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爆裂无声」值得进电影院,但我建议调低期望值

NatureLB
2018-04-10 22:50:22

今年华语电影真的超级精彩。

不仅两位新导演的《大佛普拉斯》《爆裂无声》,已经可以看到;

还有两位老导演的片子,姜文的《邪不压正》,张艺谋的《影》值得期待。

老早前完《爆裂无声》点映就想写点什么了,一直拖到今天在办公室又看了一遍,十分确定:

《爆裂无声》值得进电影院,而且影院提供视听体验无疑更丰富。

说到《爆裂无声》,很难躲开导演忻钰坤,以及他的处女作《心迷宫》。

我个人很讨厌恐怖片,我知道人本能地需要补充恐惧,以抵消对未知世界的怠惰,但我就是喜欢不来突然被吓一下的荷尔蒙刺激。

但我很喜欢悬疑片,它照样能提供恐惧,同时又充满参与到创作者与你心照不宣的乐趣。

比如《心迷宫》。

人物是科恩兄弟的,违背父命跟姑娘厮混的儿子、背着孕妻幽会初恋的丈夫、瞒住老婆和小三两边抹油的瘸子、昧着良心收拾残局的村长。

这是一群被本能驱动做事的小人物,丝毫不自知每当他们自作聪明地销毁证据时,只会留下更多证据,以及……落入别人的圈套。

这个圈套的剧本,又是昆汀式的。

故事围绕一具烧焦的尸体展开,乍一看是典型三段式电影:儿子跟女朋友仓皇出逃,中年人偷情事发,村长铤而走险包庇儿子。

但独立成章的三个故事,其实在平行时间内发生,忻钰坤花了三年时间把剧本打磨好,把三段故事打散,每一小节衔尾相接统统指向那个被疯狂点亮的夜晚:一个人的本能反应,导致下一个人的本能反应,环环相扣成类似莫比乌斯环的环状叙事。

最爽的点在于,忻钰坤给观众提供了一个特别取巧的视角:神像。

观众是全知全能地俯视三个同时发生的故事,看着小人物们发癫;但小人物们只知道自己时间线上的事,对别人留给自己的坑、自己留给别人的坑毫不知情。

在这个视角里,一切秘密藏得都不会太深,那种站在画外自以为掌控了每个细节的体验,给我的感觉,就是忻钰坤是欢迎观众参与到故事推进的。

你跟创作者心照不宣的乐趣就是:他提供给你足够多的细节,满足你并不太高深的猜测。

《心迷宫》有大量神像机位镜头,既能说这帮人的愚昧,又能说是观众视角

《爆裂无声》同样充满了这种乐趣。

当然跟《心迷宫》不太一样,《心迷宫》那会儿毕竟穷,忻钰坤只能跟观众在剧情的文本语言上跟你玩默契。

《爆裂无声》有钱了,忻钰坤也终于能跟观众在视听语言上挖空心思了。

忻钰坤很习惯上来给你抛个谜题吊胃口,之前是烧焦的尸体,这次是失踪的男孩。

故事围绕放羊男孩张磊的失踪案展开,他爹张保民疯狗似的寻找,三个无声的阶层因为张磊的失踪,被本能驱动着逐步爆裂。

我说它更适合在电影院看的原因是,在张保民、昌万年、徐文杰登场时,忻钰坤安排了大量、丰富的声音细节:

男孩父亲张保民出场,伴随着小铝锅闷煮羊肉的咕嘟咕嘟声,随后是一堆食客抱着羊骨棒子吮骨吸髓;

矿老板昌万年出场,还没看见人呢,就一个毛茸茸的大嘴咬爆鲜嫩西红柿的大特写,汁液混合着果肉在口腔里的翻滚声,下一次再见,是昌万年的鸿门宴,羊肉切卷机的刀片一次次划开冷鲜羊肉,细微的冰粒破碎声混杂着冰冷的金属声;

昌万年的律师徐文杰出场,几次都是昌万年给他打电话打不通,手机在办公桌上震动的嗡嗡作响。

秘密照样埋得不深,从剧本上,你很快能得到三个无声的阶层。

张保民年轻时跟人打架断了舌头,不能说,他是只能被吃掉的肉。

矿老板昌万年非法采矿,不想说,他是欲望高涨的肉食者。

律师徐文杰收黑钱买通证人做假证,不敢说,他是肉食者切肉的刀。

今天在电脑上看,我很确信至少1000块的耳机提供不了那么丰富的听觉体验。

画面上的细节更多,这就是一部充满了暗示的电影:

