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 一代宗师 7.8分

回望生前事,留照身後身:香港武林的諸神黃昏

陈好康
2018-04-11 01:54:5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個人打分:9 (10分滿分)

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對於大陸電影來說,是02年《英雄》開啟的“大片時代”漸次落幕的十年。在這期間,一個立足於中國傳統文化長盛不衰的類型——武俠片,再次大行其道,佔據了市場的半壁江山,但隨著“大片時代”的結束,武俠片也走向了不可避免的衰落。就在這樣的當口,幾個精英文化背景的文藝片導演都交出了自己的武俠片答卷,比如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和徐皓峰的《師父》《箭士柳白猿》。王家衛,在自己都市感後現代感極重的《東邪西毒》之後,再次涉足武俠題材,講述了詠春拳一代宗師葉問的故事。

每個香港人,每個香港導演,對於武俠都有著不可割捨的感情,王家衛也不例外。在《一代宗師》裡,王家衛要描繪的,就是中國南方武林的神道黃昏。清朝禁止民間習武,只有在天高皇帝遠的廣東,出現了廣東十虎,也出現了方世玉、黃飛鴻和葉問這樣的武學大家,為香港電影人提供了無窮無盡的創作素材。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解放之後便風流雲散盡,多數去了香港,有的默默無聞,有人開枝散葉。後來,有些弟子成為了香港武俠片裡的著名演員或者配角。這一代武人,是中華傳統武術的

...
显示全文

個人打分:9 (10分滿分)

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對於大陸電影來說,是02年《英雄》開啟的“大片時代”漸次落幕的十年。在這期間,一個立足於中國傳統文化長盛不衰的類型——武俠片,再次大行其道,佔據了市場的半壁江山,但隨著“大片時代”的結束,武俠片也走向了不可避免的衰落。就在這樣的當口,幾個精英文化背景的文藝片導演都交出了自己的武俠片答卷,比如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和徐皓峰的《師父》《箭士柳白猿》。王家衛,在自己都市感後現代感極重的《東邪西毒》之後,再次涉足武俠題材,講述了詠春拳一代宗師葉問的故事。

每個香港人,每個香港導演,對於武俠都有著不可割捨的感情,王家衛也不例外。在《一代宗師》裡,王家衛要描繪的,就是中國南方武林的神道黃昏。清朝禁止民間習武,只有在天高皇帝遠的廣東,出現了廣東十虎,也出現了方世玉、黃飛鴻和葉問這樣的武學大家,為香港電影人提供了無窮無盡的創作素材。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解放之後便風流雲散盡,多數去了香港,有的默默無聞,有人開枝散葉。後來,有些弟子成為了香港武俠片裡的著名演員或者配角。這一代武人,是中華傳統武術的最後一代,當他們也離去之後,傳承著中華武術精神的一代,可能就此消失殆盡。《一代宗師》,便是王家衛對武術的一代宗師和電影演員裡最後一代武人的致敬,他描繪武林的英雄群像,來紀念這一諸神的黃昏歲月。

江湖夜雨十年燈,葉問在《一代宗師》裡的開場亮相,就是一場陰溝下水道旁的雨夜打戲。之後,便是南北武林的交接傳承。新人要出頭,前輩就要讓路。在風情萬種的金樓裡,群英薈萃,這是諸神黃昏最後一次的輝煌。這個段落重現了武俠的舊日時光:帳房先生,風月樓的媽媽,電梯員,都是隱於世的武林高手,世俗之間,突然展現了江湖的詩意本質,一場老兄弟們的集體亮相。

就像李小龍的《死亡塔》,關要一關關過,樓要一層層上,到最後,靠的不是功夫,而是智慧。北方遠道而來的宮老先生要比格局比想法,這確定了葉問作為一個英雄成長的任務:把功夫傳向世界。在英雄成長過程中,總有個使命召喚的過程,在《一代宗師》裡,便是“掰餅”。“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進步”,對於葉問來說,他的晉級之路,便是“求缺”。

既然要求索,那接著便是全片最重要的段落之一,宮二和葉問的金樓交手。這一段落,充滿著蘇美爾人傳說吉爾伽美什史詩的意境。葉問和宮二,就像吉爾伽美什與野人恩奇度,他們之間存在著一個對彼此的相互指認過程。這兩個人,其實是一個人的正反兩面,一個象徵著原初生命力的感性,一個象徵著後天的文明。批評《一代宗師》的人沒有看懂這個段落,一個故事是可以有雙主人公的,他們像吉爾伽美什和恩奇度一樣,去共同完成一個使命,吉爾伽美什和恩奇度的使命是去探尋生命的真諦,在金樓這場戲中,兩人的任務是完成相認。在武打場面中,有一個兩人在空中盤旋,他們的臉相對的鏡頭,這便是他們的相認瞬間。電影中有一句點睛之筆的台詞,“人活一世,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裡子”。13年的版本,這句話是由丁連山說的,15年的重映版,這句話交由了宮寶森。這是再明顯不過的提示,宮二是裡子,她代表著武術精神,是武術本身,她需要去戰勝個體的敵人;葉問是面子,要征服的“敵人”是世界,他的任務,是向世界傳播和弘揚武術文化。一個向外擴展,一個回復自身。

