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斯 莫里斯 8.8分

《莫里斯》为什么至今仍然是最经典的酷儿电影

灰烬之地
2018-04-10 21:34:35

转一个英国电子影评杂志Little White Lies对这片子的最新评论“Why Maurice remains one of the great queer romance"。今年随着James Ivory终于以高龄捧回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人们似乎又突然咂摸出了MI电影美学的好来。特别是这部之前在主流评论界备受冷遇的作品,随着CMBYN在颁奖季大出风头和三十周年4K修复版的重制发行,突然又重新回到了观众的视线之内,除了“underrated”, "underestimated" , "gay film with happy ending"之外,这一次西方影评人(特别是英国影评人)又是如何重新看待这部三十年前的电影作品呢?

《莫里斯》为什么至今仍然是最经典的酷儿电影(没有)之一

作者:ANNIE JO BAKER

翻译:Kiara

上世纪8、90年代,既是工作上也是生活中的同性伴侣Ismail Merchan和James Ivory,分别以制片人和导演的身份将三部E. M. Forster的经典小说搬上了大银幕。与票房和口碑均大获成功的《看得见风景的房间》(A Room with a View, 1985)

...
显示全文

转一个英国电子影评杂志Little White Lies对这片子的最新评论“Why Maurice remains one of the great queer romance"。今年随着James Ivory终于以高龄捧回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人们似乎又突然咂摸出了MI电影美学的好来。特别是这部之前在主流评论界备受冷遇的作品,随着CMBYN在颁奖季大出风头和三十周年4K修复版的重制发行,突然又重新回到了观众的视线之内,除了“underrated”, "underestimated" , "gay film with happy ending"之外,这一次西方影评人(特别是英国影评人)又是如何重新看待这部三十年前的电影作品呢?

《莫里斯》为什么至今仍然是最经典的酷儿电影(没有)之一

作者:ANNIE JO BAKER

翻译:Kiara

上世纪8、90年代,既是工作上也是生活中的同性伴侣Ismail Merchan和James Ivory,分别以制片人和导演的身份将三部E. M. Forster的经典小说搬上了大银幕。与票房和口碑均大获成功的《看得见风景的房间》(A Room with a View, 1985)和《霍华德庄园》(Howard'sEnd, 1992)相比,拍摄于1987年的《莫里斯》(Maurice)始终游离于主流媒体和观众的视线之外(当然在LGBT观影群中,这部由同性伴侣合作,拍摄于艾滋病危机和“恐同”喧嚣尘上之际的作品,一直以来都被奉为同性电影中的经典之作)。2017年,为庆祝《莫里斯》上映三十周年,MI重制发行了经过4K修复的蓝光纪念版。与此同时,由James Ivory操刀改编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一部处处浸润着Ivory美学的电影)几乎毫无悬念地拿下第90届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让观众和评论者开始重新回望这部三十年前由James Ivory改编并执导的冷门佳作。

《莫里斯》创作于1914年,但直到1971年,即原作者逝世一年之后才正式出版。这位英国20世纪初著名的小说家生前是一位没有出柜的男同性恋,他逝世前不久英国才刚刚实现同性恋合法化。《莫里斯》的故事发生在1910年代初的英格兰,讲述了莫里斯(James Wilby饰演)和他最亲密的朋友克里夫(Hugh Grant饰演)在伦敦相识相爱,但最终因为社会成见而分道扬镳的故事。在故事的结尾,莫里斯与克里夫庄园的猎场看守人艾里克(Rupert Graves饰演)相恋,两人最终抛弃一切世俗桎梏走到了一起。

可能你以为这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bait-and-switch)的俗套爱情故事,但电影却改编的近乎完美,成功地贴合并还原了原作风味。电影对主人公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充满感性和欲望的细腻描绘,已经远远超过其同类型的电影作品《王尔德》(Wilde, 1997)。尽管后者更出名,拥有更大牌的演员阵容,但对比StephenFry和Michael Sheen、Jude Law的对手戏,如今已逐渐淡出舞台的James Wilby在大银幕上与Hugh Grant和Rupert Graves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实在要好太多。

