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好过我这庸常的一生。

月下喟叹
2018-04-09 23:38:1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两天的青春片“热点”都让《遇见你真好》抢去了,虽然宣发很猛很气派,但顾长卫上一部《微爱》毕竟扑街在先。

果然,《遇见》豆瓣上的评分依旧非常不理想,目测仍有下滑的趋势。

看着曾经拍出过经典的导演滑铁卢无疑是心痛的。

但是我今天想聊的片子,总体来说不算太出众。但故事却扎根于地面,从一个普通人的少年时期铺陈开来。

最后的诗句

看完的第一感觉,这确实是一部平庸的片子,平庸到直接归档“看了不亏,不看也行”的行列。

成功的人或许都在世界的运行中各司其职,而失败者往往都在重复彼此的道路。

不幸被镜头选中的人,他被讲述与放大的

...
显示全文

这两天的青春片“热点”都让《遇见你真好》抢去了,虽然宣发很猛很气派,但顾长卫上一部《微爱》毕竟扑街在先。

果然,《遇见》豆瓣上的评分依旧非常不理想,目测仍有下滑的趋势。

看着曾经拍出过经典的导演滑铁卢无疑是心痛的。

但是我今天想聊的片子,总体来说不算太出众。但故事却扎根于地面,从一个普通人的少年时期铺陈开来。

最后的诗句

看完的第一感觉,这确实是一部平庸的片子,平庸到直接归档“看了不亏,不看也行”的行列。

成功的人或许都在世界的运行中各司其职,而失败者往往都在重复彼此的道路。

不幸被镜头选中的人,他被讲述与放大的人生,也是芸芸众生的一生。

导演的意图显然想让时代来背半个锅,但显然他的功力似乎还是够不着他的野心,所以总显牵强。

《最后的诗句》采取章节式的叙事手法,全片共5章,分别是青春、风暴、求婚、返乡、勇气。

以《青春》作为开篇并不长,仅有20分钟。

从平淡无奇的青涩初恋,到数着指头盼退伍的当兵生活,

你很很难看出此刻的施人杰有所成长,尚未经历任何变故,他甚至还未和家人和解,

而情感生活与唯一的精神寄托是陪他熬过“异地恋”的初恋女友,李小萍。

但至少此刻镜头对于男主角是带点怜悯与同情的,他对父亲的刻薄不是没有道理。

警察询问一场,小萍处于三人构图的中心,观众的注意力时刻跟随着她的目光,探寻着阿杰身上的伤口,带着心疼与不忍。

单亲离异、父亲又常常不在场的成长环境,铸就了他极度缺乏安全感与极强自尊心的性格底色。

还记得他对战友冲口而出的那句话吗,虽是玩笑,但好强、自负的心态可见一斑。

而他往后的人生也一步步地因这句话而打脸。

进入《风暴》章,我们也跟着主角进入了,这座见证了阿杰起伏与变故的人生、阿杰与小萍分合聚散的老房子。

“高利贷”这种恶势力是何时何故形成的、在哪个时期尤其猖狂,影片中我们无从得知。

而青年时期阿杰无力挣脱的,还是上一辈留下来的债务。

他天真地以为不会有法律治不了的灰色地带,对于他一切孩子气的行径如面对问题置之不理、骂粗口泄愤、彻夜打游戏,

镜头外的我们,只能和镜头内透露出手足无措、隐约担忧目光的小萍,面面相觑。

而为高利贷而活、被其毁灭的这段人生该向谁去讨还?

导演对经历过生命威胁、生存意志被剥夺后的阿杰,他的精神世界如何从崩溃到重建,并未过多着墨。

只是阿杰好像在一夜之间承认了那些不成文的规则,不得不扛起还债的重任。

如果房子是主人公们最真也最丑陋秉性的流露之地,那么浴室这个空间的存在,一定是用来装载破碎灵魂的。

时代浪潮下,年轻人还是只能伸手向父母长辈要“资本”的孩子,还没有搭建好供年轻人施展拳脚的舞台。

这一点从姑姑掏出首款摆平高利贷的明示得知,而另一闲笔,则是由阿杰那个“浪子”同事不得不问父母拿钱结婚。

但仔细一想,无论哪个时代,刚出社会的年轻人也本就没多少积蓄可言。

阿杰开始掌握生命的主动权,是从还完高利贷才真正开始。

归还本票

从此刻小萍成熟的职业装扮,也可以看出青年一代开始真正走向经济自主。

而真正的庆祝并不是狂喜,有时候只是两人一起静静喝罐啤酒的事。

但平静的日子总能滋生事端,而阿杰内心的郁结借着小萍强烈的“求子”心愿喷薄而出。

这也是全片我认为,包含的情感最复杂与丰富、内心纠缠最激烈的两场戏。

吵架戏拍得太真实,一方直指对方的爱慕虚荣与淫欲,而另一方毫不留情地碾压其自尊心。

被戳到痛处的阿杰,自尊心突然膨胀,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失去理智,又可怜又可恨。

