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2分

这部年度奇情大片,把“最毒妇人心”演绎得太高级。

月下喟叹
2018-04-10 00:09:0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今天推荐的好片子可一点都不简单。

血观音

在第54届金马奖上大展拳脚,一举拿下最佳剧情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三个奖项。

独到新颖的叙述方式,极富张力的情节,离奇曲折的人性深处,观影体验完全可以用惊险、痛快来形容。

先谈谈《血》在形式上的创新,第一,就是电影采取的台湾本土的一种说书形式。

让老太和小生这对盲人搭档拥有全知视角,将故事的情节加以复述。

他们会不时地在影片中出现,预示出下一幕即将上演的重要情节。

开场就有一种现实与超现实的衔接感。

这边才刚接到病危通知,那边已经将之编为千年后还得以流传的奇情故事。

而盲人阿婆的最后一幕出场,是对母女三代人互相残杀的预示。

这是阿婆第一次背对摄影机,而本该弹琵琶的手却抓了一个苹果。

而场景中,书桌上摆了满满一桌的苹果。

此处和前两次阿婆出场时,以售楼为背景,以断手菩萨为陪衬处有略有差异。

丽水楼的背景,是林桑一家被灭门的主要原因;而断手菩萨则是对立法院长王夫人命运的注解。

而最后一个场景中的苹果,既可以象征母女三代间浓得化不开的血肉情,也暗示这是她们形成内心“枷锁”的重要物证。

而此景中,阿婆背对摄像机的动作也异乎寻常,观众第一次因看不见她的表情而产生疏离。

与前两次面对各路人急转直下命运时的轻快、愉悦完全不同,

作为一名女性,甚至也是作为女儿、母亲,即便是个局外人,情绪难免会添了些许酸楚与惆怅。

能迅速捕捉到这层情绪的导演,足见其精致的人情味。对每个角色体察之入微,让人刮目相看。

巧的是,《大佛普拉斯》也有这种令人出戏的设计,导演亲自旁白,模糊电影与现实的界限,显然的是导演的黑色幽默和冷峻思考。

第二点就是导演对色彩的运用相当大胆与极致。

盲人搭档的戏台,暗调,黑得发紫的光,营造出俗艳却阴森的地狱气氛。

随后将画面缩小至“镜”中,千手红怪的视觉冲击,带来因果轮回的宿命感,

定下奇情怪谈的基调,也暗示一出罪孽深重的戏中戏即将上演。

再来看影片对服饰上的颜色选择,就巧妙将人物性格特点与角色定位都暗示了出来。

先来讲讲棠宁,她是片中衣着搭配相对比较多样的人物。

最能抓人的开头

而棠宁本人,承担着多重身份、不得不在各方角逐中洞悉利弊,在矛盾的泥潭中反复挣扎却脱不了身。

她到哪儿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母女三人第一次同框,棠宁身着比母、女的深蓝色更深的长裙出场。

更加妖媚柔软的身段,故作亲昵的体态,在尴尬的气氛中显得不合时宜与用力过猛。

其实不难发现,不论内搭怎么变,棠宁的居家服就是一件墨绿色长衫,类似浴袍。

她身穿浴袍在家里的各个角落流转,但大多都是与母亲争执、被女儿无视与针对。

猩红色的长裙,像是她出征的战衣。

她清楚男人要的是什么,也明白如何利用自己的身体与魅力去达到目的。

《后会无期》里贾樟柯扮演的三叔说,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好人,但我没想到,你连个坏人都不是。

这句话是许多人痛苦的根源,棠宁也不例外。

她面对险境时真正手足无措的那一刻,犹如她身上的浅色纺织衫与百褶裙,轻柔而脆弱,接近于肉色。

心疼棠宁

这是她极少向外人展示的,流露真情的一面。

这套浅色着装在片中还出现在另外两处。

一处是她警醒林桑,不要管翩翩太多,小心她变成未婚妈妈,那是一辈子的麻烦事。

而另一处是她回到房间翻开 拿出真真五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画,以及写满了提醒语的颜料。

生于政客之家,卷入这场漩涡她根本没得选,不得不预测各方势力,必要时候来护母亲周全;

