讳言 讳言 暂无评分

你嫌孩子性教育太早,坏人不会嫌你孩子太小

小鲜电影
2018-04-10 14:09: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一个短发小女孩趴在窗边独自望着操场。

一群活泼的小孩正在操场上欢快地玩游戏。

有的人在跳绳,有的人在拍皮球,有的人在丢手绢。

拍皮球的声音啪啦啪啦的响着,渐渐,皮鞋发出的脚步声掩盖了球声,一个穿着黑外套、白衬衫的成年男人走到了小女孩的身后。

这个成年男人是女孩的老师,他坐在小女孩的身边,亲热地和她攀谈。

突然,男人的大手沿着红色的书桌,缓缓伸向小女孩。

男人的手开始变成黑色,两只黑手不停在女孩的肩膀、腰上游走,抚摸,最终伸向小女孩的粉色长裙。

...
显示全文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一个短发小女孩趴在窗边独自望着操场。

一群活泼的小孩正在操场上欢快地玩游戏。

有的人在跳绳,有的人在拍皮球,有的人在丢手绢。

拍皮球的声音啪啦啪啦的响着,渐渐,皮鞋发出的脚步声掩盖了球声,一个穿着黑外套、白衬衫的成年男人走到了小女孩的身后。

这个成年男人是女孩的老师,他坐在小女孩的身边,亲热地和她攀谈。

突然,男人的大手沿着红色的书桌,缓缓伸向小女孩。

男人的手开始变成黑色,两只黑手不停在女孩的肩膀、腰上游走,抚摸,最终伸向小女孩的粉色长裙。

而小女孩,因为害怕而埋着头缩成一团,四周慢慢被黑手染黑,但她……不哭不叫,不发一语。

这个看得人压抑的片段就出自中国美术学院动画系三位学生雷蕾、杨雨润、杨子潇的毕业作品——

《讳言》

本片在雅典动画电影节上一鸣惊人,成功提名动画短片单元,还入围了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动画界奥斯卡)。

导演雷蕾说,之所以会关注到性侵问题,是因为在创作早期剧本时,被儿童性侵案件触动了,单纯地想要做一部有关儿童性侵的作品,作为一个自己宣泄愤怒的窗口。

回忆一下,从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自杀,到三色幼儿园事件,再到今天的高岩,“性侵”这两个字在这一年几乎没有远离过我们。

随便一搜,类似的悲剧就有一大把:

2018年3月20日,河南12岁留守儿童遭性侵 嫌犯落网被判八年。 2018年4月8日报道,衡阳市衡东县新塘欧阳海小学教师罗某初步招供睡了20 多名小学女生,已被衡东县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2018年4月9日报道,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现南京大学文学院文学语言学系主任沈阳被实名举报于20年前在北大教书期间曾经性侵一位名为高岩的女生。

事实上,性侵害案件的隐案率是1:7。也就是说,如果成功揭露了一起性侵害案件,那背后可能有7起不为人所知的性侵。

这部画风荒诞剧情恐怖的黑色动画片,其“底色”就是由这些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所调成的。

01

比性侵更可怕的,是二次伤害

本片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更多的关注到儿童被性侵后所遭受到的二次伤害。

在小女孩遭到老师的性侵后,脸上的表情从不解变成恐慌,她可能还不明白老师对她做了什么,但这个世界在她眼中已经彻底扭曲了。

她变得独来独往,看着身边的同学玩闹却无法融入;

她走在街上,看着每一个陌生男人,都觉得害怕;

而坐在那个充满噩梦回忆的教室里,书桌、黑板都变成了可以吃人的怪兽。

女孩回到了家,这个曾经对她来说最安全、最温暖的地方,但踏实的感觉已经找不到了。

台灯上、桌子上、窗帘上,整个房间都长满了眨动的眼睛,阴森又诡异,就像一个长长的望远镜,在她的家里监视着她。

无处可逃的小女孩用手将自己紧紧圈住,但依然避不开背后的议论和眼神的“凝视”。

她越来越沉默寡言,变成一滩可以随便揉捏的泥,为了掩饰自己,世界是圆的,她就变成圆的;世界是方的,她也变成方的。

最后,女孩变回婴儿,化成一滴落在地上的蓝色眼泪。

在本片的彩蛋中,同样的黑影又像一条毒蛇,缠住了操场上的另一个男孩。

这样的悲剧从来不会停止。

《素媛》中的小素媛,性侵导致8岁的她终身残疾,不得不安装人工肛门,终身都要和便袋一起生活。

《不能说的夏天》中的白白,被教授性侵,事发后白白所承受的,是漫天的舆论攻击。

《嘉年华》中的孟小文、张新新,不仅受到伤害求告无门,还要被权力压迫和扭曲。

性侵的受害者,不但不被理解,甚至更被歧视,同学议论纷纷,父母脸上无光选择隐瞒。

道德审判、舆论攻击、心理恐惧,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压得受害者在这个世界永远抬不起头。

所以,本片中的小女孩选择了自杀。

还记得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吗?

林奕含在高中时被语文老师性侵,当时的她还不完全的知道“性侵”的概念,而他的语文老师,对这种行为,是这样跟她说的:“我们没有做不对的事,你不能责备我的爱,也不能责备你的美”。

懵懂的林奕含接受了这种说法,并在此后的十几年人生中再也没有走出阴影。

直到26岁,林奕含才鼓起勇气把儿时的这段噩梦经历出版成书《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在这本书出版短短两个月后,林奕含再也不堪忍受抑郁症的长年折磨,在卧室上吊自杀。

而这次,是她的第四次自杀。

无论是林奕含,还是本片中的小女孩,她们的人生原本有许许多多美好的可能,可是因为性侵,全都毁了。

在这些悲剧中,值得注意的,是父母性教育的缺失。

02

别让性侵成为“性启蒙”

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里,房思琪曾向父母含蓄地暗示及试探时:

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

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矿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讳言性,但性不会远离孩子。

性心理学家蔼理士一百多年前曾说过:“性的启蒙工作应于何时开始,或怎样开始,也许成为问题;但是这种启蒙工作的非做不可,非仔细与谨慎去做不可,是再也不能怀疑的了。”

这句话,很多父母至今还不明白。

去年,微博的营销号恶意歪曲《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的内容,这也引起部分家长投诉性教育读本过于直白赤裸,导致教材被回收。

这些内容,尺度太大?

“我从哪里来的?”

“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垃圾堆里捡的。”

很少有父母在面对这个问题时能如实坦白,因为他们羞于说出口。

但是对于小孩来说,这不过是1+1=2的事。

你觉得尺度大,是因为父母用成人的性观念去脑补了插图的内容。

不客气的说,所有缺乏性教育的儿童,其父母都是失职的。他们始终不明白性教育不是色情,它最根本的出发点是教会孩子拒绝。

无论是本片中的小女孩,还是林奕含,如果她们在童年时,她们的父母能告诉她“无论是德高望重的老师,还是父母的叔叔朋友,不管谁碰了你的身体,你都要勇敢拒绝她”,或许就可以避免一场悲剧的发生了。

但最终,性侵成为了她们的“性启蒙教育”。

讳言性,远远比谈论性更加可怕。

- FIN -

※本文谨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首发于公号:小鲜电影

xiaoxianmovi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讳言的更多影评

推荐讳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