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苦难,知喜乐。

榛果不二佳
2018-04-10 18:32: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某天清

...
显示全文

某天清晨醒来之后,塞壬开始感到了困惑。她知道,这是因为最近经历了好朋友的离世再加上又看了《西部世界》留下的后遗症。那部剧砰砰砰给她抛出了几个问题:

最近,塞壬的疏离感越来越强烈,她感到自己离生活越来越远。朋友的逝世让她感到很难过,但同时她无法承受周围之人的不断关心,她不想触碰这个话题,不是因为不缅怀朋友,而是那些热切的关心像巨石压在她身上,没有矫情到踹不过气,只是觉得不舒适。她喜欢私底下悄悄想念,她觉得这样安静的思念可以充盈整个空间,她觉得完整。

她觉察到自己像被石头掀起的水波,既不属于水面也不是石头,她在真空里。她处在人堆里,但又像灵魂出窍一般从远处观看自己和人群。每当这种时候,她又激动又惶恐。激动的是电影里这样的场景之后,主角们都能随之作出与之前生活大相径庭的改变,她很期待。惶恐的是这样的灵感不期而至,但是很难完全转换成思想。她小心翼翼与她人保持友好又疏远的舒适距离,她甚至与自己也保持距离,取的是英文名字来讲述自己,这不算背叛自己民族吧?《雪落香杉树》那句

“全身心热爱着人类,却憎恶大多数人”

她当时小心翼翼默读了好几遍,幻想自己成了莫尔索,淡漠又热情。

塞壬无可奈何地感受到,自己竟也因为这样的悲痛而开始对自我的审视,这完全符合某型小说的开头,朋友亲人的逝世而被迫作出一些改变,开始思考生与死,进而获得了神谕。

当人感受到与生活产生距离的时候,很容易把镜头对向自己,寻找真实。她不太明白刚起床站在镜子面前的我的模样和实际接受镜子里影像目光注视的我是不是同一个实体。应该怎么断定偶然从户外广告牌映出的自己就是自己,这只是逻辑经验带来的判断。“今天早上来到公司的我”和实际拿着咖啡踏出电梯门口的我有多远的距离。同事们说着“你好,塞壬”这句话里的塞壬和实际回应这句话的塞壬有多大的区别。她觉得《西部世界》说得太对了:

既然“我”这个字已经不能表达自己存在的意义,在“我”这个字之前加再多的修饰都是枉然。爱你的我、成年的我、拥有梦想的我都没有意义,因为都不是我。如果塞壬开始怀疑任何形容“我”这个概念的名词和意象都出了问题,那她就陷入了绝望的孤独,因为按照这个逻辑推论下去,她将更不属于任何一个集体和社团。她是来自哪个家庭,哪所学校,哪个国家都变得荒谬了,因为没有任何的方式可以表达她的归属感。

这想法背后的意义不寒而栗,她甚至可以想象如果在社交媒体上写下这些呓语,疯狂的人们会叫嚣着自己犯了叛国罪,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在意这些论调,她甚至不知道想象中会在意这些言论的自己是不是自己。“我”这个字像是披着轻薄羽衣的精灵,忽隐忽现。

虽然我也承认这里的微妙差距,但是原谅语言这笨拙的媒体,我只能反复用“塞壬”和“她”来指代实实在在的塞壬。

虽然塞壬只是一位普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是她的梦想是当一位诗人,她自认为这是她普通人生隐藏的光亮属性必定在未来某一天解救自己。但是现在她犹豫了,如果她连自己的意义都还没有确立,她这个无意义的本体要怎么去赞美生与死,自然和世俗。她可能没有海子的勇气,所以注定她就算能写出“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也无法表达出彻底绝望之后对其他人的彻底祝福。她怕自己写出这样的句子会沦落在俗套的格调上,或者呈现出一种悲天悯人的高端姿态。

她读过一些书看过一些电影,她知道这种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来一趟旅行或者抛下一切去深山老林一个人住上一段时间就能大彻大悟了。不过她还没有这样的魄力,能够忍受长时间不洗澡不换衣服去行走十万八千里站在巍巍山巅后,念出一句“那些直接向灵魂述说的东西,无法通过测量捕捉”。

