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青蛇 8.4分

在学会做人之前 需先学会痛哭

隰有荷
2018-04-09 20:08:2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发于迅雷影评)

《青蛇》拍摄于1993年,徐克最初打算请巩俐饰演白素贞,由梅艳芳饰演小青,幸好两个人档期不合,徐克遂改请王祖贤和张曼玉联袂出演,于是观众才有缘得见两条烟视媚行的妖蛇,影史也得以载入一则哀感顽艳的情欲故事。

在《青蛇》之前流传的各类《白蛇传》 戏文 ,乃至1992年播出的台湾剧集《新白娘子传奇》里,白素贞除了“修行千年的美女蛇”这个奇异背景之外,彻头彻尾便是中国男人心目中理想正妻的模板:温柔,端庄,贤德,隐忍,明明比丈夫能干一百倍,却处处回护他,断不肯压他一头,免得令他失了面子,无地自处。当然,她还有丰厚的家产和妆奁,又能襄助他安身立命,不必仰人鼻息。

小青呢,则不论戏份多寡,都是一个青衣小鬟的样子。她忽而是活泼多嘴的红娘,忽而是忠心耿耿的义仆,忽而是脾气爽烈的武婢,总之是我们惯常读到的才子佳人书里那个功能性配角。

从前这些故事的白与青,名为蛇妖,却一上手就熟稔人类社会的规

...
显示全文

(首发于迅雷影评)

《青蛇》拍摄于1993年,徐克最初打算请巩俐饰演白素贞,由梅艳芳饰演小青,幸好两个人档期不合,徐克遂改请王祖贤和张曼玉联袂出演,于是观众才有缘得见两条烟视媚行的妖蛇,影史也得以载入一则哀感顽艳的情欲故事。

在《青蛇》之前流传的各类《白蛇传》 戏文 ,乃至1992年播出的台湾剧集《新白娘子传奇》里,白素贞除了“修行千年的美女蛇”这个奇异背景之外,彻头彻尾便是中国男人心目中理想正妻的模板:温柔,端庄,贤德,隐忍,明明比丈夫能干一百倍,却处处回护他,断不肯压他一头,免得令他失了面子,无地自处。当然,她还有丰厚的家产和妆奁,又能襄助他安身立命,不必仰人鼻息。

小青呢,则不论戏份多寡,都是一个青衣小鬟的样子。她忽而是活泼多嘴的红娘,忽而是忠心耿耿的义仆,忽而是脾气爽烈的武婢,总之是我们惯常读到的才子佳人书里那个功能性配角。

从前这些故事的白与青,名为蛇妖,却一上手就熟稔人类社会的规则, 以人的外形和内核存在着,因此,虽然也有昆仑盗草,水漫金山这样的怪力乱神,但本质上与人类女性没有多大区别。

一直要到了这部根据李碧华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白蛇和青蛇才算得上“妖气冲天”。

王祖贤自演了《倩女幽魂》之后,就成为花妖月魅,艳鬼丽魂的代言人。172公分的高挑女性,灵魂仿佛只有轻飘飘不足21克,整个人都罥烟笼雨,若隐若现的。张曼玉的漂亮向来写意,妩媚里还保存了天真无忌。她们的美都没有夯实饱满的烟火气,正配美术指导雷楚雄搭出的迷离缥缈,似幻似真的景致。

且说,白素贞从秦汉隋唐一路修行到南宋,方明白了人是万物之灵的道理。一旦明白了,就不可遏止地想尝一尝做人的滋味,否则即便再过一千年,它也还是它,而不是她,是爬行动物的它,而不是活色生香灵肉俱全的她。这道理看上去简单,五百年道行的小青就不懂:对人类花了几十万年才学会的直立行走功能嗤之以鼻,它宁肯贴地而行,绕梁而游,捕食蚊虫,对于做人这件事半点也不热衷——因为它心中无情也无欲。因此虽然在万花楼伴随着靡靡之乐裸身起舞,和西域舞娘缱绻交缠,却只不过是模仿而已,再旖旎动人,也跟猴子模仿人类并无高下之分。

而白蛇只是在满城飞花里,远远地望了一眼高楼上的那个读书人,便明白了情欲的去脉来龙。

于是催云为雨,于是西湖同舟,于是借伞还伞。

——我就住在箭桥双花坊巷口姓白那户人家。

——我叫许仙,钱塘人,是书坊的教师。

言来语往,情欲之网的经纬就已经搭好了,一个刻意造作,一个甘愿入彀,这种事,千年以来都是这样的。

情欲这东西真是好啊,板板正正的许仙,老实人许仙,也一下子便食髓而知味了。那个叫秦松的学生,少年怀春,神魂颠倒,总是挨他的责罚。现在可好了,他们变成同党了,变成共谋了。书坊的读书声时不时地停下,先生和学生都在春风沉醉里吃吃地笑着。

