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阿特米斯雷宣
2018-04-1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劳伦斯:我一个牛津历史系的毕业生,怎么就成了阿拉伯人的英雄了?所以费沙王子说:你来领导贝都因人的军队吧,我也实在不是谦虚,当时我就念了提米斯托克利斯的两句诗:“ I cannot fiddle, but I can make a great state of a small city...”

一个重要的不真实的感觉是,片子里的几个重要人物都太感性了,不仅丝毫不像是战争中的军人,更连普通人的冷静或冷漠都达不到,不知道是为什么。说实话,常年在战争中摸爬滚打的军官,尤其是像阿里和布莱顿上校这样的人物,面对劳伦斯的种种做派和变化,应该不至于如此敏感。也可能我所在的国家过于残酷了?我想说的是,现实中其实根本没人关心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是不是喜欢上杀人了,你是不是要崩溃了,你想不想做这份工作,诸如此类的事情根本就和别人无关,也没有人想听你说这些屁话。所以我说,要么就是劳伦斯太幸运,要么就是周围的人太好心。怎么这样的人都被他遇上了呢?

戴登告诫劳伦斯说,“沙漠里只有两种人能得到快乐,那就是贝都因人和神,而不是你”。很显然,神拥有一切而漠视一切,以万物为刍狗,因此它看到地上的人互相残杀,就能得到快乐;贝都因人一无所有,一旦抢到了任何东西,那就能得到快乐。而骨子里有着是非观念、热情而细腻的劳伦斯,注定要在这荒野里被消磨殆尽。戴登,英国在北非的情报总管,典型的英国上流绅士和高级官僚,其一切做法不仅让人想起《是的大臣/首相》里的汉弗莱爵士(比如趁着将军要办公向他要来劳伦斯的3个月),也让人想起勒卡雷小说里年老的斯迈利,尤其是那个为了查出鼬鼠而冷静地牺牲里基·塔尔、向其保证“我会尽我所能换回伊莲娜”的斯迈利。戴登也许就是劳伦斯的学长或者老师吧,他一开始就让劳伦斯密切注意费沙王子的目的,这才是劳伦斯此行的目标,而一心想要“团结/凝聚”阿拉伯人的劳伦斯,却把自己的使命和戴登的告诫全部抛在脑后,向着自己的末日一路狂奔。劳伦斯错得彻头彻尾,他以为阿拉伯人是他在历史书上看到的早慧的文明种族,只要给他们一个大马士革,一个他们都日夜梦想着能够拥有的地方,他们就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殊不知他们早已沦为末人,在文明世界的边缘凶猛地挣扎和喘息。当曾经辉煌一时的文明消逝后,剩下的阿拉伯人是比腐化堕落、苟延残喘的土耳其帝国更为野蛮和未开化的残渣,但却凶狠狂躁,像野兽一样渗透了原始的贪婪。恰如看上去干净的沙漠其实可以随时随地毫无人性地吞噬你的一切,绝大多数阿拉伯人并不在乎劳伦斯本身,他们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为此可以随时牺牲这个白人,就像他们随时可以牺牲自己人、自己手下的人一样。在这里,人不值钱,只有胜利、尤其是拿到了金子的胜利,才值钱。于是,当敌友调转,阿拉伯人的一切美好便瞬间撕下温情脉脉的面纱,露出狰狞可怖的真面目。聪明就是阴险,智慧就是狡诈,淳朴就是无知,刚猛就是野蛮,和蔼可亲的王子其实是欲壑难填的暴君,英明神武的领袖其实是锱铢必较的财主,勇敢矫健的战士其实是嗜血成性的杀手。劳伦斯这个胆敢凭自己的一知半解建构起阿拉伯国家的蠢蛋,最终不仅毁了自己,也给自己的人民和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时至今日,阿拉伯各国的阴影依旧笼罩在欧洲上空,这些从未摆脱野蛮、也从未真正理解文明的人,凭借着劳伦斯的赫赫战功,至今仍在国际政治中扮演着重要的反派角色。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阿拉伯的劳伦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拉伯的劳伦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