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2分

野心勃勃的《血观音》,可能是唯一的政治惊悚电影

啥东西
2018-04-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让我简单概括《血观音》故事就是:

一场两男一女的床戏,一个地产开发计划,几个炒房团,一宗灭门惨案,一个“白手套”家族,三个腹黑女人,层出不穷的官商勾结和腐败,亘古不变的“以爱之名”,所有这些牵扯到一起,就成了《血观音》。

如果看不明白,那就更简单一些:

惠英红饰演的堂夫人手腕卓越,将所有人玩了个遍,这里的“所有人“包括了政坛名流,包括了平头百姓,甚至包括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其实是女儿和孙女)。

是不是有点太简单了?太简单就不是《血观音》了。

金马奖颁奖台上,《血观音》导演杨雅喆说:“有一种剧本叫做“案头本”,只应该放在书案上,永远不会被演出来。”最后他举起鲜红的标语:“没有人是局外人”——这是台湾原住民反对政府侵占土地的口号。所有看到这个场景的人,都不会把《血观音》看成一部简单的电影。

没错,很多人确实把《血观音》当做现代版的《甄嬛传》。从市场角度,《血观音》有3P的床戏,有心机满满的大女主,有强硬的御姐,有腹黑的萝莉,有阴谋家之间的明争暗斗,也有灭门惨案的推理烧脑,但如果只停留在这个层面,那就太低估导演的野心了。

导演本来就是要把它拍成政治惊悚电影,地产、政治、腐败、白手套、“因爱施恶”的控制手段,这些才是他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之所以选择了几个女人作为主角,导演考虑的原因仅仅是东方的政治家比较阴性,讲究温文尔雅,哪怕心里揣着狼牙棒脸上也要如沐春风,女人更适合这样的场景。

“烂掉的花泡在水里”的异色美学

电影从头至尾保持了一种奇特的美学,导演形容为“烂掉的花泡在水里”的异色美学,让人感觉诡异、压抑。这和美术设计蔡珮玲关系很大。我不知道作为电影海报这个画面是不是她的作品,但真的忍不住称赞。

虽然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画面,想到的是市川小纱的《人间残渣》(好孩子不要搜索这个词)。我后来又仔细对比了两个海报,发现其实除了这个圆圈和布局之外,完全谈不上一样,可能因为两者都太压抑的原因吧。

看A片的摄像和老练的演技

《血观音》中的很多细节需要摄像不懂声色的表现出来,对于摄像的要求很高。

比如立法院王夫人埋汰自助餐的时候,镜头先给了堂夫人一个尬笑,然后立刻聚焦到后面的自助餐场景。

又比如堂夫人摁着棠真的手泼墨,堂宁却在一边画着画风诡异的油画,这样的画面很清晰的将三个人的关系表达了出来。

镜头中含有内容太多对很多导演是个禁忌,因为很容易就玩儿砸了。《血观音》非常出色,但想到这部电影的摄像竟然是个新人,是被导演引诱着看了几部A片之后学来的摄影风格(详情见我另一篇:导演看着A片拍出来的电影,包揽三项金马奖),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说不定不久后这个陈克勤的摄影会成为一代宗师。

好吧,说说演技。三个女人的演技都无可挑剔,惠英红演技中有岁月的凝练,吴可熙有点癫狂的自暴自弃,最惊人的是文琪的棠真。

她成功饰演了一张单纯的黑色白纸,虽然演技了得,但真的很为文琪这个小姑娘担心,刚在14岁的年纪,不但饰演了《血观音》的心机女,还扮演了《嘉年华》的性侵受害者。

多少龌龊因“爱”之名?

2007年,十几个家长在某小学门口发着传单,他们在传单上写明:某班级某同学疑似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他们请所有家长一起将这个小孩赶出学校。血观音导演杨雅喆刚好看到这个场景,他感到害怕。因为这些家长“因‘爱’之名正做着可怕的事,并且是在孩子们的面前”。(有兴趣了解的可以搜索“关爱之家再兴小区案”)。

影片中堂夫人说: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在电影中,她是当之无愧的爱神。

因为爱家庭,她让女儿堂宁在香港陪权贵睡觉;
因为爱堂宁,让她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喊妹妹;
因为爱家庭,她炸死亲生女儿,还把所有罪责都推到女儿身上;
因为爱棠真,所以逼着不让她和亲妈逃走,方便她以后陪其他的权贵睡觉。
因为爱干儿子,所以用干儿子家人的身份抵人头炒地皮,最后祸及干儿全家。
同样因为爱家庭,她雇凶杀人全家,最后还杀凶手灭口。