白素贞看起来也要安心做一个红尘女子了,她需要造一个安全的巢穴,这一点倒是人蛇共性。她开诊治病,施医布药,用恩惠和名望为这巢穴加固,忙得不亦乐乎。

似这般良辰美景,赏心乐事,都没有青蛇的份儿。

它已经学会了挺胸直立地行走,学会尽量不去捕捉青蛙和苍蝇,学会好端端地和姐姐与相公一道过日子。但是它知道,它和白素贞在紫竹林中相依相缠的亲昵时光就此一去不返。白蛇正在兴致勃勃地做人, 而自己仍然无情无欲,在白蛇心里,它只是一条青色的长虫。她甚至不把自己勾引许仙的举动当回事,是啊,谁会真的在乎和嫉妒一条蛇呢。

白蛇此时的大烦恼,不过“现原形”三个字。硫磺粉,雄黄酒,寒冷,和尚道士,都是威胁。连许仙也终于看出些许端倪来。但是他不说,是不舍,也是不敢。这样美貌,聪明,无所不能的妻子,平凡的男人都会有些害怕的。人怕蛇,蛇也怕人,大家都怕,互相撒大谎。可是人无论怎么说谎,都不会现原形。蛇如果诚实地现出原形,却要吓死人——许仙这不就被活活吓死了么。

白蛇盗草救夫,青蛇断后,遇上早就打过几次照面的金山寺天才法师,法海。

在这部《青蛇》之前,法海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耄耋老僧的形象,包括他的饰演者赵文卓。那天他去徐克的电影工作室闲逛,老怪取了一袭袈裟让他披上,然后同旁边的张叔平一面端详,一面称赞。那一刻他们已经知道,观众将会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一个全然不同的法海。英武如神,慈悲如佛,既性感又禁欲,他充当了青蛇领悟情欲关窍的引导者。

这段充满暗示意义的“诱僧”,是影片中最让人心神不安的部分:紧紧缠住小青的蟒蛇和翻翻滚滚的水流,直接又隐晦地象征了一场情欲的交战。

年轻而强大的天才法师,只念是非善恶,不论人情欲念。他能力高强,替天伏妖,骄傲得容不下一只苍老的蜘蛛。因此,当他在佛祖面前走火入魔,目睹佛像金身片片剥落,座下蒲团焚于烈焰时,内心的不安可以想见。青蛇的引诱让他再一次失去定力——就是从这一刻起,他对象征诱惑的白蛇和青蛇起了杀灭之心。

而诱惑僧人的小青,却也诱惑了自己。

不懂情欲的小青可以留下,懂得了情欲的小青却必须离开。两条蛇也好,一人一蛇也罢,都可以和平共处。两个女人却不可以。

白素贞担心的是小青吗?或许她更担心许仙,又或许,她只是太明白人性了。

原来关于人性,白素贞什么都知道。

从秦汉到隋唐再到南宋,一千多年,早把世间事翻来覆去看得烂熟。人的爱念之欲,名利之心,人因为懦弱而说的谎,因为贪心而背的誓,向来没有变过。

可是就算知道,也非得亲身经历一遭,才能懂得什么是欢乐,什么是痛苦,什么是嫉妒猜疑,什么是恐惧忧怖——这不是每一个真正的人类都不得不经历的吗?

那么小青呢,她真的想争个高下吗?与其说,她是要和白素贞争许仙,不如说,是想争一个明证。做人有什么难?做人又有什么好?道行千年的白蛇,所珍而重之的人类,也不过是最脆弱无用,摇摆不定的生物。

可惜白蛇已经不止是人,她甚至成为了一个人类的母亲。

做了母亲,便处处掣肘,再也不能来去进退自如。可做了母亲,也变得胆大包天,金山寺闯得,法海也斗得。穿云裂石,洪水滔天,千里浮尸,牲灵哀号。而她只想找到自己的丈夫,找到孩子的父亲。

一条蛇千百年来所见的桑田沧海,也不及一个真正的女子眼里的笃定与悲悯。

只不过最终找到许仙的,不是白蛇,却是青蛇。

好一个老实人呀!姐姐是怎么说的来着?

——其实男人没一个老实,你一迷住他的时候他就会立即不老实。

平白得着美眷良宅,怎么会不疑心?说着海誓山盟,又岂能栓得住心猿意马?这老实人,早就知道她们是蛇!辛辛苦苦地学做人,可是还是给最平平常常的人看穿了。白蛇想来就要死了,她为之而死的人却在金山寺口称皈依,剃度落发。这就是曾经对她们有情的男子,一个老实人。

青蛇头一次落下泪来,原来这才是做人的滋味,除了欢乐趣,还有离别苦。除了志得意满,更有无可奈何。

怪不得白蛇说:

—— 当你觉得自己好多事情都赢定的时候,还怎会有眼泪?怎会哭得出?

她哭着哭着又笑起来,只有五百年道行的小青蛇,终于懂得了什么是“人”。

后记:

这电影,跟我们往常看的《白蛇传》,趣旨全然不同,并非痴女子薄幸郎的俗套。许仙懦弱而摇摆,可谁不懦弱摇摆呢。法海冷酷无情,可我们谁不为了莫名的执念而残忍呢。就像李碧华的原作里,又是几百年轮回,白蛇和青蛇再见到转世的许仙,仍然寻了上去,懂了人的懦弱和无情,也懂了人的慈悲和有情,不做褒贬,只说领悟,电影欣赏才好翻上一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蛇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