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9分

《挑戰者1號》:粉絲力量與後人類生活的焦慮

映畫手民
2018-04-09 19:01:07

文/千八女鬼

史提芬史匹堡的新作《挑戰者1號》不是一次粉絲的自瀆。在資訊科技發展史上,反叛的粉絲文化(fandom)有着重要的顛覆力量,那種由下而上、分散的粉絲群體很快便被龐大的資本吞沒。《挑戰者1號》揭示了當代社會恐懼由企業壟斷的媒體生態,及對後人類生活中機械/人、性別、種族等身份流動的焦慮。

資訊科技以反主流文化姿態解放人類

《挑戰者1號》設定於2045年,當時世界一片頹垣敗瓦,主角Wade與很多機迷一樣,奉虛擬世界OASIS(綠洲)開發者Halliday為教主。玩家在綠洲可以遊走於絢麗繁華的虛擬世界,不再受外部世界約束,Wade甫進遊戲便揮一揮手換個髮型,比起他在戲中的現實生活躺在洗衣機上睡覺,更能把握自己的生活。他和幾個志同道合的狂迷朋友,誓要阻擋財團玷污Halliday的初心,與坐擁龐大資本的公司IOI在綠洲爭奪Halliday留下的彩蛋,最後五位戰士過關成為遊戲繼承人。這電影橋段並不只是機迷的狂想,資訊科技最初亦是以一種反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的姿態冒起,有着讓人類生活充權的理想。

在六、七十年代,電腦及資訊科技由政府及龐大企業壟斷,電腦被視為控制人類生活的

...
显示全文

文/千八女鬼

史提芬史匹堡的新作《挑戰者1號》不是一次粉絲的自瀆。在資訊科技發展史上,反叛的粉絲文化(fandom)有着重要的顛覆力量,那種由下而上、分散的粉絲群體很快便被龐大的資本吞沒。《挑戰者1號》揭示了當代社會恐懼由企業壟斷的媒體生態,及對後人類生活中機械/人、性別、種族等身份流動的焦慮。

資訊科技以反主流文化姿態解放人類

《挑戰者1號》設定於2045年,當時世界一片頹垣敗瓦,主角Wade與很多機迷一樣,奉虛擬世界OASIS(綠洲)開發者Halliday為教主。玩家在綠洲可以遊走於絢麗繁華的虛擬世界,不再受外部世界約束,Wade甫進遊戲便揮一揮手換個髮型,比起他在戲中的現實生活躺在洗衣機上睡覺,更能把握自己的生活。他和幾個志同道合的狂迷朋友,誓要阻擋財團玷污Halliday的初心,與坐擁龐大資本的公司IOI在綠洲爭奪Halliday留下的彩蛋,最後五位戰士過關成為遊戲繼承人。這電影橋段並不只是機迷的狂想,資訊科技最初亦是以一種反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的姿態冒起,有着讓人類生活充權的理想。

在六、七十年代,電腦及資訊科技由政府及龐大企業壟斷,電腦被視為控制人類生活的工具。直至七十年代末,擁有資訊科技代表着解放,讓人類更自由,此時網路文化已與反主流文化(counterculture)結合。蘋果電腦在1984年的經典廣告中,女子大力向螢幕擲出錘子,代表蘋果作為反叛一員要打破專制的電腦市場,讓電腦回歸個人用家。九十年代初,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誕生,延續七十年代末網絡作為反主流文化中的顛覆精神。此時資訊科技民主化造就大量粉絲群體(fandom)建立,一眾科技迷熱切地由下而上建立及分享各種可在網絡上使用的程式,期盼人可以因為共同愛好而聚集,不再受身份、階級及地域阻礙。(相關歷史可參考José van Dijck的著作The Culture of Connectivity)Fandom追求的純粹,就如在《挑戰者1號》拿下彩蛋的關鍵並非金錢多寡,而是對流行文化狂熱的比拼──如何不功利地喜歡一件事,並與志同道合的人分享。 [繼續閱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