电影里的目标和结果中间都必定穿插了大量拼剪的辛苦画面:查阅书籍资料、实地采访行走,总之用快进的日日夜夜煎熬来展现有志者事竟成的道理,但是塞壬却很懒。

她能感受到

她想用自己的方式来解读和构建意义,但是她其实并没有做出任何实际意义的行动。

塞壬知道她这些意识算不上什么觉醒,她也不期待自己这场纠结能有一个终极答案,毕竟这是世代圣人们都追逐的战役。她时而像溺水之人最后抓住的水草一样,窒息感中充斥着滑腻的恶心,时而她又变成了水草,漠不关心看着这场自我挣扎救赎的大戏,所有人都忽上忽下无法逃离。

所有这一切里,塞壬自知她只拥有痛苦这一张王牌。是的,拥有了痛苦才能通往觉醒是她唯一相信的咒语,毕竟连自我都没有弄清楚,想不痛苦也难。痛苦使她怀疑,怀疑则保持着清醒。她知道如果在这场自我思辨里没有穿插任何跌宕起伏直击人心的剧情,她这些挣扎将无人知晓,只是事到如今,她已经不愿意去追溯去讲述痛苦的记忆源头在那,她明白痛苦的记忆是所有这些思索的来源。她愿意入地狱而爱之。

《西部世界》启发了她,记忆是第一步,痛苦的记忆是第二步,在这之上就是遇见自我了。

有的人通过友情爱情,有的人追寻自然,还有的人通过人际交往来自我界定,塞壬是通过直面痛苦的内省。像所有小说里的主人公,塞壬在清醒独处之时,在记忆锁链翻涌的时候,她开始思考自我,这是她的幽谧路途。不是自上而下,由外而内,必定是由内而外。塞壬一边尝试去与疯狂相处,用痛苦作茧,把自己束缚在其中,一边尝试安慰自己这是必经之路。她理解人应该直面自身的错误和过往,这样才能遇见自己。

在这场思维混沌中,必定会经历伤痛和崩溃,越崩溃越疏离,越疏离越狂暴。思考的目的是升华,但结果可能会越来越糟,最绝望的是一旦进入思维迷宫,思绪会自动来到你面前,无法闪躲。但是在混沌风暴的中央,是塞壬相信的平静,就像龙卷风的安全中心。

对接待员来说,痛苦是关键,as well as human. 我们无非就是两种选择:控制思想和被他控制,很多时候我们偏好第二种,因为

“人总有具有一种自毁的倾向。”

但我们是人类。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所以再回到《西部世界》第一集那个问题。

Dolores回答是:

“有些人选择看到世界的丑恶,混乱,我选择看到美,我相信生命自有其秩序以及目的。”

那个时候的Dolores还只是美丽的玩偶,因为她天真无知,没有记忆亦没有痛苦,所以她相信美好,也算活得简单。这句完美的讽刺却被无数人引作鸡汤,自持是在混沌里拥有纯真美好,不忘初心之人。

一个是什么都不知道每天醒来死去却感觉安全的Dolores

一个是清晰意识到不对劲而去寻找迷宫的Dolores

但其实

《西部世界》里的ford让所有的接待员自由了,再记忆和痛苦的刺激下,他成功让众生见到了自我,他就是上帝。在最后一集,导演也用遇见自我这样的方式来暗喻Dolores的觉醒。逃出自我,回归自我;逃脱时间而凝视时间。

but

“使我们和我们自己成为一体还不够,还必须满怀激情地和生与死结成一体。“

到这里,一切都很完美,人类看起来也很高级。塞壬很清楚《西部世界》在叙说什么,让接待员拥有记忆,从而在记忆里品尝痛苦的滋味,再从痛苦里启发出意识。接待员有他们的引导者和上帝,但是人类本身没有,上帝要么就是遗忘了我们,要么造物主无法引导我们。但在《西部世界》里,ford退下了,他把历史交到了接待员的手里。因为

从记忆到痛苦到觉醒这一必经之路已被塞壬接受了,但是ford用这套模式启迪的不是人类,而是新人类,他厌恶人类的意识,因为意识里藏满了不安,自卑和情感这些累赘。

同样人类是残暴而无情的种族

所以他扮演上帝,不是为了拯救人类,而是把世界从人类手中交给接待者(机器人)。他让接待者(机器人)意识到他们的觉醒不是为了去成为人类的一员,而是选择去成为新人类。他为他这场大戏取了极其文艺的名字。

