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刃难跃

青铜病室
2018-04-10 15:22:43

女子站在古旧的公寓门前,打开包找寻着什么,露出左手腕上一串珠链和银色的镯子。 是了别忘了他是个旅居巴黎的美国人。 加缪的侧面像,贴在前妻情人的墙上。她想把墙纸撕下来,有些暴力地,情人制止了她,因为她把自己的指甲弄坏了。他们以前的屋子是一面白色的墙壁。与世隔绝的世是姓名包裹的社会人格、自我以及与前尘牵扯的一切,是他躲避内心伤痛的方法,她却为这种虚无主义而着迷。当这种虚无回归所欲抽离的现实,现实反而与虚无毫无差别成了彻底的幻灭。 牢笼一般的电梯 粘在阳台栏杆下的香口胶,将会沾满灰尘、渐渐风干、最后被费力地抠去除净,就像他自己粘着在疮痍遍布、污迹斑斑的生活表面之上一般。 幼年的气味,墙上的霉菌,紧闭的房间 washed-up middle-aged man 他用黑暗去惊吓前妻的母亲,阴森森地问她是否喜欢走上楼的那个男人——前妻的情人。前妻给情人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睡衣。 “你会割开我吗?” “不,那像是在你身上签字留印一样。是对奴隶干的事。我喜欢你是自由的。”

死亡的阴影与存在的无由,姓名所代表的社会人格与自我是刻写着伤痛的一切,所以他要将之抛却。而她则被他的虚无理论迷惑,像是看到了生命延展而出的无限可能。

...
显示全文

女子站在古旧的公寓门前,打开包找寻着什么,露出左手腕上一串珠链和银色的镯子。 是了别忘了他是个旅居巴黎的美国人。 加缪的侧面像,贴在前妻情人的墙上。她想把墙纸撕下来,有些暴力地,情人制止了她,因为她把自己的指甲弄坏了。他们以前的屋子是一面白色的墙壁。与世隔绝的世是姓名包裹的社会人格、自我以及与前尘牵扯的一切,是他躲避内心伤痛的方法,她却为这种虚无主义而着迷。当这种虚无回归所欲抽离的现实,现实反而与虚无毫无差别成了彻底的幻灭。 牢笼一般的电梯 粘在阳台栏杆下的香口胶,将会沾满灰尘、渐渐风干、最后被费力地抠去除净,就像他自己粘着在疮痍遍布、污迹斑斑的生活表面之上一般。 幼年的气味,墙上的霉菌,紧闭的房间 washed-up middle-aged man 他用黑暗去惊吓前妻的母亲,阴森森地问她是否喜欢走上楼的那个男人——前妻的情人。前妻给情人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睡衣。 “你会割开我吗?” “不,那像是在你身上签字留印一样。是对奴隶干的事。我喜欢你是自由的。”

死亡的阴影与存在的无由,姓名所代表的社会人格与自我是刻写着伤痛的一切,所以他要将之抛却。而她则被他的虚无理论迷惑,像是看到了生命延展而出的无限可能。 不牵扯任何名字的,关于各自过往记忆的絮絮碎语。透过窗帘的暖色调的光像是任何一个慵懒的午后,长久不动的镜头静静地以中景别记录着马龙白兰度的脸,他说着母亲对自然的爱、说着儿时生长的乡村、说着为了和女孩子约会希望父亲帮他完成挤奶的工作被父亲厉声拒绝,坐进车子里满身牛粪的气味……他脸上身上的光就像干枯欲燃的稻草,为往日而涂抹,记忆跃过最伤痛的部分直线倒流回永无乡般的童年。 死老鼠的气味性的气味和爱的荒芜。本是优雅与活力并存却因为被套在比赛的框子里而乏味极了的tango。

他作繭自縛,將她誘纏其中卻又將其看做解脫之自由。而不知她為他所誘纏者恰恰是因著這蛛網這秘境本身,一旦他扯開而出曝在陽光之下,一切煙消霧無一存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巴黎最后的探戈的更多影评

推荐巴黎最后的探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