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 盗梦空间 9.3分

观《盗梦空间》随感

刘智临
2018-04-10 01:13: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盗梦空间》中,将“潜意识的映射”化为梦中的一个个人(虽是比喻,但仍浅俗;简直如《头脑特工队》那样的儿童片了;)、认栽梦中死亡会醒而在用了强镇定剂时的梦中梦中死亡会“坠入迷失域”等实在是浅薄的独断论的规定。不过坠落感会使人蓦然醒来这点倒是我确凿知识的经验。而梦与醒的交错转化同一、多人意识的融合而成的世界、茉儿死后而某种意义上仍真实地“生”于柯布的意识里潜意识里一层层的梦中(而唯物的解释是茉儿生前对柯布的影响在其意识中留下了印记,那印记变形漫散;)等等,又是后现代思想特有的超脱深刻。而一人梦中的“潜意识的映射”就这样被另一人看到——也仍是据常俗逻辑的浅薄,却并不符合自然逻辑——两人并非意识同一,而只是分享了共相的场景,不如是一人可见自己特殊的潜意识的映射,而另一人只可见自己的却不可见他的。最后进入第四层梦时也奇怪——我并未见那机器与茉儿及费舍相连——且那被打死的茉儿只是柯布的“潜意识的映射”罢了,虽亦具其“主观能动性”(于柯布,则体现了他对自己的潜意识的“被动不可控性”;),可“潜意识的映射”可与梦中人“地位”能力全然一样甚至亦有其“梦”么?若并非与那茉儿尸体相连,则柯布进入其自己

...
显示全文

在《盗梦空间》中,将“潜意识的映射”化为梦中的一个个人(虽是比喻,但仍浅俗;简直如《头脑特工队》那样的儿童片了;)、认栽梦中死亡会醒而在用了强镇定剂时的梦中梦中死亡会“坠入迷失域”等实在是浅薄的独断论的规定。不过坠落感会使人蓦然醒来这点倒是我确凿知识的经验。而梦与醒的交错转化同一、多人意识的融合而成的世界、茉儿死后而某种意义上仍真实地“生”于柯布的意识里潜意识里一层层的梦中(而唯物的解释是茉儿生前对柯布的影响在其意识中留下了印记,那印记变形漫散;)等等,又是后现代思想特有的超脱深刻。而一人梦中的“潜意识的映射”就这样被另一人看到——也仍是据常俗逻辑的浅薄,却并不符合自然逻辑——两人并非意识同一,而只是分享了共相的场景,不如是一人可见自己特殊的潜意识的映射,而另一人只可见自己的却不可见他的。最后进入第四层梦时也奇怪——我并未见那机器与茉儿及费舍相连——且那被打死的茉儿只是柯布的“潜意识的映射”罢了,虽亦具其“主观能动性”(于柯布,则体现了他对自己的潜意识的“被动不可控性”;),可“潜意识的映射”可与梦中人“地位”能力全然一样甚至亦有其“梦”么?若并非与那茉儿尸体相连,则柯布进入其自己的第四层梦中便能找到费舍且还是在茉儿手里?费舍岂非应在他自己的第四层梦中么?怎么斋藤也在这不知谁是梦主的“第四层梦”中?莫非所有人的第四层梦皆是共相的一体而毫无个人的独特性?这些是重要的逻辑纰漏。茉儿蛊惑柯布怀疑以往认识的真时旁侧站着那位“第三者”的观察者女孩,自然使观者一目了然这茉儿是梦中的、“假”的茉儿——不如这场景中不设观察的第三者,这样使这里的“真”、“假”更含混而增强其倾向于同一的趋势——使读者感受更强烈、哲思更深刻。所谓“植入‘你的世界不是真的’的观念直至醒后亦留在脑中乃至怀疑一切”也是很值得商榷的,“真”与“假”某种意义上本就是常识为功利与实用目的而做的独断规定,我们对万有的直接感觉并未有“感到真实的感觉”与“感到虚假的感觉”之分——一切只是感觉。世界是“真”是“假”的讨论这样愚蠢,是低级的“思”,所谓“世界”意味着“一切”,固已包括“真”与“假”这独断规定的两面。“世界是假的”又如何,只要那感觉确切强烈地存在着,则即“世界是真的”。反之亦然。而茉儿谈柯布背叛了自己而若要弥补则留在这里与她一起时,柯布倘头脑未混乱到失去了逻辑则应当明白这茉儿是他“潜意识的映射”而已,“真”茉儿已死——最早在这“我们的世界”中不是他最早认为这世界毕竟不“真”,是他自己存着“真假”这规定区分,这时他自己怎的迷惑起来,竟以为这茉儿为“真”了呢?这是一悖论:若此时这茉儿为“真”,则那醒后自杀的茉儿及他对茉儿植梦这一切皆“假”,则此时这茉儿便不会说“你背叛了我”,而此时这茉儿却这样说了,唯一可能是此时这茉儿为“假”,是柯布自己“潜意识的映射”,这结论恰推翻了此时这茉儿为“真”的前提;以此时这茉儿为“假”亦然——不“亦然”亦可,则茉儿全然未“真”过,从来只是柯布重重梦中之人,之“潜意识的映射”……而茉儿所言“我对你是唯一真实的存在”——爱情搞到这个样子,完全是对自然生命的戕害破坏,成了对丰盈无极的生命的毁灭力量了——生命贫瘠到只剩锁链地牢式的“爱情”了,不是可怕可怜么?柯布最终明锐地看到这茉儿只是魅影,真的茉儿那样丰富多变——恭喜他,不过前面那逻辑原因他似乎未考虑到。像这样与爱人一道入梦中,在梦中厮守一生,作那世界的上帝,再入梦入梦由一生,梦梦醒醒再一生再一生——我愿望如此,看不出这哪里“不真实”。“真假”还是局限于判断命题吧,不要滥用到判别存在——存在有何“真假”之别?奇怪的是,费舍梦中——梦中梦中及梦中梦中梦中——不是见过那几位盗梦者么,怎么醒后不认得他们呢?柯布仍怀疑这世界之“真假”,而旋陀螺于桌——这已是怀疑主义哲学之深刻了;而那陀螺最终是否停转?并未言明——这比《捉迷藏》最终的那明确的“可怖的虚无”更好,是在或存或亡之间——然而已对观者指向了对我们存在的整个世界“真假性”——“是否犹在梦中”的怀疑。深刻!只是“真假”不过仍是实用性规定罢了,宇宙——“实含”无论真假、超乎真假;而“梦醒”又只是对“真假”的比喻。另外,我从来不觉里昂那多的演技好,只感到他伪绅士的做作。看《你的名字》时我亦时时有关于时空、梦醒、真假世界逻辑等等问题,甚至更早的,与韩易辰曾提到过我看《哆啦A梦》发见的其“哲学问题”——然而皆是念想灵思一瞬即逝,未能记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盗梦空间的更多影评

推荐盗梦空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