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就是爱他的灵魂,就是与他灵魂同源

青兮子衿
2018-04-11 01:02:3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她是八百里黄泉最后一个孟婆。 彼有死境,魂之归路,黄沙流潋,无花无叶,阴阳交界处,有孟婆庄。 孟婆善烹汤。孟婆汤八泪为引,香透九霄,凡饮者不复记往事。 孟婆代代相传,皆具殊色,所以孟七倾国倾城。而孟七的女儿三七,却因七窍精魂丢失了一窍,生得容貌平常,还有些呆呆笨笨。 孟婆好食恶鬼。凡罪大恶极不入轮回之鬼,与其受漫漫折磨,不如果孟婆之腹。 然而三七这样笨,有一天居然被两个本该她吃掉的鬼挟持了。 于是赵吏来救她。 赵吏前身是得道高僧无名,为了寻找被冥王阿茶夺去的琴,无名身入地府。阿罗汉的血可以杀孟婆,所以他杀了挡他的孟七。 入了地府的无名身魂分离,魂魄去轮回,身体留在地府做了鬼差赵吏,前事不记。 孟七临死前,曾问:为了一把琴,你付出这么大代价,值得吗? 无名说:值。 不知是不是为了对孟七的承诺,他对三七一向照顾。 救了三七之后,赵吏随口说:冥王本来打算让你我结为夫妻的…… 傻乎乎的三七颠颠跑过去:那什么时候? 赵吏被噎了一下,躲开:我不近女色…… 忽然一个小男孩的气息传入鼻膜。 桌子底下,一个粉雕玉琢的面孔,眉间一点红痣,肥白莹润。 这小仙童冠发白衣,贵气得很。 从小到大,鬼向来难吃。然而三七闻着他,竟

...
显示全文

她是八百里黄泉最后一个孟婆。 彼有死境,魂之归路,黄沙流潋,无花无叶,阴阳交界处,有孟婆庄。 孟婆善烹汤。孟婆汤八泪为引,香透九霄,凡饮者不复记往事。 孟婆代代相传,皆具殊色,所以孟七倾国倾城。而孟七的女儿三七,却因七窍精魂丢失了一窍,生得容貌平常,还有些呆呆笨笨。 孟婆好食恶鬼。凡罪大恶极不入轮回之鬼,与其受漫漫折磨,不如果孟婆之腹。 然而三七这样笨,有一天居然被两个本该她吃掉的鬼挟持了。 于是赵吏来救她。 赵吏前身是得道高僧无名,为了寻找被冥王阿茶夺去的琴,无名身入地府。阿罗汉的血可以杀孟婆,所以他杀了挡他的孟七。 入了地府的无名身魂分离,魂魄去轮回,身体留在地府做了鬼差赵吏,前事不记。 孟七临死前,曾问:为了一把琴,你付出这么大代价,值得吗? 无名说:值。 不知是不是为了对孟七的承诺,他对三七一向照顾。 救了三七之后,赵吏随口说:冥王本来打算让你我结为夫妻的…… 傻乎乎的三七颠颠跑过去:那什么时候? 赵吏被噎了一下,躲开:我不近女色…… 忽然一个小男孩的气息传入鼻膜。 桌子底下,一个粉雕玉琢的面孔,眉间一点红痣,肥白莹润。 这小仙童冠发白衣,贵气得很。 从小到大,鬼向来难吃。然而三七闻着他,竟是格外香甜。 忍不住问:你叫什么? 男孩黑水晶的眼瞳带着懵懂天真的神气:我叫长生。 长生散发的香气让三七垂诞欲滴。他的血一定很香,他的肉一定很嫩,他的骨头一定好吃极了…… 赵吏一把夺在怀里:你只能吃有罪的鬼。他是无辜的生魂。 三百年一次的鹖鴠日,阴阳交互,黄泉必起大风,生人可随风入黄泉。长生想必是随风来的。 怀里的孩童哇哇仰天大哭:姐姐要吃我。 