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 跟踪 7.1分

真人真事/再看《跟蹤》

阿无量
2018-04-10 23:18:49

1 本來

其實我們都活在看似阡陌縱橫互無干係,但只要有心人仔細拈提就能還原本來彼此呼應相互糾結的線索裡。

作為導演的游乃海就是這樣的有心人。

一部《跟蹤》其實只是線索的九牛一毛,人間是個糾結更大的線索。

很多導演喜歡由自己精心編織線索,然後再帶領觀眾,去做那個解索的人。而游乃海《跟蹤》所為,則是努力去還原一個線索,因蛛絲馬跡,而重現本來。

2 兩種跟蹤

表面上狗頭是跟蹤者,山哥是跟蹤目標,而事實上兩個人其實都是自己生活裡的跟蹤者。同樣的本事同樣的技能,只是狗頭所做是事後補遺,而山哥是料敵機先。二者無有高下,只是方向不同。

當狗頭津津樂道教導著豬女,山哥智者千慮制定著計劃時,一張更大的網絡已經籠罩了懵然不知的他們。網絡由擦身而過縱橫交錯,大大小小遠遠近近的各種線索組成。我們說過,人間不過是一個更大的線索糾結,於是當二人通過事故原委相互照面之後,就有了故事的發展,結網了。

狗頭與山哥都是真正的跟蹤者,一個跟蹤著自己的任務,一絲不苟,無論是高利貸打人還是正義朋友遇襲,都可以心無旁騖;一個跟蹤著自己的計劃,縝密陰沈,絕不容許半點計劃之外的差池

...
显示全文

1 本來

其實我們都活在看似阡陌縱橫互無干係,但只要有心人仔細拈提就能還原本來彼此呼應相互糾結的線索裡。

作為導演的游乃海就是這樣的有心人。

一部《跟蹤》其實只是線索的九牛一毛,人間是個糾結更大的線索。

很多導演喜歡由自己精心編織線索,然後再帶領觀眾,去做那個解索的人。而游乃海《跟蹤》所為,則是努力去還原一個線索,因蛛絲馬跡,而重現本來。

2 兩種跟蹤

表面上狗頭是跟蹤者,山哥是跟蹤目標,而事實上兩個人其實都是自己生活裡的跟蹤者。同樣的本事同樣的技能,只是狗頭所做是事後補遺,而山哥是料敵機先。二者無有高下,只是方向不同。

當狗頭津津樂道教導著豬女,山哥智者千慮制定著計劃時,一張更大的網絡已經籠罩了懵然不知的他們。網絡由擦身而過縱橫交錯,大大小小遠遠近近的各種線索組成。我們說過,人間不過是一個更大的線索糾結,於是當二人通過事故原委相互照面之後,就有了故事的發展,結網了。

狗頭與山哥都是真正的跟蹤者,一個跟蹤著自己的任務,一絲不苟,無論是高利貸打人還是正義朋友遇襲,都可以心無旁騖;一個跟蹤著自己的計劃,縝密陰沈,絕不容許半點計劃之外的差池。獨有豬女,似乎和二人都不太一樣,她更像一個目睹者或更像一雙單純的眼睛,踩在織成網絡的各種線索上,代表的是導演的視角,還原著人事的本相。

3 天有眼

狗頭說,跟蹤就是天上的眼睛(eye in the sky),然後在車上進而說明,「天有眼」。天既有眼,就有了作為前輩的狗頭清晰且堅持的自我認知——我哋淨係負責跟嘅啫,邊個關事邊個唔關事,留返比其他D夥計查啦。

所以豬女並不像一個跟蹤者,按照狗頭的觀點,遇見高利貸打人時豬女企圖下車插手,與正義朋友遇襲,豬女的舉措都是跟蹤者的大忌。但其實正是豬女所觸碰的這兩次大忌,才圓滿了「天有眼」真正的解釋。

天既有眼,只爭遲緩,既然如此,為何不能先安定眼下呢?

眼下,何嘗不也是天眼之下?

4 兩個偶然

第一個偶然是狗頭講述「天有眼」時的舉例,說跟了幾個月跟丟了的目標,居然忽然就搬來做了狗頭的鄰居,送上門來,不是天有眼是什麼?第二個偶然是因借高利貸被迫綁票的綁架者,無巧不成書竟然本來就是被監視的劫匪的鄰居。

其實哪有那麼多偶然呢?

一念動處,生滅萬劫。

第一個偶然事件裡,狗頭其實只是做了一個被動的被安排者。他相信天有眼,但卻不知道天有眼可照見世間萬緣。因緣的際會哪裡是一個偶然可以解釋的?你以為天眼只指引你眼前唯一的道路,卻沒感應到天眼可能會把更多的路徑照亮給你看。你看見了,但你有感無應,天也只好冷冷地看著,雖「運行日月」,終究「大道無情」。

很多人覺得結尾處理得太隨意,不可理喻,因為山哥正好就出現在豬女的監控視線裡,好像故意讓豬女發現他一樣。這是不是導演黔驢技窮出的茅招呢?但這貌似不可能的情節其實在豬女看見高利貸打人時就埋下了伏筆。山哥的蹤跡再次被顯現在豬女面前,其因正是綁架者。因果報應,絲毫不爽。那麼綁架者是欠了豬女的恩,而天理昭昭陰差陽錯來回報她的嗎?豬女究竟為綁架者付出過什麼?

