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光 城市之光 9.2分

《城市之光》与既定阐释

Ivanov
2018-04-11 02:14:1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城市之光》中,卓别林饰演的流浪汉遇到一个怪异的富翁,并被带去参加宴会。其间,流浪汉误把悬挂的丝带当成了面条。齐泽克曾精辟地指出面条的隐喻:“流浪汉……用自己的方式吃意大利面,当一卷丝带落到其盘子里时,他误把它当成面条,继续吞食,并踮着脚尖,把它举起来(天花板上悬挂的丝带就像是一种上天的恩赐)。”

这是《城市之光》的第二个显而易见的主题,即阶级对立。只有在富翁疯癫的时候,流浪汉才被诡异地认成是“朋友”——一种随机的、错置的、不可思议的恩赐;而一旦富翁清醒过来,阶级的壁垒就由仆人坚固地竖立。富翁去欧洲期间,字幕是这么为我们形容流浪汉:

没有了那个百万富翁,要假装一个绅士很难,但他在尽力。
To play the part of a gentleman without the millionaire was difficult, but he did his best.

当真富翁远走,流浪汉仍要扮演一个绅士。这其实是在进行一个追问,即为什么非要成为一个尖头人(gentleman)?于是,爱情维度被牵扯进阶级维度:“美”需要与阶级地位相配,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流浪汉也承认这一点。换言之,美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成为了众人的常识。

...
显示全文

《城市之光》中,卓别林饰演的流浪汉遇到一个怪异的富翁,并被带去参加宴会。其间,流浪汉误把悬挂的丝带当成了面条。齐泽克曾精辟地指出面条的隐喻:“流浪汉……用自己的方式吃意大利面,当一卷丝带落到其盘子里时,他误把它当成面条,继续吞食,并踮着脚尖,把它举起来(天花板上悬挂的丝带就像是一种上天的恩赐)。”

这是《城市之光》的第二个显而易见的主题,即阶级对立。只有在富翁疯癫的时候,流浪汉才被诡异地认成是“朋友”——一种随机的、错置的、不可思议的恩赐;而一旦富翁清醒过来,阶级的壁垒就由仆人坚固地竖立。富翁去欧洲期间,字幕是这么为我们形容流浪汉:

没有了那个百万富翁,要假装一个绅士很难,但他在尽力。
To play the part of a gentleman without the millionaire was difficult, but he did his best.

当真富翁远走,流浪汉仍要扮演一个绅士。这其实是在进行一个追问,即为什么非要成为一个尖头人(gentleman)?于是,爱情维度被牵扯进阶级维度:“美”需要与阶级地位相配,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流浪汉也承认这一点。换言之,美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成为了众人的常识。

由“城市之光”(City Lights)之名所透露的,是“光”的多重隐喻。可以从完全相反的两个角度看待电影的名字:是美好之物(爱、美、同情);或者,是浮华之物(钱财、聚会、霓虹灯)。这些内含在女孩辨认出流浪汉的时刻全部绽开:女孩既能睁眼见到城市的流光溢彩,又能看见复明过程中内在的人性之光。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但光明是复杂的,它创造出一个难解的悲喜剧之城。

卓别林采取的策略是同情式的呈现,在批判的边界上止步瞭望。最后的镜头因此而精彩,美与丑,无论是意识形态的,还是“纯美学”的,都汇聚于一个滑稽角色,对世界的认知遂产生了极大的裂痕。这道裂痕继续扩大,进而被撕碎,就使人逼近于本真的世界。昆德拉在《帷幕》中认为,小说家的任务是撕裂世界的帷幕(一个被事先阐释的世界),暴露出它喜剧性的裸体——这正是卓别林在《城市之光》的末尾所达到的境界。

卖花女和流浪汉同时遭遇了极大的难堪:一种突然面对裸体的难堪,自我苦心营建的“新衣”瞬间遭遇了那个无知无识的小孩,遁去,消失,无影无踪。但可以想象,深重的悲剧会继续发生:两人直到此时才体会到的个中的酸楚和困境,将很快化为一个人生的惊叹号,而继续走向既定的阐释中那条既定的轨道。于是,在黑幕之后,帷幕又在沉重地降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城市之光的更多影评

推荐城市之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