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情书 8.8分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语上眉梢
2018-04-10 19:21: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N久以前写的,被我翻了出来。

回忆,是失去后的唯一拥有,它穿梭于时光交错的夹缝,交织成一幅清俊隽永的水墨画,亦如《情书》在舒缓的音乐、无垠的雪野、孤寂的背影向镜缘处渐远中拉开了序幕。

《情书》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执导的第一部影片,在寒冷的冬季里讲述着一个逝去男子最初和最后的恋情。博子在男友去世两年后仍难忘爱人,却无意中发现了男友的初恋——一个和男友同名并和自己相貌相似的女孩。博子在对男友少年时的痕迹的探寻中救赎了自己,也将树(女)对树(男)的回忆从心底揭开。

电影的暧昧性是电影在表达意念时,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双重或多重意义,造成不定向的指涉和更为复杂、矛盾的结果。它并不同于我们通常所指的“暧昧”,而是以多重意义为基础。在电影中,暧昧性的产生可来自影像、剧情、剪辑、声音和表演等元素,有时也建立在这些元素的对比关系上。《情书》将我们引领进了一个至纯至美的世界,那若即若离、忽明忽暗、光影交织下的迷离与朦胧,便是其获得无数影迷共鸣的所指,似乎每个观者都能在电影中寻找到属于自己曾经的那片花瓣。

《情书》讲述的故事如一淙雪山上潺潺的细流,晶莹而又纯洁。流淌着一个女子对逝去男友的

...
显示全文

N久以前写的,被我翻了出来。

回忆,是失去后的唯一拥有,它穿梭于时光交错的夹缝,交织成一幅清俊隽永的水墨画,亦如《情书》在舒缓的音乐、无垠的雪野、孤寂的背影向镜缘处渐远中拉开了序幕。

《情书》是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执导的第一部影片,在寒冷的冬季里讲述着一个逝去男子最初和最后的恋情。博子在男友去世两年后仍难忘爱人,却无意中发现了男友的初恋——一个和男友同名并和自己相貌相似的女孩。博子在对男友少年时的痕迹的探寻中救赎了自己,也将树(女)对树(男)的回忆从心底揭开。

电影的暧昧性是电影在表达意念时,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双重或多重意义,造成不定向的指涉和更为复杂、矛盾的结果。它并不同于我们通常所指的“暧昧”,而是以多重意义为基础。在电影中,暧昧性的产生可来自影像、剧情、剪辑、声音和表演等元素,有时也建立在这些元素的对比关系上。《情书》将我们引领进了一个至纯至美的世界,那若即若离、忽明忽暗、光影交织下的迷离与朦胧,便是其获得无数影迷共鸣的所指,似乎每个观者都能在电影中寻找到属于自己曾经的那片花瓣。

《情书》讲述的故事如一淙雪山上潺潺的细流,晶莹而又纯洁。流淌着一个女子对逝去男友的深情,更流淌着动人心弦的少年与少女腼腆、青涩的懵懂情愫。

电影的外景地是日本因雪景而闻名的城市——小樽,到处覆盖着皑皑白雪,正是在这种干干净净、单纯唯美的意境中,才能拍出少男少女们干干净净的朦胧初恋。事实上,从影片一开始,黑白基色的淡彩构图更加加深了《情书》画面语言的解构力。

整个影片在色调的处理上以纯净的黑白色间或温暖的橙色为主,让人沉浸在一种对年少的不可名状的追忆里。这使很多人在看过第一遍之后就算对故事情节感到某种纷乱的迷茫,但对于画面给人的那种清纯的感觉却是弥久难忘。

影片开始便是大雪覆盖下犹如水墨般的景致、结尾朝霞映衬下的皑皑山峦;雪中死去的晶莹剔透的蜻蜓;通过适当曝光效果,被风吹动的白色窗帘下,隐现着的花样少年……黑白略带朦胧的色调的主体构图确定了影片的基调,必然也是暧昧、多义的。而黑夜中自行车灯摇出的一圈黄晕;秋场工作间的炉火……黑白水墨纯净却也多了些许哀伤,橙色恰到好处地温暖了我们因为缅怀而惆怅的心,不着一丝垢痕,充满了东方式的含蓄内敛。

影片中有这样几个隐暗呼应:

其一,影片名为《情书》,博子寄往天国的“情书”得到了女藤井树的回应,作为重要的故事线索贯穿在电影中。随着书信的往复,博子的长情渐变为树(女)的纯情,这是我们所看到的“情书”。而影片中还有一封情书是隐藏在男藤井树心中的秘密,那就是一张张写满藤井树名字的借书卡。

其二,漫天的雪花和飘落的樱花,两者同样的美丽同样的短促。人生同样如此,影片中的人物就这样被飘忽的爱情深深裹挟,爱情可能失落,死亡却是必然,爱情镶在樱花树下,实是和死亡紧紧纠缠。同样,当少女藤井树在风雪中滑行,停下来默默看着冰雪中死去的蜻蜓时,疑问亦自问:“爸爸死了?”父亲的死讯由这么一个平静、间接的方式道出,流露的哀伤非但没有被减弱,反而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升华,这是一种很独到的表达方式,即符合剧中人物的性格,更普遍适应于剧中人所处的社会人文环境。那只现实世界中几乎也不可能看到的纤毫无损的蜻蜓僵死在雪地上面的特写,以超现实的想象,揭示出了本片及日本文化审美中最重要的主题:唯美与死亡。