张磊失踪前在放羊,镜头几次无声交代姜武爱吃羊肉;

张磊失踪前在堆石头,镜头同样无声地给足了姜武桌上金字塔特写;

张磊失踪喝奥特曼水壶,独眼屠户的哑儿子一直带着奥特曼面具;

独眼屠户儿子对徐文杰做射箭的动作,昌万年喜欢在办公室练箭;

昌万年练射箭时发现少了枚箭头,张保民在后备箱发现一枚箭头。

这些细节塞满了每一个画面的同时,忻钰坤为了保持悬念,还提供了N多让你多想的可能。

比如几次提及昌万年的金字塔雕塑,可能是为了暗示昌万年金字塔尖的社会地位?

再比如屠户儿子的动作,可能是为了暗示昌万年要杀徐文杰?

在忻钰坤真正揭开谜底前,所有暗示都有许多种解读的可能,直到最后一幕,才把所有的选择归拢指向了唯一的可能。

(哇靠我真的好像给你们剧透,憋得我好难受)

但不是说《爆裂无声》就没有缺点。

上周同事问要不要帮我问忻钰坤一个问题,我说影片前半段对昌万年的塑造实在是太得力了,不管是咬爆西红柿、擦掉身上西红柿汁液污渍、还是在充满羊肉的高对比度包厢里涮羊肉的镜头,三两下就冷峻地刻画了一个残暴无良的商人角色。

但后半段为了剧本层层嵌套的揭秘模式,弱化了对昌万年的故事处理,跑去强化完全可以全程失声的徐文杰,会不会使对昌万年的塑造垮得索然无味。

当时有事忘记提醒同事去问,也可能他觉得有点冒犯就没问。

但我真觉得这里某种程度上有点前功尽弃的感觉。

其实在我看来问题还不止出在昌万年一个人的角色上面。

就比如他后半程几乎放弃昌万年跑去描述的徐文杰,无非就是想制造一个巧合让三个人碰面,使三段故事跟《心迷宫》似的绞合成一点,我个人感觉徐文杰的故事线,完全可以无声地以徒劳无功、无头苍蝇式画面带过,但忻钰坤又是安排他找到独眼屠户家,又是在张保民家跟他老婆啰嗦。

噢说到张保民的老婆,我完全没看出来这个角色存在的必要。

再有,对阶级对立母题的表现用得也有些滥。

为了表现穷鬼的无助,剧本安排了好几个桥段:

张保民的穷鬼朋友栓子知道水被污染,直说井水的味道越来越大;但有钱人不用喝啊,村长在家囤矿泉水,昌万年来污染区干脆吃西红柿解渴。

栓子妈跟张保民的老婆得了同样的病,治不起,只能吃点心理安慰大于药理作用的中草药等死;但别人想弄钱太容易了,昌万年一顿鸿门宴就搞定一座矿,徐文杰一道伪证就换来五十万。

这些桥段你说它废呢,也不全是,昌万年吃西红柿那段我就觉得超级好,徐文杰做伪证也是让故事串接必须,可栓子、栓子妈、张保民老婆吃药喝水的剧情有啥用?三个无声者的阶级对立还需要它们来佐证么?

忻钰坤自己说这是铺设的暗线,但我很难感受到它们跟主线剧情的关联度,这些无效的剧情和无效的角色淤积着,在我看来除了把时间拖到巧合爆发的那个清晨之外,并没有太多意义,反而把剧情节奏切割地有些琐碎

这种琐碎感堆积得多了,不仅会让我丧失好不容易获得的跟创作者默契的乐趣,而且很灾难地会让我感觉到:

漫长

张保民老婆无疑是最浪费笔墨的角色

我觉得《爆裂无声》被各种称赞的最后的山崩镜头特别好。

一来,它是社会道德崩塌的隐喻,二来也是张保民内心崩塌的外化。

但它在我眼里,某种程度上也是这部电影的总结:

视听语言的确震撼,但……

垮了。

原文发自微信公众号:猫叫三斤(niu_3_jin)

一个关于猫与电影,其实很少关于猫的个人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