赵吏手脚忙乱地哄:你姐姐不是要吃你,她逗你玩的。 长生刹住哭声,只一秒,继续仰天哇哇大哭:姐姐要吃我。 赵吏继续哄。 小孩童嚎得声嘶力竭,不依不饶。 赵吏哄得要崩溃了。 三七一把推开赵吏,拎着小鹿谄媚地笑:这个人头会唱歌,让他唱给你听好不好? 小鹿开口唱:……轻罗衫儿掩酥胸…… 赵吏接着崩溃:这种淫辞艳曲,怎么能给小孩听嘛! 忽然来了个师父。 三七眼巴巴地看着长生被他师父带走了。 再见又是桌下。掀开桌布,一刹惊艳,惊醒了过去十几年荒凉的岁华。她呆呆看着,瞳仁里盛满慌乱和惊喜。 那白衣胜雪的书生,弱不胜衣,眉间一点红痣,仿佛骨头里都散发着香气。 喝醉的阿香要带走俊俏书生。 长生被鬼差拥拽着,大喊:姐姐,姐姐,我是长生。 三七一怔。傻气里有了果断:你不能带走他。 赵吏来了。 赵吏说:我要随冥王出游,临行来看看你。有些想你啦。 三七口无遮拦:你早点娶了我不就好了。 赵吏拍拍胸口:咱俩这里不配。 三七傻傻问:为啥啊?怎样才配啊? 赵吏看着长生,回头笑得诡异: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长生说:姐姐,我可以再来看你,但你不要吃我。我可以给你带吃的。 至此,缘起如潮。 他常来看她,她十分欢喜。 她只觉眼里心里,渐渐都是长生。 他给她画画,帮她做家务,给她带人间的美食。 她吃了人间的美食肚子痛,疼得打滚,他慌问:什么药可医啊? 她眼巴巴看着他:我们孟婆,什么好吃什么就是药了。他一把推开她,气道:谁说你憨了! 终究不忍心,狠狠心,他伸出手指,闭上眼去喂她。然而她哪里舍得吃他。只是舔啊舔,吮啊吮。吮得他酥酥麻麻的,从指尖酥麻到心尖,浑身都是奇异的感觉。 临走,她嘱他:明日你早点来。 他问:为什么? 她直率说:没什么。只是我看你生得好看,闻着香甜,便心生欢喜,你若多来一时,我便多一时欢喜。 他一囧,转身:你别说了。 她看着他出门,回头急急问花盆里的小鹿:我可是说错了话? 小鹿忿忿道:谁说你傻?你撩汉能着嘞! 他已在门外转身,展颜笑道:我明日早些来。 花盆里半死不活的曼珠沙华在长生的浇灌下一天天舒展,只是还未开花。花种是高僧无名带来的。 她想起阿香的话:天上的云都是他,地上的花都是他…… 便问:天上的云什么样子?天上的风什么样子?潮起潮落又是如何?你是否会带我去看山花浪漫,去人间看万里山河? 悠悠黄沙,岁月静好。 一切顺利得不正常。 忽然一天听到长生跟小鹿的谈话。三七便问:什么叫做心上人? 于是便见到了一幅画。画上的女子是长生的师姐:峨眉花凝雪。 长生道:我师姐病重身亡,我因此便来黄泉寻候,想见她一面。 看着三七的眼神,补上一句:也来看看姐姐你。 三七道:你师姐长得这般好看。那你觉得我呢? 长生道:你与她眼睛相似。 三七故作轻松:我也这么觉得,我若日日看着这画,说不定越来越像了。 长生道:那,便挂起来罢。 三七定定看着他:得了你的礼物,我本该欢喜,只是为什么心口,竟像压了一座大山啊? 长生很久没来了。 一日多少秋,秋心多少愁。 再来时,已是一个月后。他宽褪了白衣,在她面前莹骨凝脂。风吹起他的发丝,风神如玉惊心动魄,他低低问她:今日这副身子给你,你吃是不吃?…… 桌前。