力,但其优美的动作和手语突显出其聪明和伶俐。丽达则以自己的胸怀表现出心地善良和宽容。导演在展示其美丽的外表时以漂亮的衣服做辅助,更以美感吸引观众的眼球。

影片表现了女性在当时社会的生存环境。两个外表美丽,心地善良的姑娘在当时的社会难以生存,于是想去一个鸟语花香,人人都友好相处的地方,这就是她们的理想世界。姑娘们的这个憧憬既是对俄罗斯当时社会的揭示,也是对当时社会的逃离。而堵住耳朵,听不见外界的声音也许就是一种自觉的逃离。从这一点上看,托多洛夫斯基的影片不仅好看,还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聋人之国的更多影评

推荐聋人之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