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暴裂无声:愤怒的忻钰坤

尘埃落下
2018-04-11 10:54: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5年,一部独立低成本国产电影《心迷宫》横空问世,影片多视角的非线性叙事结构以及黑色幽默的风格广受好评,也让忻钰坤这位青年导演的名字第一次走入大众视野。观众惊讶于忻钰坤导演创造故事和讲述故事的能力,所以,当他筹备近两年的第二部剧情长片《暴裂无声》在院线上映,我们普遍抱有这样的期待,即在拥有更充裕的资本预算和更大牌的演员加持后,无论从剧情、人物还是电影感的塑造上,导演的新作都能比《心迷宫》做得更好。

和《心迷宫》收获的几乎一致好评相比,站在更高起点和更大舞台上的《暴裂无声》面对的观众群愈发的多样和挑剔,影片在获得众多积极正面评级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观众更多的批评与指摘。个人而言,即使《暴裂无声》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缺点和不足,我都很乐意向身边的朋友推荐这部电影,在当下充斥着各种怪力乱神、矫情做作的国产电影中,《暴裂无声》像是一个例外,它是少有的现实主义题材文本,同时兼有悬疑、犯罪等类型元素,更难得的是,在商业类型片的外壳下,影片有着人文主义的内核和对现实社会的叩问。


叙事和人物的闭环

除了部分倒叙段落,影片按时间顺序推进叙事,围绕着寻找男主人公张保民(宋洋)儿子磊子这一“麦高芬”,牵扯出煤矿老板昌万年(姜武)、律师徐文杰(袁文康)等众人物的出场。看似社会阶级地位截然不同的人物,随着一个个事件的发生,开始进入同一空间,并构成他们命运的某种闭环。一个典型的镜头是,当运动镜头跟拍着姜武的轿车,突然在画面中的前景出现寻找儿子的宋洋,在那一刻,导演似乎就在提示我们,他们的命运会在某处发生交集。

事实上,直到影片结尾,导演才给我们展现人物闭环的最后一块拼图。在这之前,人物与人物间虽然通过某个事件或人物串联着,但是就像一串头尾断开而不断延伸的珠子,显得松散而缺乏自圆其说的能力。

观众诟病最多、同时也是影片的主要问题是,在构建和推动人物关系的发展上,导演过分依赖于偶然和想当然,例如姜武的手下带宋洋去他办公室的段落就显得刻意而缺乏逻辑,而这样的段落远不止一处。作为一部商业片,逻辑上的不严谨的确很要命,它会削弱整部影片的力量,因为如果观众不相信你讲述的故事,自然也不会相信你通过故事表达的主题。

人物的单薄与丰富

影片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从整体和人物群像看,人物具有多维的丰富性,但从单独的个体看,许多人物单薄地像一张纸片。众多单薄的个体构成了表意丰富的群体,这看上去像是一个悖论,但仔细推敲,也许个体间的关系才是影片表现的重点,在某种程度上它拓宽了单个人物独自存在所具有的的属性和维度。正是在人与人的互动中,导演的意图和影片的主题才得以被揭露。

一方面,影片刻画了众多不同阶层、年龄的个体人物,而且大部分个性鲜明,或者,大部分都极其脸谱化。从底层的脾气暴怒而心底善良的矿工,到以道貌岸然、情感缺失的律师为典型的中产阶级,到代表权贵阶层的暴戾成性、强取豪夺的煤老板,宋洋、袁文康、姜武代表的三个人物像对号入座一样被分配好。宋洋开了挂一样的揍人、袁文康全程扑克脸的表演以及番茄、涮羊肉等借助给姜武以表达其性格的道具,都不过是人物性格需要的编剧技巧。

从头到尾,三位主人公的性格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特别是律师的角色,经历了起起落落一系列事件后,我们可能会期待他的转变。到了结尾,当他戴上眼镜,对着镜头、也是对着观众冷静地说出“没了”的时候,我们才发现,从头到尾他都是那个道貌岸然的中产阶级代表。当然,律师的答案导演在山坡上律师抱着女儿和姜武对话的那场戏中就有铺垫。从导演的角度看,也许虚伪的中产阶级和暴戾贪腐的权贵阶层本身就是他要批判的对象,因此他们从头至尾的“坏”恰好是绝佳的批判对象。但是人物弧光的缺失和主要人物的脸谱化还是让人觉得遗憾,这可能也是许多观众不喜欢影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毕竟这样的做法太过于主题先行了。

对比上一部作品《心迷宫》,人性的复杂性和并非非黑即白的特点被导演很好地捕捉并呈现,这一部中在主要人物身上我们看到导演放弃了这种尝试。反倒在一些次要人物身上,影片刻画的笔墨虽然不多,人物形象却更加的立体。以屠户为例,为了让宋洋同意签字拿到土地补偿款他与宋洋大打出手,而被刺瞎了眼睛,但当宋洋需要帮助的时候,又是他挺身而出。简单的几个镜头,人物的形象就立起来了。