其三,在这部电影中少年纯真的初恋可以说来自于两人相同的名字——藤井树。那么,为什么会是这个名字?个人以为这也是饱含导演深意的。日本文字音意许多都与中国相同或相近,两个“藤井树”,顾名思义便是两棵汲取着清冽井水滋养、青藤互相缠绕的树,正如男女树纯真年少时若有似无的情愫。

此外,作为一部有关记忆的电影,法国意识流作家普鲁斯特的小说《追忆似水年华》在影片中出现了四次,成为男女藤井树连接的线索。

第一次,女藤井树趴在图书馆书桌上认真地填写《追》的借书卡。男藤井树站在窗边看书,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得飘来飘去,吹拂他的身影若隐若现。女默默注视着男,男似乎有所察觉,却也不露声色。当时的女不会想到,多年之后,她会再次打开着尘封已久的记忆,寻找那失落的微妙情感。

第二次,女树因父亲去世没有去学校,男树转学前借口请她帮忙把《追》还给学校而来找她,但最终没有鼓起勇气向她表白。而就是这次的迟疑,使他再也没有机会向她表白,而他们这份纯真的情愫将在沉淀在彼此记忆深处,如果不是偶然,这份沉睡的情感记忆永远没有机会重现出来。

第三次,是女树知道男树转学走了,无限伤感,再次来到图书馆,找到那本《追》那本书,翻看那张借书卡——她亲手做的借书卡,卡上是男树熟悉的笔迹“藤井树”——他们共同的名字。

最后一次,图书馆的学妹们找到藤井树,提醒她看《追》借书卡的背面——跃然呈现的是她学生时代的肖像。发现爱时,却已经失去了爱,女树用她极度的情感碰撞,为所有观者达成了初恋成真的幸福与错失所爱的遗憾的心理体验。

写满“藤井树”名字的借书卡、女藤井树的画像,这无声的爱的表白,写满了少年的纯洁与羞涩。导演一次次的用《追忆似水年华》来追忆似水年华。只有在回忆中,只有在经历了世事变迁,才使得当年的朦胧情感在今天看起来是如此的隽永,又如此的遗憾。纵然时光流转,纵然恋人们总在擦肩而过,不变的是青春,是青春淡淡的感伤与永恒的留恋。

情书中的音乐,演奏由钢琴、提琴及合成器完成,非常符合影片那种纯洁、清冷的基调,使观众身临其境。

影片一开头就是雪景,博子躺在那里,然后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这时His Smile缓缓响起,这段音乐由钢琴带出,平缓,节奏没什么变化,跟随镜头伴随着博子向山下走去,这是影片几段最阴沉的音乐之一,意指死亡。这段音乐共出现三次,还有两次分别是博子对秋叶说藤井树不愿再与她通信时和博子对秋叶和守山人说起男树向她求婚的情景时。所以,如曲名,His Smile应该是博子和男树的专用音乐,它每次出现都是在当博子沉溺于对男树的思念情绪时。

而在博子对着男树坠崖的山头呼唤时,曲调不断升高,声音加强,最终与博子的哭泣融为一体,暗示博子终于能够从男树的死亡阴影中走出,开始迎接新的生活。

以提琴为主的 Letter of No Return的主旋律出现前有一段长音,镜头缓缓推进小樽的女树,旋律温柔,音乐清新剔透,也暗示了女树的性格,有些天真,有丝不识人间烟火,而小樽也不同于博子所在的神户,它非常寒冷又带着不易破坏的宁静。

当树(女)拿着博子寄的相机拍操场时,响起的是Soil of His Tears,随意的琴声与天空飘落的雪花交融,接着用合成器加入了类似风琴的声音,暗示随后女树将得知了男树的死讯。

让美好与纯洁毁灭在其最灿烂的时刻,这是日本美学的精髓。在本片里,虽然付出生命的是男孩儿藤井树,但真正被命运所夭亡的是少男少女的初恋。日本文化崇尚明净、清澈的背景与风格,洁白的雪野、深邃的枫林,以及男女主人公天使般的容貌与清纯,无不体现着导演的唯美情怀和意向主义。

“我们努力追忆往事,绞尽脑汁都无济于事。往事藏在脑海之外,实非心力所能及。它藏在某种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中,藏在那件东西所给我们的感觉中,而那件东西我们在死亡之前能否遇到,则全凭偶然。或者我们到死也碰不倒。”——普鲁斯特。“人生若只如初见”,回忆,很多时候比现实美丽。岁月匆匆,我们无意也无法回眸过往,但机缘之中《情书》让观者仿佛又身临豆蔻般的年华,当所有往事都化作红尘,唯留下初见时的美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书的更多影评

推荐情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