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狂国度 异狂国度 9.1分

美国最大投毒案、移民诈骗案,诡异得让人瞠目结舌

小鲜电影
2018-04-10 10:32: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薄伽凡·史利·拉杰尼希,又被成为奥修,或许很多人曾在书架上看到过他的书籍。

最近,壕无人性的Netflix爸爸出了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一共6集,每集1小时,IMDb上高达8.6分,豆瓣也飙到了9.2分。

本片的内容简直让人目瞪狗呆——它涵盖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投毒案、最大的窃听案,以及最大的移民诈骗案!

《异狂国度》

聊这部纪录片之前,先了解一下薄伽凡这个人。

薄伽凡是印度人,“奥修教”的创始人。

他本来是一名哲学教授,突然有一天自称得到启示,从学校辞职开始布道,建立了盛极一时的拉杰尼希静修中心, 并广招教徒。

...
显示全文

薄伽凡·史利·拉杰尼希,又被成为奥修,或许很多人曾在书架上看到过他的书籍。

最近,壕无人性的Netflix爸爸出了一部关于他的纪录片,一共6集,每集1小时,IMDb上高达8.6分,豆瓣也飙到了9.2分。

本片的内容简直让人目瞪狗呆——它涵盖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投毒案、最大的窃听案,以及最大的移民诈骗案!

《异狂国度》

聊这部纪录片之前,先了解一下薄伽凡这个人。

薄伽凡是印度人,“奥修教”的创始人。

他本来是一名哲学教授,突然有一天自称得到启示,从学校辞职开始布道,建立了盛极一时的拉杰尼希静修中心, 并广招教徒。

奥修教的教义核心是自由,尤其是“性自由”,鼓吹性解放,声称“性(欲)是达成最高自由的工具”“性是最神圣的”。

他还反对婚姻制,认为婚姻是一个枷锁,是一种卖身。 薄伽凡的“自由论”理所当然的吸引了西方的嬉皮士。

一大批西方人到印度朝圣,于是静修中心渐渐壮大,到1980年,这里已经长期定居了1500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西方人。

但是薄伽凡反传统的教义引起了印度教的不满,印度政府决定驱逐他。

1981年,薄伽凡和他的桑雅生(即已皈依的弟子)到美国传教。

为什么是美国? 因为他们知道,神圣的美国宪法中有一条:150人就能建立自己的城市。

01 一个乌托邦的建立

1981年,一个飘雪的冬天,150个身穿橙色长袍的年轻人涌进美国俄勒冈州的一个偏僻小镇,安特洛普。

这群人多是社会精英,包括建筑师、律师、会计等,他们在当地买下三百多平方公里的牧场,炸山引水、开垦农田。

建起很多A字型房屋、购物中心,开设了银行业务、披萨店、全是橙色的时装店,甚至修建了自己的机场和大坝。

就这样,这些年轻人把印度的静修中心整体搬迁到美国,在一片荒芜中建立了拉杰尼希普拉玛市,一个现代乌托邦。

陆陆续续的桑雅生来到小镇安顿下来,这个小镇变成了令所有教徒魂牵梦萦的香格里拉圣地。

“我们在创造历史,在创造极乐天堂。我们应该被授予诺贝尔奖。”

薄伽凡的私人秘书席拉如此形容他们的创意和成就。

“她是跟希特勒有一拼的女人。”

愚蠢荒谬、难以理解,当席拉认为他们的公社如费里尼的电影场景一般美丽时,安特洛普的居民却是如此看待他们的。

这大概就是互看觉得对方是傻逼了。

安特洛普是一个安静偏僻的小镇,整个镇大概只有50人,几乎与世隔绝。

在这里,此前发生过的最大新闻不过是消防站的地板腐烂了。

而薄伽凡和教徒的到来,彻底打破了他们安静、和谐的生活,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更重要的是,这群居民都是保守的基督徒,他们无法忍受奥修教徒们淫乱的生活。

“夜晚他们制造出来的噪音,听起来就像是在发泄兽欲。”“我们不喜欢和他们做邻居。” 不限人数的桑雅生每天晚上都会赤裸裸的关在一个逼仄的房间,互相撕打、大哭、跳舞,然后……群P。