Ford在狂欢杀戮开始前,发表了他最后的演讲

塞壬很认真思索过,为什么Ford会选择让Dolores杀掉他,对,是他选择让Dolores杀掉他。因为他就算是这场戏的上帝,他也是人类。Only human。他不属于新世界。这场戏必须要以他的鲜血来祭奠。所以《西部世界》不是刻画了机器人觉醒占领世界的故事,是人类拱手让河山,把世界递交给更适合生存的种族。虽然输掉了这场战役,但人类扮演了上帝的角色,就算是被迫,那也是仅存的荣光。

所以这段隐喻应该直白改成,“接待员的智慧并非人类给予,而是接待员自身的潜能。”

Ford这个上帝救赎了接待员,没有救赎人类。人类还在痛苦并无解,因为我们成不了超人。无法解开束缚在身上的情感纽带,we are only human forever and always.

《艾比斯之梦》里也有同样的罪孽论调。

“人类只是逐步衰退,人类意识到里自己不适合当地球的主人,不是真正的智慧体。 人类创造里许多绘画,雕刻,歌曲和故事。制造电脑,将人类送上月球,可是人类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不足以称为智慧体:真正的智慧不会将炸弹丢到无辜的一般民众头上,不会遵从指挥者的那种命令,而且不会选择下那种命令的人为指挥者。明明有协调的可能性,不会选择战争。不会光是因为别人的想法和自己不同,就镇压地方。不会光是因为肤色或出身地不同,就厌恶对方。不会监禁虐待无辜的人。不会杀害孩子为正义。 是的,人类也会有羞耻心。正因如此,人类提倡许多东西。正因如此,人类提倡许多理想:宗教,哲学,歌曲,电影,小说,努力客服自己的缺点。许多故事中描写的理想角色,理想的结局,正是人类期望变成这样的梦想。可是,怎也无法实现它,现实世界中,无辜的人平白无故地流血。正义不见得总是正确地被执行。危害许多人的坏人往往持续好几十年安乐舒适的生活,没有接受任何惩罚地终其一生。 人类再怎么向往,也无法像小说的英雄般行动。我们ai出现时,人类意识到里这一点,自己差一点就毁灭了地球,没有资格以地球的主人自居。既然更优秀的智慧体出现,就应该将地球的未来交给对方,静静地退场。 所以人类不生小孩,与其说是缺陷,倒不如说是差异。那不是你们本身的罪过。

就像那只咬死兔子又茫然不知所措的那只狗。

“杀生不是他的本性。不是它的错,本来就是这样“

有的痛苦是不自知的

“当我刚要忘记的时候,怪鸟就怕打着翅膀飞了过来,用它的嘴戳破我的伤口,转眼间,过去那些羞耻和罪恶的记忆又清清楚楚浮现在眼前,一种想要大声喊叫起来的恐惧”

有的痛苦是明知道如此却依然要选择痛苦

当我们把棘刺扎进胸膛时,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

有的痛苦是已经能够从黑暗里品尝出蜂蜜的甜头

“幸福的感觉难道不是像沉在悲哀之间河府幽幽发光的沙金一样的东西吗,达到悲哀的极限后那不可思议的微明的感觉”

在梦里塞壬问飞蛾怎么能幻化出整个宇宙,它说它会在火箭升天的时候依附在它身上,等待被燃烧殆尽,变成尘埃变成粒子,飘散在宇宙里,等待下一次生命重组。

Ford并不是一个故作高深的老人,时常在剧里抛出讳莫如深的话。只是作为上帝,作为引渡人,他需要用这些语言来刺激生命,再者,他是整个世界最孤单之人,无人能理解他的疯狂计划,孤单到与各种接待员说话时,他才隐约透露出整个计划的用意。人类,已不是他的同类,是累赘。

“大自然的万千生灵中,只有人类知道自己终有一死。因为此切仅仅此,我对人类怀有深深的敬意。” “但人类同时又很脆弱,虽知自己终有一死,却是百般逃避,不肯面对。人类不知道,正是由于由于死亡的推动,他们才能见证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既然死亡都不可避免,就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部世界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西部世界 第一季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