真真一天天长大,这个被生母利用的血淋淋的证据,她疼爱不起来,但身为人母,要她弃之不顾她更狠不下心。

她根本不愿意生长成如今“不像个人样”的样子。

明明有艺术天赋,但油料用了一卷又一卷,可画来画去,画里的女人,毫无血色与生气,眼睛空洞泛黄,各有所图,气息阴郁。

她一直都不开心,也无能为力

台面上再惺惺作态,但画里都是内心积郁已久的投射,骗不了人。

至亲的表里不一与机关算尽,早让她失去了生存的安全感,也对真情步步生疑。

她对男人动心的同时,内心也早已做了预设。真情或假意,如果收为囊中之物,危难之际总能加以利用。

她会习惯这种手段

情欲更像是她为了到达某处彼岸的唯一介质。她宁愿在男人身下的温柔乡里自我麻痹。

浴袍是舒适的居家必备,但墨绿是相当压抑的颜色,也是棠宁的生命底色。

尽管绿色被扭曲与挤压,但它终究不及黑色的沉稳、理性与绝望。

她与母亲摊牌的那场戏,身着黑色长袍与吊带衫,镜头采取俯拍角度,将棠宁倒立着装入景框。

镜头外的人所体验的不适与眩晕,正是棠宁身上的唯一的颜色开始消失时,她的精神也步入衰弱与崩溃边缘的感受。

其三,除了电影里不少意味深长的隐喻,电影揭开悬疑的方式令人耳目一新。

盲人组合虽然拥有全知视角,却并不担当揭秘的功能。

如果说我们是跟着棠宁的脚步一点点掀开政治阴谋的全貌,

那另一半的篇幅都是依赖真真飘忽不定的记忆,循序渐进地还原出她“凶手”的身份与狠毒的心性。

光是说出那句“有啊,Marco有帮我找momo酱”,记忆就闪回、更迭了三次。

有些画面让人分不清是幻想还是现实。

暗喻棠真的生命轨迹,即在耳濡目染的环境下,丑恶得到孕育与扎根。

和母亲、真真比起来,棠宁的段位充其量是个替罪羊与牺牲品,像一个拼命反驳大boss的逆臣。

男人就是可以靠肉体收买的,人始终是珍视骨肉情的,小孩不会恶毒到哪里去。

人心在她眼里未免太单纯。

反而真真遗传到的阴狠与冷血的基因,才是足以和祖母的城府相媲美的存在。

能与撞见她杀人的祖母“相守”几十年;保持棠氏企业几十年不倒;

一把岁数,还要装上青花瓷义肢出风头,双脚配合到几乎没有破绽,骨子里有多少好强、虚荣与冷血,就收揽了多少权利。

不论她知不知道棠宁是不是自己的母亲,母亲的爱,她还没完全享受到就已化为灰烬。

棠真还是个政治险境的边缘人与待哺羔羊,无从理解棠宁的无奈与痛苦。

直到棠宁被炸死的那刻,才察觉政治斗争裹挟下,人心的凶残险恶。

对她而言,棠宁是一个沉溺欲望、玩弄感情的女人。

翩翩在她生命中,是与棠宁相反的存在,是闺蜜,也是她羡慕与嫉妒的另一个自己。

她羡慕伴随着爱情的性萌动,也对拥有这份情爱不属于自己而耿耿于怀。

戳穿Marco仅仅是为了破坏他们的关系吗,这场女人之间的恶斗远不止这么简单。

第一次出场,白色镂空长裙,带有欢脱的仙气

翩翩对Marco说的那句“她偷看她妈妈作爱”,其实是刺伤真真的自尊心、直接激发她羞耻感的举动。

因为她一直以来“乖巧无邪”的面具被戳破,而且还是在自己暗恋的人面前。

翩翩说出口的动机难测,下意识里仍透着女人的心机与阴狠,细看,但影片对她的两面三刀也有刻画。

单凭这一句话,可想而知她内心对真真的轻蔑与不屑有多么强烈。

再者按本片的基调,没有一个女人是简单的,各个表里不一的功夫都不简单。

“有啊,Marco有帮我找momo酱”,一句话足以置之于死地。

像是她灵机一动的绝杀还击,一念之间,得到棠夫人杀人不见血的真传。

当她试图用沾满血的双手去拥抱自己的爱情童话,却换来一场千疮百孔的噩梦。

自此,她的世界比同龄人崩塌得更猛烈而迅速,加速她走上了不择手段、无情无爱的不归路。

初看《血观音》,觉得故事非常丰满,逻辑通顺。

内容的层次非常丰富,线索的交织也足够错综复杂,人性的刻画也是入木三分的精彩。

不过故事是多条线并进,还不断有回忆闪回,剪辑有些凌乱,不两刷三刷其实很难厘清头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