动荡的时局、不景气的经济愈发滋长出年轻人内心的脆弱与不安全感,

阿杰像每一个一事无成但又不甘平庸的人,急于证明自己。非要让现实打得皮开肉绽才肯低头。

有自己的考量,也总希望有个人商量,也渴望被支持,但大方向上又免不了随波逐流。

只是人生好像总是要走很多弯路才看得清自己的定位与能耐。

我们不知道他在牢狱之灾前经历了什么,但即便他的选择和时代脱不了干系,

但究其根本,却是和他父亲高度相似的不甘平庸、不顾一切去贸然冒险的性格,

或许也是男权时代阴影未褪尽,男性必然会做的决定。

而最终走上的不归路也与父亲如出一辙,一枪解决了不堪重负的罪孽。

他自私、残忍,但心软的观众比如我,总希望每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孩会认得那条路,那条始终愿意收留他们未来的路。

从他离开前头脑空白毫无计划、光想倚赖投靠别人的语气里就能预料结局,成功是那么容易复制的吗?

而芸芸众生,又有几个是能真正有底气说出,我认真对待了自己的人生。

而我们对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的前因后果,都有清晰的认知吗。

浪子回头的老戏码,包裹着温馨的外衣,但实质上只是一个“无头苍蝇”触礁后,只能节节败退的惨状。

不纯良、长不大、一有困难就退回安全区

近景距离,演员呈直角面对面。直面镜头的阿杰,愧疚又感激的表情全面而细致地呈现了出来,而小萍几乎完全背对镜头,她的目光、她的生活重心又完全给了阿杰。

包括下一场卧床哭泣的戏份,这样一个一无是处又长不大的男人,镜头的态度还是保持中立的。委婉地告诉我们,世上没有坏透的人,就像不存在完美的人一样。

又是这条最短也最长的走廊,又是摇摇晃晃的摄影画面,又是鱼缸里不愿意面对的真相。

小萍的精神已经走向了穷途末路,走进了死角。

生活里所有的精神走向她都尝遍了,她早已察觉生活的真相,所以不再相信会有美好结果的可能。

让一切停留在短暂的甜美假象前吧。

其实我心目中,最能体察时代情绪的,反而是那场出轨戏。

除了情欲毕露的生猛,更像在时代高压下,躲进高潮与快感中放逐自我、忘却现实,能逃一会是一会。心态活像《感官世界》里的阿部定与石田吉藏。

偏偏选择容易被人撞破的待售楼房,危险率越高,效果越好。

而小萍的这座老房子,也没能躲过“待售”的命运,

瞎忙活了一辈子可到头来生命依旧无处可栖。即便是在世的同龄人,也许精神早已死在某座老房子里。冥冥中好像也在循环那座“又漏水又鼻癌还很晦气”的三十年老房子的宿命。

导演非常保守,或者说准备得并不充分。

他怕我们讨论这个故事的时候,会避开时代不谈,但又与时代主题保持了安全距离。他怕拍不出一个被时代玩弄的人,只好保本地拍了一个人平庸的一生。

对主角施人杰的情绪刻画不够细腻,情绪的过度也有点生硬、不够自然。精神状态的改变也比较模糊,明明是差点没命的人,但似乎没留下太多精神烙印。

特别是父子双双自杀的戏剧交代也不够,但他们选择死亡的原因都来自自己对他人造成的伤害,

而这种巨大伤害又形成了反作用力,冲击与压迫着自己的精神世界。

而这种戏剧上的顺理成章,不但脱离了平庸,和大众感同身受的经验更是相去甚远的。

现实生活中,我们似乎很难遇到一个爱自己爱到永远留着一个位置给你,为一份明明不值得的纯粹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人。

因为更多的失恋与离别,是从刚开始的歇斯底里生不如死,到“吃一堑长一智”的成长与不再回头。

小萍的爱太稀罕了,几乎有点忘我。于是,作为大众,便很难有被直击生命的愧疚压迫得喘不过气的体验。

那种绝望真的是隔着屏幕的。

甚至还会刻薄地去想,当初狠得下心走,足见其心有多凉薄与自私,以及她在他生命中的微弱地位。

这样的一个人,只会在生命被威胁后迅速长大,但又被舒适的生活打回原形。他的愧疚能持续多久?他的“自顾自嗨”系统不会再次让他滑进安全的求生港湾吗?他真的会为了某一件事改变本性吗?

即便电影给出了千万种答案,但人性哪有什么规律可言。

导演显然是笨拙而蓄意地采取了一种凸显其深刻的方式来作结。

施人杰是幸运的吗?他被父亲、小萍深深爱着,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惊动他们轻生的念头,这是一种多么沉痛的幸运。

不论是度过人生,还是拍电影,想用贾樟柯导演的话致敬我庸常的人生:

“我开始真的能够体会,真的贴近那些所谓的失败者,所谓的平常人。我觉得我能看到他们身上有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社会一直维持发展下去的动力

我们这些所谓坚持理想的人,其实复出的要比他们少得多,因为他们承担了非常庸常、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知道放弃理想的结果是什么,但他们放弃了。”

ps:但那句“我们结婚吧”,或许他真的开始渴望安稳。

我不想以自己有限的人生阅历去分析人性,因为或许,他就是一个平庸的凉薄的人呢。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后的诗句的更多影评

推荐最后的诗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