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9 看过

1988年,吕克·贝尔松经过长时间的拍摄周期后终于推出使他获得国际声誉的《碧海情》,这寄情于大海的神话质朴而鲜明,犹如难以割舍的回忆。此片宛如浮出水面的冰山让人感觉到这位自学成才的导演的实力和才华。1990年后,他拍摄了风格截然不同、以职业杀手为主角的《妮基塔》和《地铁》,广受好评。1994年,吕克·贝尔松用英语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好莱坞动作片《杀手莱昂》,轰动欧美影坛。他以自己独特的气质在辽阔无垠的电影世界里始终执著地表现生活在“天涯海角”的孤独者形象。他的影片没有花哨,有的是严谨、真诚、质朴和反思,因此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在法国电影业深陷窘境时引起世界影坛的瞩目,因而“吕克·贝尔松现象”的形成也就不足为怪了。

《杀手莱昂》以存在主义的哲学思想表现了一个独特的职业杀手,以及“警匪一家”的实质,它让观众以一个叛逆少女的眼光去审视这残酷冷漠的世界,如实展现了现代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暴力恐怖活动。

《杀手莱昂》没有现代罗曼蒂克式的剧情,它在普通的内景中创造了一个真实的生活环境,展现了现代社会中酷烈的一面,令人恍然间感悟到雷诺阿开创的法国电影现实主义那直面现实的优良传统。12岁的小姑娘马蒂尔达生活在一个不幸的家庭中,父亲对她漠不关心,继母对她冷若冰霜,同父异母的姐姐对她非打即骂,她生活在无爱的家庭中,只有4岁的弟弟才让她感到一丝温情,而贩毒的父亲招来满门被杀连她仅有的一点爱也毁灭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却被一名杀手所救,生活从此变得有滋有味,这冒似离奇的巧合实属必然,因为他们有着共同的处境和心境,都是都市中的孤独者,生活在熙熙攘攘的街区,却如身处沙漠。从此马蒂尔达生活在复仇和感激中,她的多愁善感和对城市生活及世态的洞悉、纯洁无邪与杀人的疯狂构成了一种令人迷惑的混合物。对于一个连续遭受打击却一夜之间感受到爱的滋润的孩子来说,这种复杂的性格极具说服力且耐人寻味。纳塔莉·波特曼那充满激情的表演和准确把握人物心理活动的潜在素质使马蒂尔达这个人物形象变得有血有肉,真实可信。

在人们的印象中,毫无感情色彩,残酷暴烈,良知泯灭是职业杀手的共性,在影片开始的那场惊心动魄的杀人操练中,莱昂确实令观众毫不怀疑这点,它让观众认为莱昂将与以往好莱坞影片中的杀手别无二致,这类影片也仍会以无情暴力为特征。然而,随着情节的推进,当莱昂收留马蒂尔达并共同生活后,观众看到了一个性格复杂,爱憎分明,懂得爱、牺牲与奉献的人的形象。于是,观众恍然大悟,吕克·贝尔松对影片开头那场杀人如麻的戏的处理着实是对好莱坞暴力的讽刺性模拟,马蒂尔达的出现使观众不禁想知道事态将如何发展,一个职业杀手与一个年仅12岁的小女孩会干些什么。影片中莱昂从未笑过,然而观众随着剧情的发展却在他麻木的表情下看到缕缕温情。莱昂深谙杀人技巧,却从不滥杀无辜,不杀妇女和小孩,所杀之人都是社会的渣滓。他与子弹共舞所向披靡,然而也不得不处处设防,睡觉时也是坐着睡,身边时刻备枪,戴上墨镜以给来犯者造成假象,床成为他锻炼身体的场地。他生活单调,除了杀人,只有一个爱好,即把一盆绿色植物视为至爱,当做自己的“根”,呵护备至。实际上,绿色植物已成为一种象征,象征了莱昂那颗高贵的心,以及在暴力社会中的一抹清绿。莱昂是名雇佣杀手,却对朋友忠贞不贰,自始至终信赖老朋友汤尼,让他保管自己的钱并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甚至最后也为给马蒂尔达复仇献出宝贵的生命,一个杀手的情感在此得到了升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吕克·贝尔松并未将莱昂塑造成超人形象,而是展示了一个不乏正义感、善良和温情的可爱的杀手莱昂。影片也因此有了更加深刻的社会意义。

