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祭典 冷酷祭典 8.0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10 看过

夏布罗尔的这部《冷酷仪式》,剧本写得非常严谨,叙事简洁,节奏紧凑渐进,张力十足,细腻地讲述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虽不是一波三折,但每个场景都衔接得丝丝入扣,天衣无缝。从题材来看,导演展现了穷人对富人的憎恨,把杀人原因留给观众自己思考,导演的立场相当中立,并不倾向任何一方,故事里的矛盾,是底层穷人雅娜和富裕的勒廉夫赫家庭,女仆索菲似乎只是一个被动的角色。导演在正面刻画人物时,埋下了悲剧发生的种子。雅娜有鲜明的立场和观点,她在工作之余参加天主教慈善社团,从富裕家庭中收集衣服和日用品,但她清醒地看到一些家庭的虚伪,借着关爱穷人的名义,只是在清理废品。他们所捐助的东西,不是过期了就是发霉了,要么就是完全没有使用价值。她也借工作之便,私拆别人的信件。在她看来,这个犯法的举动,只是为了揭露他们的不可告人的隐私。她不断地拉拢索菲,让她和主人划清界限。但是,勒廉夫赫一家人是非常宽容的,女主人经常为索菲辩解,说她的菜做得好,希望丈夫和孩子能够更多地看到她的优点,很好地接纳她。女儿默林达更是善良宽容,在路上看到雅娜的汽车抛锚了,主动停车提供帮助。当她发现索菲不识字,不仅没有指责她欺骗雇主,反而提出要教她识字。但她不知道在索菲心里,保持住这个秘密不仅是为了保住饭碗,而且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尊严。所以,索菲丝毫不领情,反而以捅出默林达怀孕的秘密作为要挟。索菲从来没有对主人的宽厚仁慈心生感激之情,在她心里,自己只是一个被雇佣的女仆。主人可以举行晚宴,可以欣赏莫扎特的歌剧,而她只要每天晚上看看电视娱乐节目就够了。所以,最后当两个人同时拿起枪来,雅娜最初还只是威胁吓唬一下,索菲却当真地按动了扳机。当她杀了人之后,还要对着书架里的书开枪射击,似乎书籍对不识字的人来说也是敌人。当两个女人发现自己做了不可挽回的事之后,雅娜认为一走了之方为上策。然而,两个女人的犯罪过程全部被录音机录下了。最后,雅娜车毁人亡,索菲躲在漆黑的森林里,电影在索菲脸部特写镜头上结束了,这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没有恐惧,没有忏悔,没有怨恨,平静如水。

索菲是一个安静、腼腆、顺从的姑娘,被布列塔尼省富有的加特琳娜·勒廉夫赫夫人雇佣,作为管家,她认为找到了一个难得的好仆人。勒廉夫赫先生似乎也同意她的看法,他叮嘱妻子,女仆一定要学会在晚宴上招待好客人。他们对待索菲相当慷慨,也很信任她,希望她对主人的宽厚仁慈有所报答。然而,索菲没有告诉雇主自己患有失读症(因中枢神经系统病变而产生的识字障碍),她很快就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问题。实际上,这只是日常琐事,例如,她看不懂派她去买东西的清单。幸亏,索菲结识了一个精力充沛的邮递员雅娜,她不时地帮助索菲解决类似购物清单的问题,而且告诉索菲外界对勒廉夫赫一家的各种传言。勒廉夫赫先生怀疑雅娜私拆他家的信件,告诉索菲说,雅娜曾经受人主使,杀害了自己的四岁的女儿,即使后来法院宣布她无罪,勒廉夫赫也不相信她真正无辜。他禁止索菲让雅娜到家里来。索菲和雇主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雅娜鼓励索菲和有钱的雇主进行斗争。当勒廉夫赫先生得知索菲把雅娜带回家中,矛盾开始激化,乔治决定赶走索菲。不料,乔治全家四个人在观赏电视播放的莫扎特歌剧时,被索菲和雅娜用猎枪全部击毙。这一惨剧听来令人发指,现场既残忍又血腥,实际上,这桩凶杀案既无目的(既不是为了偷盗,也谈不上复仇),又无计划,似乎是在完全不经意的状态下轻易开枪的。最后,雅娜在车祸中死去,索菲逃入森里之中。影片细腻地刻画了两个女凶手扭曲的心理。导演夏布罗尔对影片中反映的阶级冲突,开玩笑说:“这是我最后一部马克思主义的影片。”

导演夏布罗尔试图用精神分析学电影理论来诠释他的影片,1970年代初,结构主义电影符号学家,把形式分析与内容分析综合起来,并把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纳入科学轨道。拉康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的心理学概念,他把人类现实分为三个层次,其中符号层是关键,它包括人类的一切符号系统,尤以语言为主体。精神分析特别重视发挥语言的作用,并强调电影的可读性。克里斯蒂安·麦茨对这些概念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他的论述标志着第二电影符号学的诞生。他研究电影的重点从原来的静态结构,转向动态结构,借助精神分析学研究电影作品中符号的产生与感知的过程。