这对于基督徒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亵渎。

两种宗教信仰的碰撞,让双方之间的关系渐渐从好奇到害怕到愤怒,最终走向对抗。

02 从乌托邦到恐怖组织

整个纪录片一共6个小时,所有素材都是由教徒主要成员、小镇居民和政府官员三方的现场采访和真实影像资料组成,没有一句旁白,没有偏袒,没有隐瞒。

虽然看似客观平等,但本片的主要陈述者还是更偏向于教徒,而受访者的核心人物只有一个,那就是薄伽凡的私人秘书——席拉。

Netflix很狡猾,他用一个震惊世人的邪教故事,让我们看到的,是普通人是如何在权力面前腐蚀和疯狂的。

1981年,还在印度的薄伽凡就宣布不再当众开口布道,于是席拉成了他的唯一代言人,她也成为了这个组织的实际掌权人。

拉杰尼希普拉玛市看似是个没有阶级的社会,但实际上不同的人手上掌握着不同程度的权力,而公社的最高权力,就掌握在席拉的手上。

席拉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首先,她聪明、坚定、果决、行动力强,可以说公社在小镇的壮大和奥修教的扩张,离不开席拉的功劳。

她在美国各大脱口秀以“邪教领袖”的名目演讲、辩论,宣传奥修教,扩大薄伽凡的影响力,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来到安特洛普入教。

巅峰时,安特洛普甚至举办了年度世界庆典。

同时,她也残酷、专制、强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她从小镇居民手中夺走投票权,名正言顺的占领了小镇。

她安装偷拍镜头,监控小镇上的每一户原住民。

她购买武器,命令教徒们拿着AK47恐吓居民,把反对薄伽凡的人关进警察局。

她为了公社稳定,在啤酒饮料中加入了镇定剂。

甚至,她为了在选举中获胜,指使教徒给非教徒下毒,让他们不能出席选举。

也许席拉曾经也是纯粹的,但是权力是一头怪兽,当席拉在公社拥有了无限制的权力,当她自以为可以凌驾于一切之上时,就已经踏入了人性的陷阱。

把一个乌托邦变成了恐怖组织,这也就注定了公社的失败。

03 践踏文明道德的自由

如果说奥修教的教徒有两种,一种是邪恶的,例如席拉,那么另一种就是软弱的。

这也是《异狂国度》最让人百感交集的地方。

除了席拉,还有其他早已一头白发的教徒,多年后坐在镜头前侃侃而谈。

他们看上去都是知识分子、人畜无害,回忆起初次见到薄伽凡的震撼依然会哽咽、热泪盈眶,聊起建成公社的成就也会开怀大笑。

他们说“我们遭到了误解”,直到今天,部分教徒都认为拉杰尼希普拉玛市的根基是友爱、慈悲和分享,而不是占有、贪欲和愤怒。

为什么说他们软弱? 因为他们之所以投身奥修教,是因为在真实生活中遭到了误解和挫折,于是他们来到这里,体验被爱和完全被接受的感觉。

甚至连“琼斯镇惨案”被害者的女儿,也投身了薄伽凡门下。

但是他们所谓的体验被爱和被接受,就是滥交、群P。

他们只回忆起当初那段超现实的美好时光,却没有看到多少离家出走的人让家人担心和伤心;没有看到薄伽凡让捐款的富有教徒担任高位,而穷教徒每天从事12个小时无偿劳作;

没有看到多少未成年人在这里被迫参与性行为。

他们只感受到这种凌驾于道德之上的淫乱快感,却没有发现他们的行为践踏了文明社会的道德底线和法律底线。

当他们享受人类的原始欲望并肆无忌惮的疯狂之后,迎来的必然是毁灭。

正如当年的嬉皮士运动,他们沉溺于追求快感,通过毒品与性摆脱苦恼、解放自由,但是在疯狂的放纵、滥交之后,艾滋病大爆发,成为压倒嬉皮士的最后一根稻草。

嬉皮士最终没有找到自由和乌托邦,而是迎来了艾滋病。

《阿甘正传》的珍妮是一位嬉皮士,死于艾滋病

真正的自由和践踏文明底线是两回事,这个道理他们始终没有明白。

在桑雅生心中,拉杰尼希普拉玛市是一个充满欢乐的美好城市,而在大多数人心中,这不过是一个罪恶滔天的邪教组织。

- FIN -

※本文谨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首发于公号:小鲜电影

xiaoxianmovie

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异狂国度的更多剧评

推荐异狂国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