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被窥视的你我他

英子yiyi
2018-04-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看了《大佛普拉斯》,很有意思的电影。一开始听名字我还不大感冒,以为是类似于《冈仁波齐》那样讲宗教情怀或者神灵救赎的,毕竟可能会被误认为是三毛转世的女文青,结果发现原来是个 爱情动作片 文艺喜剧片。导演黄信尧之前拍过一部片子叫《大佛》,这次干脆就在后面加了个PLUS(普拉斯),也是相当可爱了。

影片讲述了一个雕塑厂的守夜保安菜埔和他唯一的好朋友肚财,在某个无聊的值班夜突发奇想,偷来了雕塑厂老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企图从中偷看一些风流香艳的片段,以慰藉寂寞孤独的老男人的身心。渐渐地,菜埔和肚财就发现自己不但收获了活色生香的情色眼福、小三反被小三的情感纠葛故事,还卷入了瞠目结舌的失踪杀人案之中。

旁白——时空间离

影片从一开始就启用波澜不惊的画外音进行插播讲述。这个第三者一开始就跳出来说,“我会三五不时出来讲几句话,宣传一下个人的里面,顺便解释剧情”,颇有一种说书人的味道。于是,后面我们就会在很多关键环节听到这个第三者的旁白,比如向观众解释什么是行车记录仪、它的影像和声音来自哪里,又比如在某个行车记录片段说明一下正在对话的人物是谁、有什么背景故事之类。如此,观众和影片故事之间就隔了一段距离,好像永远都是远远地看着,颇有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的既视感。不被角色代入其中,于是里面的惊悚、悲伤、绝望、孤独似乎都变成了报纸新闻里的一则短消息,你的心情会有些黯然,有些悲凉,但又好像仅仅只是心情而已了。

有人活在黑白里,有人活在色彩里

故事基本是以黑白影像呈现的,只有当镜头切换到行车记录仪里黄老板的视野时,画面才切换成彩色。这让整个电影画面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只有有钱人的世界才是有彩色的。菜埔、肚财、释迦乃至土豆等等,都来自社会底层,他们是那种会在大半夜去捡便利店扔掉的过期冷冻食品充饥的人,是一天到晚骑着自行车到处闲逛却没有人会与之打招呼的人。偷看行车记录仪里有钱人的彩色世界,调侃老板的风流韵事,或许是他们在穷困潦倒的苍白世界里仅存的那么一点点趣味来源。

就像肚财被无理取闹的警察殴打,扭打歪曲的脸上了电视新闻(当然也是黑白的),电视截图竟然成了他最后的遗像,仿佛他这一生也就是如此,被欺负、被曲解,稍稍反抗,但很快就转入被打倒的结局了。

而黄启文始终活在彩色的世界里,就连偷情、谄媚、嫖娼、杀人、藏尸等等各种龌龊行径,也依然是彩色的。就算被警察怀疑,造出来的佛像被人挑刺,又怎样呢,权势在手的人似乎总能看起来那么体面光鲜。

被窥视的是生活,看不透的是人心

故事是在窥视下展开叙述的,菜埔和肚财通过行车记录仪窥视着黄启文的生活,黄启文也在暗中窥视着菜埔和肚财的一举一动,而观众则通过画外音旁白窥视着全部角色的生活乃至心理活动。

可,看的到的,是黄启文声色犬马、花天酒地,看不到的,是他在肚财面前摘下假发时那种面对丑陋的真实自我的恐慌;

看的到的,是肚财怂恿好朋友偷看老板行车记录仪时的游手好闲的屌丝模样,看不到的,是死后菜埔去了他住的地方,才发现肚财的太空舱睡窝里堆满了玩偶娃娃;

看得到的,是释迦整部影片只有一句台词的木讷笨拙,看不到的,是肚财死后他心里感叹起码还有警察照着他的尸体描下印记,而自己死后恐怕是一点痕迹也没有的孤独。

“虽然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类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但却没办法看穿每个人心里的宇宙。”

影片最后,被杀死的女人藏在佛像里,佛像在千百人的祭拜声中发出隆隆声响,大家愕然对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真相大白,也许不了了之,但如同结尾那可能被狂风席卷过后的破败不堪的雕塑厂一样,你只能从一堆过往的废墟里翻找出曾经看过的一本杂志,试图拼凑起那早已被遗忘、被掩盖却真实存在过的小片段。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