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鸾对镜舞,孤绝奋悲鸣--〈刺客聂隐娘〉影评

brandhill
2018-04-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几年,在看电影时会尽可能的扳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毛病,就是看的时候总会想着,导演这么拍是基于什么考虑呢?似乎我是在替导演看电影,而不是我自己在看,这样每次都在猜闷中看完电影,挺没劲的,所以要改。可恰巧这次看《刺客聂隐娘》,刚刚收到的读库1504开篇便是《行云纪》的节录,恰是《聂》片的编剧谢海盟记述《聂》片的编剧和摄制过程的详细实录,这可是比剧透更严重的剧透。我也由此有了机会,在看片过程中,像个三流警匪片中老谋深算的恶人,在被枪口抵住头颅时仍狞笑着自作聪明,“嘿嘿,侯老爷子,你想玩什么把戏,我可是一清二楚”,我知道那种沉缓来自你想要的扎实,我知道断续的情节来自你想要的合理,我知道你就是要扎实合理地垒出一个厚重的诗意,可尽管已经知道了这些,我还是被一枪命中了。

得先说一下,这片子8月27日上映,在仅仅上映了一周之后,我昨天查的天津127家影院中只有七家还有排片,我去的这家影院把这部片子排在平时几乎没人用的情侣厅,因为只有16个位子,我看的一场只卖出4张票,你一定知道我想说些什么。

片子确实节奏慢,慢的在开始让我想去点快进,慢得在后面让我想停下来再多看几秒钟,影片剪辑的煞是匀整,犹如一块一块的拼接,尽管慢,可如此庞杂的人物关系,什么也没落下,若是做个预告片恐怕还挺费事的,因为全片没有凝神发力的某个点,可若是讲出精彩之处,几乎处处出彩,用《行云纪》中透露的侯导常用的高级形容词说就是:“这个好过瘾”!《行云纪》中所点出的“刺客的成本”、“剧情的冰山理论”,这些不用多说,看了片子自会感受到,(从成片看,侯导确实只剪出了冰山的海面上的一角,不夸张),如果也想在观影时有严重被背景普及的体验,欢迎去买书,只说击中我的几个地方:

首先,从《悲情城市》到《最好的时光》,我熟悉的侯孝贤会把自己的人生体验灌注到人物和人物关系中,可以在那些同样沉缓的镜头中晃似看到侯导的身影在顾盼连连,然而这一次看不到了,导演的身影隐隐然褪入镜头背后,他在欣赏而非沉迷,所以那些镜头才可以如此洒逸,诗意得应该被选入中学语文教材的专用课件中,每一帧都当做古诗词赏析的PPT,当然,我这又是揣测导演意图的老毛病。

另一个是隐娘的回忆中,嘉诚公主抚琴而讲的那个“青鸾舞镜”的故事,以及故事落幕后舒淇的掩面闷哭,借一位还没出场就姗然离世的角色之口,不疾不徐的点到片中每一个角色共同的悲哀——生而无类、奋舞而绝,不觉令人动容,恐怕也是这一句,侯导私心要用来做自况吧。

当然,被剧透也会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窥视冰山海面以下,甚至已经剥离的那部分的模样,谢海盟在《行云纪》中说道,原本道姑这个角色设置的并非嘉诚公主的双胞胎姐妹,而是28年前睢阳之围中从死人堆里活下来的孩子,因此,刺田的动机就是对藩镇割据局面的个人仇恨使然,而非我们看到的,是基于皇权的立场进行的考量,窃以为,原来的设置更好,虽然在逻辑上,以刺杀的手段铲除强藩从而维护皇权更符合她唆使弟子进行刺杀活动的动机,但如果真是发自内心的强烈情绪在熊熊燃烧,恰能对应上嘉诚公主基于维护皇权安定而做出降嫁牺牲的决绝之意,要比同样基于皇室立场,做出不同人生选择显得更加激烈,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到嘉诚公主和道姑两个在背后牵引他人命运的人物在各自自身命运上的的“对镜而舞”了。

据说这片子在很多地方放到一半,观众就走得差不多了,以至于本来在最后想说上一句:“吃屎吃多了,是品不出来醴酒嘉茗的醇香的”,但是这样难免会让人觉得,我其实写上面这些就是为了说,你们这些LOW逼看不懂吧,我多牛逼啊,我看得倍儿享受啊,你们快来崇拜我吧!!!如果真有人这么觉得,那我只能说:咳咳,我TM就是这个意思!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客聂隐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客聂隐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