阿香看着并排双双坐着的璧人,阴阳怪气问:好不好吃啊? 长生面带红潮。 三七口无遮拦傻傻道:初时疼痛些,后来便觉十分爽快…… 阿香气得骂:傻货! 顺理成章,两人自然是要成亲。 长生道:我愿与你长相厮守,只是你长生不灭,而我是凡人,怎么办? 三七道:这个放心,有旧例。 与孟婆成亲的人,便可在婚礼当天,从冥都取出的阴卷上寻出自己的名字,一笔勾掉,从此长生不死。 大婚当日,三七很美,连赵吏都惊呆了。心心念念的人来了。长生的脸长生的身材长生的衣服。只是来的人为何没有了香气? 三七的疑惑只是一瞬。 阴卷取出来时,长生提笔,阴卷上名字浮现,勾掉的却是花凝雪三个大字。 长生没有来。来的是他的师姐。花凝雪不但勾了名字,还抢了阴卷。鬼差阻拦时,长生的师父忽然出现,放走了花凝雪。 三七要吃道貌岸然的师父时,他声泪俱下:我是你的父亲,我是陈拾。 三七为拾。原来当年跟孟七成亲的是他。 黄泉驸马不死不灭,但是守在这荒凉的黄泉,到底无趣。陈拾终究舍不得人间的繁华。阴卷上的名字勾了一半,他带着女儿的一窍精魂,落荒而逃。虽然寿命得以延长,但终归难逃一死。所以他才用一窍精魂和泥做了长生,设下局来夺阴卷。长生,非人。 陈拾这样的人渣父亲,利用尽了女儿的亲情和爱情。 他握着长生的泥偶。那是三七的七寸啊。 云上,长生质问花凝雪:你既然勾了名字,不该再夺阴卷。 花凝雪说:我并没有得什么重病。要夺阴卷的,是师父。 长生泪落。 花凝雪牵他的手:你担心三七,可是爱上她了?你跟她说过,我与她相似? 长生道:我是说过,你的眼睛与幼年时要吃我的一个姐姐很像。 花凝雪说:原来,你不是因为我爱她,是因为她爱我。 递上阴卷。 剑仙与黄泉的混战。阿香魂飞烟灭,小鹿魂飞烟灭。桃木剑刺中了三七。长生把一窍精魂还给她,低语:你我本是一体。 三七给长生五窍魂魄,送他出了黄泉。然后吞了父亲,力挽狂澜…… 幕终。她已不成人形,黑纱遮脸,坐在黄沙漫天里。赵吏痛心疾首:早些娶了你就好了。 她说:可否借我一点血? 赵吏不明所以,伸出手任她划。 然后他听见自己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阿罗汉的血可以杀孟婆。 油尽灯枯时,三七靠在赵吏怀里,谆谆嘱托:寄语冥王阿茶,一切罪我担,不得追责长生。 寄语长生,从此他不死不灭,好好活着。 赵吏一声叹息:值得吗? 风吹着她的头发,她的眼神渐渐涣散,只有轻而坚定的语声凝而不散,清脆如璞玉:值得。 魂飞,烟灭。 归来的长生,闻讯泪落。掉下的一滴泪,生出一株曼珠沙华来。他独守着八百里的黄泉。千年岁月,八百里红花如海,漫天遍野。他情根深种,痴痴等候。 只是当初,第一株曼珠沙华是何时开放的?是在他们相依相偎的身后吗? 他不知。 情,不知所起。情根深种,又是何时。 恍惚中,那天真稚气的女子浅笑:长生,我是你头顶的云,脚下的花。是潮起潮落,是你走过的万里山河。你面前的每一株曼珠沙华,都是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灵魂摆渡·黄泉的更多影评

推荐灵魂摆渡·黄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