甚至于,电影的结局,堂夫人拉上了新任主席的手,也暗暗影射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对你的爱啊。

不仅仅是堂夫人,影片中,人人都充满了爱。

棠真出卖林翩翩是因为爱Marco,林夫人性侵Marco同样因为太爱他,林翩翩扣着Marco的身份证不让他逃走,同样也是因为太爱他,棠真故意杀死林翩翩也是因为爱Marco。所以最后Marco被逼着和死去的林翩翩冥婚同样是因为伟大的爱。

《血观音》根本就是一个充满爱的世界。政客永远爱着庶民,开发商和炒房客永远爱着房奴。

我是为你好!

影片中和“爱”相辅相成的就是堂夫人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我是为你好!

最后棠真在喷了亲妈一脸口水之后,用粤语说了这句台词,然后补充说:你们都TM一个吊样,谁都别在我面前装纯真。

反观之下,影片中最没有爱的人是堂宁,而她也是最可怜的角色。这个女人和家中豢养的缅甸杀手3P,用肉体勾引办案警察,威逼利诱小政客,无数次对自己亲生女儿示好却被拒之门外,抽烟喝酒吃安眠药,还对着自己的老妈说:NMLGB!

她唯一一次提到爱,是要和棠真私奔的时候,对着自己的女儿说爱你。还是被女儿一句“我是为你好”喷了之后说的。

可怜的女人,谁让你不如你妈堂夫人懂爱呢。

杨雅喆说,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上,爱都被当成控制的手段。堂宁是无力的,也是失控的,她既不能控制别人,也无法挣脱母亲的爱。

影射残酷的现实

如果你对台湾政局熟悉,你会在电影中发现很多的现实影射。

杨雅喆在电影放映后,请观众搜索“3628”这个神秘数字,暗指会有惊喜。在影片中,这是汇到王院长夫人的3628万赃款,但在现实中,这是连战在1998年曾借给某政客3628万元的竞选经费。

电影中那个不了了之的林议员灭门案,属于典型的政治谋杀。现实中台湾至少有三宗类似的政治谋杀案,1956年“八德乡灭门血案”,1980年林义雄一家惨遭灭门的“林宅血案”, 1996年“刘邦友官邸血案”9人遇害8人死亡,三件中除第一件已揭秘凶手为蒋氏家族,剩余两件至今都没有侦破,也没有任何历史揭秘。

另外,电影中黑道议长被认为影射1990年当选屏东县议长的郑太吉;王院长与冯秘书长的“冯王之争”影射马英九和王金平的“马王之争”;棠夫人的名字“棠佘月影”,影射前总统府资政余陈月瑛。

杨雅喆谈到这部电影的时候,曾很多次提到韩国的那一部《计程车司机》。

“所有人看了那部电影都在说,这样的题材韩国人能拍出来,为什么我们拍不出来?大部分是因为不敢,所以我就拍了。”

没错,虽然《血观音》影射的盘根错节,但总算是拍出来了。

滴血的房地产

影片中的“白手套”“炒地皮”“官商勾结”绝不仅仅是借道于此的体裁,而是作者的真正表达。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炒地皮”。

有记者问导演有哪些元素是必须要表达的,他想都没想就说:“炒地皮。”

“我受不了这件事。地皮被炒得不象话,稍为有点钱的人要当投资客,买地皮再卖出去。财团也赚钱太容易。炒地皮对穷人来说是巨大的伤害。如果他有房子,可能会被征收或赶走。如果他没房子,他本来就赚不多,他要不租不了房子,要不买不起房子。”

正是因此,在《血观音》中,爱是可耻的手段,土地则是原罪,一切的权力欲求皆源于土地开发、地皮的炒卖。

“我们都是银行跟财团的奴隶。我真的对炒地皮很痛恨,也不要加入这个游戏。”

他直至现在也没有买房子,也没有家庭。

影片的最后点睛之笔是这一句: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罚,而是那无爱的未來。

但当爱被滥用之后,你还怎么区分这句中的爱是此爱还是彼爱?

影片中堂宁嘱咐棠真:要活的像个人样!但忍不住想替棠真问一句,在一个全是狗的世界,你能不能先教教我怎样才能算是个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深夜门”( wdydt2014 ),老衲这厢谢过了。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