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2分

男“权”与女“权”《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

TNT
2018-04-10 13:05:56

刚刚补完《血观音》,回想起2个月前看得《大佛普拉斯》,感觉这两部同时在金马奖大出风头的电影不仅在名字上都与佛教相关,其主旨甚至于拍摄技巧都颇有互相呼应的感觉。

观音

首先,《大佛普拉斯》和《血观音》可以说是很不一样的。一个是黑色喜剧,一个则是悬疑片。一个几乎只有黑白两色,一个色彩炫烂而华丽。一个旁白时不时出来插科打诨,一个“说书人”时不时出来进行说教评定。一个全是由男性主导,女人是高不可攀的商品亦或者是有钱人的玩物,另一个则由女性掌权,男人不过是她们操纵的傀儡,练习的道具

...
显示全文

刚刚补完《血观音》,回想起2个月前看得《大佛普拉斯》,感觉这两部同时在金马奖大出风头的电影不仅在名字上都与佛教相关,其主旨甚至于拍摄技巧都颇有互相呼应的感觉。

观音

首先,《大佛普拉斯》和《血观音》可以说是很不一样的。一个是黑色喜剧,一个则是悬疑片。一个几乎只有黑白两色,一个色彩炫烂而华丽。一个旁白时不时出来插科打诨,一个“说书人”时不时出来进行说教评定。一个全是由男性主导,女人是高不可攀的商品亦或者是有钱人的玩物,另一个则由女性掌权,男人不过是她们操纵的傀儡,练习的道具。一个的主角是漠然的,带着一种“局外人”般的置身事外,就算他知道,也对自己的命运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的接受。而他与朋友们的关系,也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 “我们已经可以依靠科技进入外太空,却依然无法走进一个人内心的宇宙。” 。而一边,主角们则是疯狂的,她们有能力把自己的厄运转嫁到其他人的身上,哪怕是至交,哪怕是亲骨肉,她们虽然无法走进彼此的内心,却可以掌控彼此的性命,“你一定要长命百岁,万年福贵”。

但是《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也是相似的,它们乍看起来十分真实,实际上却又十分荒诞。它们对于“性”的描写,都是功利性的,妓女与嫖客,警察与“犯人”,甚至于纯粹的报复与发泄。它们都阐述了在“权”与利益面前,人的心智可以多么扭曲,而人的性命是多么的不值一提。在影片里,无论是“佛像”,“菩萨”亦或者是心经,都与本来的劝人向善背道而驰,却都成为了作恶的遮羞布。

《大佛普拉斯》的导演 黄信尧 以纪录片导演出道,拍摄手法算得上简朴,然而正是这种“不炫技”,给电影带来了一种无与伦比的真实感,就好像这世上真的有个默默无为的肚财,而这个肚财也确实单纯。全片80%的画面都是黑白的,仅仅“有钱人的生活”才是彩色的,甚至在很多镜头中,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白的,彩色的仅仅只有中间的那台监控器。

而在《血观音》中,有钱人的世界不仅是彩色的,更是浓艳的。导演的手法十分复杂,无论是开头结尾的呼应或者苹果的使用,虽然有些地方并不是很合理,但是使得每一个镜头都饱含信息。导演用各种各种各样的元素充斥了棠家的房间,人物的脸上却是黯淡无光,每个人都心怀叵测。纵使一家“三口”看似其乐融融, 实际上也是各怀鬼胎。

虽然这不是那一家三口

《大佛普拉斯》中,男性站了主导地位的。首先,毋庸置疑的是,主角都是男性,而且都是其貌不扬的男性,女人在其中只是男人的陪衬。(Gucci是妓女,叶女士是情妇,即使是挑三拣四的女代表也只是方丈的代言人)《大佛普拉斯》里的男“权”,是真正的权力,它可以控制人的生死,可以让女人臣服于自己。尤其是影片里面会所那一段场景,把女人的“物化”体现的淋漓尽致,即使是女生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最后得到的也只是被抛弃的玩具的下场。在《大佛普拉斯》里,可以说,只有有钱人才是人,女人是商品,而肚财们,只是蝼蚁。

而在《血观音》中,女人则是掌权的那一方,纵使这“权”是间接的。 在这部电影里,男人是傀儡,虽然真正有权的还是男人(议长, 院长 ,县长,廖队长,冯秘书长),然而出头露面的则是女人(议长特助,院长夫人,棠太太,棠宁)可以说,这电影里面,男人只是给女人们提供权力的工具。如果说《大佛普拉斯》中女人只是臣服于男人,还有反抗的心的话,在《血观音》中,大部分男人就一点想要摆脱的心思都没有了,甚至完全没有察觉自己才是傀儡。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