吕克·贝尔松通过对莱昂和马蒂尔达这两个身处社会底层的小人物的成功塑造,表现了现代社会的复杂性,而这一切都是以纽约为现实背景:破烂的房子,廉价的旅馆,意大利聚居区的小酒店……

片中不断有暴力出现,身为警察的斯坦菲尔德赤裸裸地杀人,贩卖毒品,无恶不作,绝非正义的代言人。这是否是对职业杀手和警察的一种颇具讽刺意味的比较呢?它让观众思考:在这个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社会里谁才是真正的职业杀手。暴力被赋予深刻的社会含义,呈现出触目惊心的真实。

有着唯美主义倾向的吕克·贝尔松在《杀手莱昂》中没有搬奇弄巧,他以自己的信仰实实在在地拍摄下眼前的真实生活并赋予独特的个人特点。跟随四处漂泊的主人公,摄影机犹如自来水笔,如实记述了都市生活的纷乱不安和精神家园的荒芜,以及人们对美好情感的渴望。吕克·贝尔松把电影思维投射在一个以蒙太奇和节奏为中心的世界中。在影片开头莱昂恐吓琼斯的那场戏中,并未表现暴力,而是塑造了莱昂身手敏捷的特点和通过蒙太奇技巧营造出的恐怖气氛。当琼斯惊魂未定之际,莱昂已悄然离去,出现在空无一人的地铁车厢中。影片结尾的枪杀场面可谓惊心动魄,它不仅表现了莱昂的机智,更是他人格得以升华的重头戏,尽管莱昂与恶棍斯坦菲尔德同归于尽,但人们还是欣喜地看到正义战胜了邪恶。

影片的镜头也充满寓意。如影片中曾两次用长焦距镜头表现了莱昂和马蒂尔达的搬家,一大一小两个瘦削的身影从地平线上冒出,急急忙忙地赶路,所有的东西不过是一只皮箱、一盆花。身处闹市,周围却空旷如荒野,暗示了在这个社会中人们的孤独处境以及社会的动荡不安的大环境。

影片的同期录音非常出色,如影片开头,琼斯为了逃命犹如困兽在各个房间里拼命寻找出路时,他那起伏不定的喘息声充斥了整个银幕,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让人体会到琼斯穷途末路时的挣扎与绝望,恐怖气氛愈加浓烈。当莱昂以令人心悸的速度奔跑进缉毒署救马蒂尔达时,他不均匀的喘息声表现了莱昂内心极度的焦虑和不安,他为马蒂尔达的命运而担心。

每个法国人都知道,以无情暴力、血腥恐怖为特征的娱乐片统治着美国,也正是其中为数众多、粗制滥造的电影腐蚀了欧洲文化,把欧洲电影挤出商业领域。于是,每个法国人都在抱怨好莱坞利用财富和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的优势,向世界推销一种暴力文化;而在法国,另一种倾向也令人亦喜亦忧,即傲慢的法国人执著于“作者为王”的信条,忽视观众的欣赏口味,对电影的娱乐性嗤之以鼻。《杀手莱昂》让法国人看到了希望,这部以美国纽约为背景的影片却是一部地地道道的法国片,它沿袭了法国电影强调作者个性的优良传统,同时又重视观众观赏趣味,从而把艺术性与社会性深刻地结合起来,让人反思,回味无穷。它已被公认为非常适合法国观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口味的影片,难怪它在巴黎公映头一周的票房远远超过了同期上映的所有美国片,有的影院甚至用两个屏幕来满足蜂拥而至的观众的需要。

《杀手莱昂》给困境中的法国电影业注入了一股兴奋剂,吕克·贝尔松几年来扎实的足迹也让法国人看到民族电影业振兴的希望。1990年代初,一向对电影演进格外敏感的法国《电影手册》杂志,按照自己的审美标准评出了世界范围内的20位优秀导演,并预言他们是走向21世纪独领风骚的导演,其中就有吕克·贝尔松。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更多影评

推荐这个杀手不太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