克劳德·夏布罗尔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初,获得了“法国希区柯克悬疑大师”的称号。这部影片是他根据20世纪英国著名侦探小说家鲁思·伦德尔同名小说改编的。鲁思·伦德尔按照弗洛伊德理论分析了人格结构的三个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这三个部分在人物命运的不同时期,会对人物的命运产生巨大影响。自我毁灭是本我在这部作品中的最终产物:难以克制的欲望,包括对金钱的渴望,雅娜爱慕虚荣以及这两个女人试图逃避责任,造成各种邪恶念头的产生。本我的另一个产物是自我封闭,索菲就是这样形成了以我为主中心的性格,致使她与外界隔离,对身边的危险一无所知,无论是欲望的泛滥还是自我封闭,都对人格的发展起到负面作用,最终导致了勒廉夫赫一家四口在情人节前夕惨遭杀害。自我的作用是帮助索菲暂时脱离困境,但她过于强大的本我超出了自我的控制范围,再加上雅娜的教唆,索菲无法脱离欲望的摆布和命运的惩罚。超我是影片中唯一的道德源泉。勒廉夫赫一家和谐相处,对索菲备加关注,尤其是超我的监管作用在乔治·勒廉夫赫身上的体现,对本我的破坏欲望起到了一定的限制作用,可是,由于这个力量过于弱小,未能改变一家人被杀害的命运。所以,如果人格结构中的三部分不能平衡发展,就会造成人格扭曲,产生悲剧。我们对人物性格也可以从爱欲和死欲两个方面来进行分析。勒廉夫赫一家对索菲的关心,为她营造了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但来自雅娜的死欲:偷窥、散布谣言、人身攻击以及最后的谋杀,摧毁了勒廉夫赫一家营造的和谐氛围。我们可以把爱欲和死欲对于人自身的作用进行一个对比:索菲在自卫本能作用下,对家务工作十分热忱,对知识的欲望受到压抑,这样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平衡。雅娜通过不同的自虐方式来展示死欲的力量。爱欲在不同人物身上有各不相同的表现,但与死欲相比,它脆弱得不堪一击。除此之外,我们也可以看到“力比多”(libido)在人物性格上起到的消极作用。弗洛伊德认为,被压抑的欲望就是性欲,这里的性不是指生殖意义上的性,而是泛指一切身体器官的快感。“力比多”是一种力量、本能,有时表现为性本能,饥饿时则为营养本能。比如,婴儿的性生活就是从吸乳开始的,以后每个阶段都有其不同的特征。儿童以父母为对象的选择倾向称为:“俄狄浦斯情结”,具体表现是女孩依恋父亲、男孩依恋母亲。到了青春期,“力比多”就导致孩子摆脱父母,去寻找新的性对象。弗洛伊德认为,治疗精神病的工作在于解放“力比多”,使其摆脱对先前的迷恋,而以自我为中心,从而消除不良症状。乔治·勒廉夫赫先生和雅娜由于“力比多”过盛,分别转移为溺爱纵容,和强迫性人格障碍、同性恋倾向。儿童“口唇期”的定置使索菲趋于非正常状态。吉尔明显的俄狄浦斯情节,不仅使他丧失了追求真爱的能力,还使他对乔治·勒廉夫赫先生产生了憎恨。他对雅娜和索菲的恶行视而不见,而且鼓励了她们的肆意妄为,导致了家庭的悲剧。以上行为都是“力比多”处理不善的后果,也是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所以,人格发展的不平衡,特别是心理发展的不健康,是各种心理疾病的诱因,严重时可导致行为失常,给生活带来不幸。

克劳德·夏布罗尔1930年6月24日生于巴黎,是新浪潮五名主将之一,1950年代末,他和让-吕克·戈达尔、弗朗索瓦·特吕弗、埃里克·罗美尔和雅克·里维特一起在《电影手册》掀起了改革法国电影的浪潮。他先在巴黎第二大学学习了药理学,然后加入了电影文化俱乐部在那里结识了新浪潮的朋友们。1957年,他和埃里克·罗美尔合写了《希区柯克》(巴黎大学出版社,1957年出版),1955年,他和弗朗索瓦·特吕弗一起访问过希区柯克,这位悬念大师说:“只要我看到饮料里漂着两个冰块,我立刻就会想到特吕弗和夏布罗尔。”,1958年,夏布罗尔拍出第一部长片《漂亮的塞尔日》,这部希区柯克式的惊悚悬疑片获得了让·维果奖,次年拍出《表兄弟》,这是新浪潮导演的代表作。1967年到1974年是他的黄金时代,获得了法国悬念大师的称号。夏布罗尔一共拍摄了50余部影片,1995年荣获法兰西科学院颁发的“雷纳·克莱尔终身成就奖”。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冷酷祭典的更多影评

推荐冷酷祭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