表面看來,豬女什麼都沒做(在韓國翻拍版裡,豬女去揍了放貸的大耳窿一頓,拳腳凌厲,連狗頭都顯露了足夠的功夫),豬女只是心懷惻隱,她只是多關注了被打的人一眼。也就是這一眼,她才能在雨中遙望的電話亭準確辨別出綁架者正是劫匪的鄰居,並成功救出肉參。

開個玩笑,此正是:

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再也沒能忘記你容顏……

5 三個笑話

說到玩笑,狗頭在劇中講了兩個半笑話,因為第二個沒講完。

我曾經把注意力著重放在破譯這三個笑話上,覺得裡面肯定藏著故事的線索和密碼。解之無果後,忽然醒覺:其實三個笑話的內容本身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僅僅只是狗頭每次講笑話時必說的四個字——真人真事。

這讓我想起青原惟信禪師著名的那段公案: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及至後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得個體歇處,依前見山只是山,見水只是水。

很長一段時間,我和大家一樣,拼命費解於何謂「見山是山見山又不是山」的話頭。到後來忽然就明白自己被繞進去了,其實這裡真正的點撥和山水全無關係,真義只在山水之外。這是功夫實證的三個次第:「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而今得個體歇處」,至於見與不見,是山是水,那只是人家青原禪師個人的証得,你若証得跟人家一樣才是怪了。

「真人真事」四字,或許就是游乃海隱晦的告知與提前的自述——我知道你們很多人看了《跟蹤》肯定會說太過離奇一點不真實,太多偶然到處漏洞敗筆,但是我早就悄悄地告訴你了,都是真人真事。你看沒看懂或者相不相信,那只能是你的事了。

6 最後的生死

所謂跟蹤,就是對自我的釐清。

山哥和狗頭都傷在同一位置——右頸動脈。狗頭的傷是山哥造成的,山哥的傷則來自不知是誰什麼年月掛在山哥逃跑路線上的一個大鐵鉤。

人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自己的時間軸上標註的一個點。當出現了重複,點就會變成線。當自己的線和別人的線產生交結,就會形成索。線索由此產生。十八年前,山哥用同樣的方式殺死警察,十八年後再次以同樣的方式殺死正義朋友,並重創狗頭,他的線索漸漸清晰,出現在情報科,也終於形成了自己宿命的大網,罩住了自己,再也動彈不得。

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

不可避免地一定要說到因果。

山哥說過,「菩薩點會保佑我呢種人呢?」

這句話其實透露了:第一,山哥心明善惡;第二,他也信因果。

所以他其實心知自己的結局。

唯一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結局是掛在一個大鐵鉤上的。

7 我的疑惑

從小我愛聽評書,關於評書我有一個疑惑是:為什麼那些後來的王者,在他們還沒成名立萬時,僅僅只在自己小小的家鄉,就能遇見那麼多後來幫他打天下的厲害角色呢?比如劉邦交樊噲蕭何曹參周勃,劉備結義關張,項羽遇范增鍾離昧,曹操募夏侯兄弟,哪一個不是後來響當當的文臣武將?難道真的龍氣所聚,天下英雄都命數前定?

現在想來,也許一則確有命數前定的不可知,二則生命確乎一張大網。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彼此的線終於交結成索。網成之後,我們都是網裡的人,此呼彼應,榮辱與共。

電影一開頭,在巴士站下車時候,各奔東西的人群,即是本片最初形成的一張細網。後來所有的發展,都隨著這張細網的越撐越大而展開。鐵鉤是破網的利器,再沒有什麼比它出現在一個漁碼頭上用於魚死網破更合適了。

跟蹤者是織網的人,而跟蹤者本身又是最想破網而出的人。於狗頭,完成任務的遲早便是破網的時間;於山哥,計劃的成敗就是破網的前提。計畫失敗後的山哥,唯一的出路是躲過跟蹤逃出網去,這讓我想起《八仙得道傳》裡一段故事。說是一條粗篾化龍,化龍的關鍵是躍龍門。但龍門並非一蹴而就的簡單存在,有位仙家早就預好了一張刀閘,這張刀閘的閉合處細若游絲,這絲縫隙就是龍門。粗篾化龍,與山哥破網一樣,都要經過一道龍門。粗篾的龍門是那道刀閘,變化如意的粗篾最終輕鬆過關。而山哥的龍門是那個大鐵鉤,他沒能闖過去,沒闖過去的結果只能是魚死網破。

於是一部電影裡,所有貌似本不相干的人物漸漸匯聚在一起,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那些把結局看成敗筆的人,才是真的太過相信生命的完整了。生命本多漏洞,且這漏洞多由自己造成,故不自知。

電影結尾,豬女又再次出現在十字街頭,依然南來北往匆匆碌碌的人流,依然人流裡有一個跟蹤的目標。這是另一張網正在展開,目標是綱(gang),豬女是織網的梭,可惜我們看不見這張網後來的樣子了,因為游乃海沒有拍續集。

「善閉者無關籥而不可啓也,善結者無墨約而不可解也」,網還在,不過彼此的出入就並不像點開一部電影的播放鍵如此簡單而已。

8 不疑惑的

事有因果,道具承負。循跡歸真,才得本來。

游乃海的《跟蹤》其實是場反向跟蹤,他努力要釐清的不是一樁案件,而是人間的形成。而韓國的翻拍版,努力抹殺的,恰恰就是游乃海的這番努力。

太多努力不為人知了。

因為看電影和看熱鬧本來就是兩碼事,而看電影和觀世間,同樣也是兩碼事。

——2018年3月27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跟踪的更多影评

推荐跟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