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 死亡诗社 9.0分

在枷锁中自由

看路吧
2018-04-10 23:26:37

首先明确我的观点,这是一部好电影。John Keating 是那一潭死水中激起的唯一一点水花,对习惯了听从指令接受这种教育的学生而言,这样的老师可遇不可求。在渴求不同与指引的年纪里,要求的千篇一律并没有让我们意识到原来属于自己的思想已经死了那么久。

所以,当他对少年们说要及时行乐,努力去寻找自己的声音的时候,试问少年人的内心怎么可能没有触动甚或是震撼?毕竟他们的原则本来就是“嘲弄,恐怖,颓废,排泄”,如此浪漫主义的老师让一切都有了宣泄口也似乎有了可以真正去倾听自己并做出所谓反抗的努力。当然,这也是这部片子最大的争议点——老师是否有滥用职权去蛊惑学生?

在我看来,Keating做了他能做的并且做得很好,同时也有缺陷。而怎么去看待的前提应该是将他作为一个指引者,且仅仅是一条线索。

影片应该是聚焦在死亡诗社成员的成长上。这就不得不提死在自己梦想之中的Neil了。当他不断叩问自己终于决定去尝试生平第一次那么想做的表演,那时脸上的兴奋和满足我简直太喜欢了。是他先提议要办死亡诗社,是他扔了Todd的文具盒,他企图解除所有束缚,却又在父亲一再的拒绝中放弃去表达自我,放弃挣扎。

他是本可以安稳,可被

...
显示全文

首先明确我的观点,这是一部好电影。John Keating 是那一潭死水中激起的唯一一点水花,对习惯了听从指令接受这种教育的学生而言,这样的老师可遇不可求。在渴求不同与指引的年纪里,要求的千篇一律并没有让我们意识到原来属于自己的思想已经死了那么久。

所以,当他对少年们说要及时行乐,努力去寻找自己的声音的时候,试问少年人的内心怎么可能没有触动甚或是震撼?毕竟他们的原则本来就是“嘲弄,恐怖,颓废,排泄”,如此浪漫主义的老师让一切都有了宣泄口也似乎有了可以真正去倾听自己并做出所谓反抗的努力。当然,这也是这部片子最大的争议点——老师是否有滥用职权去蛊惑学生?

在我看来,Keating做了他能做的并且做得很好,同时也有缺陷。而怎么去看待的前提应该是将他作为一个指引者,且仅仅是一条线索。

影片应该是聚焦在死亡诗社成员的成长上。这就不得不提死在自己梦想之中的Neil了。当他不断叩问自己终于决定去尝试生平第一次那么想做的表演,那时脸上的兴奋和满足我简直太喜欢了。是他先提议要办死亡诗社,是他扔了Todd的文具盒,他企图解除所有束缚,却又在父亲一再的拒绝中放弃去表达自我,放弃挣扎。

他是本可以安稳,可被叫醒后的顿悟远比未曾醒来的麻木更让人痛苦,若要硬生生砍断梦想的翅膀,还不如醉死在梦中。是Keating告诉他梦想才是自由,而眼中的希望不应在平静中凋亡。我们当然是不自由的,可能终其一生都不敢去做曾经在心里扎根过的事情,所以勇气激发的契机可能只是那一份确认梦想和自我意志很重要的肯定。

归根结底我们无力抗争这些枷锁——父母的梦想好像才是我们的人生,学校社会的评判标准永远只是你是否优秀,世界否定一个17岁的孩子能有自己的自由思想,甚至否定梦想中未来的样子。可自由的是我们的灵魂呐,这也是为何在我看过这部片子那么多年后依然喜欢Knox冲进心爱的女孩的教室为她念一首诗后不在乎结果的那一句“但我做了”的潇洒;依然爱结尾处Todd第一个站上课桌,随后众人皆起的场景,他们还是被锁住了,可明显和最初沉默的压抑不同,枷锁之中是自由丰厚的内心和不死的灵魂。而这些都是Keating引导着他们找寻到的,又怎么能片面地说他是滥用职权?

可同样可惜的是,Keating 并没有告诉少年要如何理性地和所有外界的枷锁和平相处,如何面对这只求功利的现实,如何在质疑的声音中平衡自我与父母、社会和解,他或许自己也没想到他的旁敲侧击会让Neil本身有的那点微光烧尽了自己。这些“如何”当然很难,可绝对不应该是由跳过学习现实主义诗歌来实现让孩子们更多关注自我内心的目的,反对顺从就应该直视现实理解现实。但这要是引到滥用职权,我觉得是太过了,只能说老师给的那点光太亮,以至于其他都隐在光影之中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亡诗社的更多影评

推荐死亡诗社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