之後的段落,影片用詩一般的語言來表現武功的內人格和外人格的纏綿經歷,“葉底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一約既訂,萬山無阻”。你說這是愛情也好,知己也罷,他們雖然不像佛教中毗濕奴的化身奎師那和牧羊姑娘茹阿達一樣陷入瘋狂的熱戀,但是用屬於中國傳統的含蓄意象,一個南國佛山的霧靄,和一個北國的臘梅寒雪,表達了兩個人太陽與陽光一樣互相依存的關係。在反覆品味之後,應該說,這是一段超越愛情的相互體認,如果只是單純的男女愛慕之情,那未免太粗淺了點。

在完成了自我認知之後,葉問便要踏上征服世界的爭程。打敗一個人容易,但對抗世界對抗時代太難了,這就是《一代宗師》裡屬於諸神黃昏的感傷。一個人的武藝再高,修為再深,肉體之驅無論如何也敵不過一顆子彈,熱兵器時代的到來,工業文明倏忽之間,就碾碎了傳承千年的功夫。這是所有習武之人的痛處。所以此時,即使經濟窘迫到變賣衣物,葉問的選擇是保留自己殘存的尊嚴不食嗟來之食,逃往香港。而宮二的選擇是什麼呢,這裡影片買了一個關子,將宮二與師兄的矛盾放到了後面的高潮段落,這是一種“背面敷粉”的方式。她奉道守節,放棄了本可幸福平和的世俗生活,將自己獻給佛祖,以獲得能繼承父親衣缽的資格,來對抗自己的大師兄馬三。這是兩人在亂世裡各自做出的選擇。

在講完他們應對世事變化的方式之後,影片終於展示了諸神黃昏圖景裡最後的一塊拼圖——張震飾演的八極拳一線天。在前後兩個版本的剪輯裡,一線天的出場和戲份,是變化最大的地方。重映版沒有去講一線天脫離門派自立門戶,以及抗日時期與宮二火車相遇的事情,而是著重講述了他和葉問那一次“有師有對手”的交手。“千金難買一聲響”,從此之後,一線天封刀正式隱匿江湖。這是一九五零年的香港,中港邊境封閉,南逃的人再也回不到故鄉,也只能在現世各自安好。“只有眼前路,而無身後身”,這是太過真實的時代寫照,縱使你以前十八般武藝叱吒風雲,在工業化文明的現代,在經濟發展的和平年代,你便要收起鋒芒,深藏功與名,安安分分地過自己的小日子。於是一線天繼續當他的剃頭匠,宮二也來到香港,開起了醫館。

花開兩朵,各表一隻,一九五二年,一體兩面的葉問和宮二終於再度重逢。在原版丁連山和葉問的段落裡,他還有一句台詞,“有時面子說一句話,裡子就要殺一個人”,於是,影片接著來到了真正的高潮場面,講述剛才按下不表的宮二的故事,她這些年的遭遇以及她的選擇。這是影片上映之初飽受詬病的地方,有人認為宮二的戲份凌駕於葉問之上,把全片最高潮的戲份給了她而不是葉問,這樣做喧賓奪主了。但是,如果當你理解了宮二和葉問二人的關係之後,你就會明白,為什麼宮二的這段戲要放在最後。

時間多少有一些穿梭,故事回到十年前,東北偽滿洲國成立,宮寶森大徒弟馬三投靠日本,欺師滅祖,宮二面臨著人生最大的選擇。前文提到,這種手法叫做“背面敷粉”,何曰“背面敷粉”,此法源於中國傳統畫中的“陪襯法”,指不全力對作品所描寫的事物作正面刻畫,而是著力去寫与其特征相反或相對的其他事物,互相映襯對照。宮二,便是用來襯著葉問的“求缺”之路。這是影片中人物情緒最激烈的時刻,而對武學真諦的討論也達到了最高潮,所以放置在影片最後,在整體結構上是一個極其精妙的設計。而且這個段落,蘊含著全片最深的悲劇性。既是關於宮家的六十四手,又是關於武學千年裡,那些已經消散在歷史長河中的細碎塵埃。

你不能簡單地說這僅是宮二的一場復仇。

決戰的火車站,嚴寒天氣下一列漫長的鐵皮火車,車廂上冰冷的螺絲卯釘,繚繞不散的蒸汽,反覆出現的鐘錶,縱深處朦朧的燈光,無不襯出了一代武人之悲。正因為這些蒸汽、這些電,這些工業文明的產物象徵著工業時代的到來,它們集合在一起使得武功個人的修行變得毫無用處;它們在此見證了傳統武學最後一次的輝煌,也見證著這代人的終結和落寞。影片開場時,武林前輩們神采奕奕,衣著光鮮,在流光溢彩的金樓留下了集體大合影,那是整個武林的諸神黃昏,是最後的盛世。而到了這裡,就是一盞燈一個人,對於時代終將過去的最後一瞥。

最後,葉問和宮二像總結陳詞一般,還有一場深情的相互凝望,內人格完成成長,外人個開始傳承。借用宮二兒時的學戲經歷,葉問說“還差個轉身”,既然宮二見過了自己,也見過了天地,那剩下的見眾生,便正式交由他來完成。另一個自己完成了內心歷程的形塑,像恩奇度先行離開一樣,吉爾伽美什開始了尋求生命真諦的漫遊,葉問也開始開宗立派,廣傳詠春。他的身後,有李小龍這樣的存在,真正做到了將中華武術傳向了世界。

全片用葉問的口吻來推進敘事,既是講述了生平,也是勾勒了時代。有燈就有人,葉問晚年開枝散葉,大力傳習中華武術,既是做到了留存一口氣,也做到了留存一盞燈。回望生前事,留照身後身,港粵武林夢已遠,中華武魂永流傳。

2016.07.10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代宗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代宗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