在这些充满了化学反应的对手戏之外,James Wilby还在大银幕上贡献了大师级别的自然主义演技。作为电影的绝对主角和灵魂人物,他不着痕迹地让观众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始终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事实上,你甚至完全察觉不出Wilby是在表演,你完全沉浸在这个人物之中:一个接受过良好精英教育但天资平庸的中产阶级,一个在当时看来前(钱)途无量的股票经理人,但同时也是一个被爱德华时期英格兰传统绅士气质所束缚的男人,一个始终被内心的孤独和痛苦折磨的男人。这也许听上去有些过时而老套,但在Wilby的演绎下,又是如此的自然而真实。同时,他的热情温柔,他的温文尔雅,这些真实的人性光辉又把英国那段人性泯灭时代的冷漠和恐惧反衬的更加鲜明。

电影里有这么一幕,连夜的大雨从克里夫庄园年久失修的别墅会客厅的天花板上滴落下来,打在三角钢琴上发出幽灵般的声响。其他宾客或打牌或写信消磨时光,只有莫里斯独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根香烟发呆。当艾里克手里攥着便帽从门外进来帮忙挪钢琴时,莫里斯才突然焕发了一丝生气。他几乎是独自一人生活在那个保守僵化的爱德华时代。在那个时代里,克里夫的妻子会在丈夫换衣服时生硬地挪开视线;管家Simcox骑自行车撞见莫里斯和克里夫时会露出复杂眼神,在与主人相处的过程中会小心翼翼地在厌恶嫌弃和侍奉谄媚之间游走;艾里克在与女仆调情时被莫里斯撞破会隐隐感到不安,这些电影里点到为止的故事还可以讲很久。但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我们仍然可以瞥见莫里斯身上的人性之光。

是艾里克将莫里斯从这个孤独而空虚的世界里解救了出来。他虽然贫穷、出身低微,但充满自信,即使在他与莫里斯的这段关系中,他也从未忽视或回避这些特性,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另外,他非常聪明,可能是这部电影里最聪明的那一个,但同时又是那么的朴实而性感。他身上的野性与克里夫那幢腐朽而破败的别墅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在电影中,他只在挪钢琴的时候进入过一次,另一次则是趁着夜色顺着梯子爬到了莫里斯的房间(“先生,我听到您在呼唤我……”)。

莫里斯饱含深情和爱慕呼唤的“艾里克”,实际上比他更加纤细和女性化。一头长卷发搭配紧身裤,艾里克更像是一位20世纪80年代的英国酷儿穿越到了20世纪初。两种截然相反的人设一点点地杂糅创造出一个真实的人物形象,也使艾里克成为这整部电影,或者说这出时代剧中唯一一个跳出时代框架,具有普世特质的人。

一个教养良好,一个聪明伶俐,但他们都不是理性派。为了追求那个时代那个国家所不能容忍的感情,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家庭、生活乃至一切。多年后,Forster在《莫里斯》小说初稿的补记中这样写道:“莫里斯和艾里克将在他们的世外桃源中继续徜徉。”

=================影评分割线========================

其实,这本杂志去年9-10月份趁着CMBYN上映的热潮做了一期特刊,邀请了不少影评人从导演、摄影、音乐、演员等多个角度解读这部横空出世,听取评论界赞声一片的小清新酷儿电影,但唯独对James Ivory操刀改编的剧本避而不谈。但讽刺的是,最终只有ivory的改编剧本在颁奖季笑到了最后。 前段时间TIFF放出的最新访谈视频里,CMBYN的原作者更是直接认为Luca向MI的电影借鉴和学习了许多,MI, 特别是James Ivory的电影美学在很多方面影响了之后电影,特别是改编电影的制作。 我觉得这个评价是比较中肯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莫里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莫里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