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都是自私鬼

陈小枕
2018-04-09 20:58:14

开头这场戏特别猛,特别亮,未抽的丝未剥的茧,粗粝的本来面目。 呼应结尾弟媳那句埋怨: “这世上再没有比你姐姐更随心所欲的人了”。 无所谓母亲的唠叨,无所谓婚姻。 衣服随意扎着,头发只要梳上去就行,兜里全是石头,甩下围布用来擦脚,又用擦脚的围布拿酒瓶,抽烟,画春宫图。 她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性别本身的欲求,更不在乎所选事业的名利。 只要可以画下去就可以了。 是北野武笔下的自私鬼了,艺术家都是自私鬼。

父亲中风,她着急的是: “已经第十天了,父亲也差不多该开始练习握笔了。”

痛失母亲,后知后觉: “我心中只有画,竟从未考虑过她。”

善在大火中失踪,她紧张片刻后便流露出对火势颜色的赞叹,那是不同于朝霞与晚霞的色彩啊。 和善发生关系是因为他的温柔让她有一瞬的眩晕,她便沉溺进去。事后也只是淡淡吐槽自己: “也许我和所有男的都行吧。” 善总是来找她,她唯一一次主动去找是父亲告诉她善要出殡了。 她毫无所知,很悲伤地跑过去,看到他被抬出来又止住了悲伤的神色定定然道: “永别了,善”。

很难说她对善是什么情感,她无所谓交朋友,无所谓婚姻,他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可以说的上话的人。 善真是太温柔了,他一开始就爱她,保持着她能够适应的距离,帮她完成自己。 唯一的一次欢爱后,她仍保持着自己的姿态,不沉溺于缠绵,也不看他,恹恹地抽着烟。 看到他静止地被抬出来的那一刻,她是感受到了吧,被爱,一直被善爱着,但她仍不确定是否爱他。

所有的,她生命中重要的人离世,她的情绪都非常克制。 但是当看到父亲画出惊人的“富士越龙图”时,她浑身颤抖着噙着泪珠,额头起了青筋,毫不克制,无法克制。 那是爱了,她唯一的爱。 所有的艺术家都是自私鬼,北野武这样说,他们完全不顾周围人的死活。 可她这样的坦诚,这样的专注,散发着完全超脱了性别的潇洒和旷达。你又不得不被这种魅力所折服。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眩:北斋之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眩:北斋之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