另一方面,通过个体人物的刻画和人物闭环的设置,影片展现了丰富的人物群像关系。某种意义上,它是对中国社会呈现出的金字塔状的层级结构的一种临摹(电影开头,失踪儿童磊子就在石台上垒起一个金字塔式的石堆,另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姜武办公桌上也放着一个金字塔模型)。以宋洋一家、屠户一家这些普通家庭为代表的底层人口,他们人口最多,但能发出的声音却是最小,失语和无声是他们的普遍困境。在影片中,我们看到,儿子磊子走丢后,除了宋洋在积极寻找他的下落外,他的妻子听了母亲的劝告,开始在家求拜神灵,而当发现儿子还是没有回来后,她抱着羊嚎啕大哭。对于底层人民而言,面对社会不公和上层压迫,影片呈现的两种路径,无论是诉诸行动还是宗教或者迷信,似乎都无法解决他们的问题。

而对于中产阶级和上层或者说权贵阶级而言,影片反映的一个残酷事实是,他们合谋对底层合法利益的侵占和迫害。村长与煤老板间的某种隐秘关系、对矿工合法劳动权益的侵占都是这一合谋关系的生动体现,而最讽刺、也是最令人痛心的是磊子去向揭露的那一刻。在结尾干脆利落的剪辑中,镜头在宋洋、律师、姜武三人间不断地切换,过去和现在被置于同一空间,在审讯室里,唯一不在场的恰恰是正义。

面对中产和上层阶级的合谋,底层人民应该如何自救(当然你可以相信结尾处的字幕),本片在文本上至少提供了一种思路,即通过底层人民间的合作和团结,或者说“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这也是屠户一家在文本中的重要表意所在。无论是屠户本人在宋洋遇难时的以德报怨,还是他儿子罪案发生时的在场以及戴着奥特曼面具向律师比出射箭的动作,都以一种底层内部自救的形式指向压迫他们的势力。

超现实和隐喻

电影中,出现了几处明显的超现实段落,和电影整体黑色幽默的风格倒也相得益彰。一个段落是磊子在洞穴中救了律师的女儿,通过结尾我们知道这当然是导演的想象,而且现实中很可能是磊子的尸体被埋在洞穴的深渊里,但当导演以超现实手法表现这段美好段落,并把它与磊子父亲帮助律师的现实画面平行剪辑在一起时,就可以看到导演的想法:现实中似乎不能调节的成人间的阶级矛盾,在想象中或者在儿童之间实现了某种和解。另一个段落是结尾山丘的突然崩裂,它既是崩坏的社会的写照,同时也代表了以宋洋为代表的底层人民对公平正义缺失的无声的呐喊与反抗。

除了以超现实画面直接表现隐喻的主题,影片还充分借用各种符号式的道具,或为了提高叙事效率,或为了以道具的所指表达导演的态度。印象较深的一个段落是开头,通过挂历本、电话、番茄等道具的依次串联,在姜武这个人物一出场,仅仅通过嘴部吃番茄的特写动作大概就能了解人物暴戾粗犷的个性,同时挂历本上的号码和学校电话在动作剪辑上的连贯顺序似乎也能够解读出很多东西。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羊和羊肉在文本中反复出现,一个很容易理解的逻辑是,羊作为弱势动物,而电影中又多次出现姜武吃羊肉的画面,都在指向羊代表的是宋洋为代表的穷人或者底层人民,在权贵阶层面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和这组关系对应的还有姜武办公室小门内满屋的麋鹿模型和剑拔弩张的弓。上面的多组道具反映的似乎都是在权贵阶层面前,底层人民的弱势和无力,但显然导演在编剧上考虑的要更多,除了指向被迫害的道具外,影片中反复出现的反抗迫害、对抗迫害的奥特曼元素,似乎是导演希望赋予底层人民的勇气和力量。无论是磊子开水瓶上的奥特曼图案,还是屠户儿子的奥特曼面具,奥特曼形象与小孩紧密相关,影片在为底层平权和呐喊的同时,恐怕也表达了对向孩童纯真善良、崇拜正义的世界回归的一种期盼,就像男孩和女孩一起奔向山顶的那个超现实段落一样。


愤怒的忻钰坤

最后,说说影片的片名。中文的片名叫“暴裂无声”,对它的解读可以有很多种,比如理解为“无声”是“暴裂”的结果,或者 “暴裂”和“无声”是并列的两种动作。个人更喜欢把“无声”作为“暴裂”的后置定语,即“无声的暴裂”,这一解读和影片的英文名Wrath of Silence也更为接近,该英文名直译过来是“无声的愤怒”,而在本片的文本里,暴裂显然就是愤怒, “无声”不等于“没有声音”,它是内心深处情绪的酝酿与累积,是愤怒找不到出口后短暂的休憩,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黎明。

结尾处宋洋妻子撕心裂肺的痛哭、高山的突然暴裂不仅仅是片中宋洋“他们”的愤怒,更代表着导演的愤怒。如果说《心迷宫》只是呈现了人性复杂性这一事实,导演无意于作出价值判断与道德批判,《暴裂无声》则让我们看到了愤怒的忻钰坤,愤怒到电影中充满了批判先行的文本和各种不克制的意向符号。我可能不欣赏这样的电影,但我欣赏还有这样的导演,在崩坏的社会里,选择把愤怒投向既得利益者,把温柔献给被压迫者。

98
3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8)

查看更多回应(18)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