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一声闷响——《暴裂无声》影评一声闷响——《暴裂无声》影评

2018-04-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习惯了粉饰太平的安逸,我们很少去思索真相,更少去探寻缘由,我们就这样在一片祥和的氛围里,做着我们遥不可及的梦。就这样,我发现除却自己周围的事情,自己对这个社会甚至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自己的那些自以为是的挫折,在如深渊一样的真实面前,搓成扬灰。

电影中的保民,是一个非常悲剧的角色,是资本家压榨下付出一身劳动穷苦人民,而他又是一个哑巴,这让他更是成为最底层的失语者。他的行为暴力,什么事情都是靠暴力解决,他的拳头砸在了一个又一个压榨他的人身上,看似生猛有力,其实绵软无声。他的宣泄是无声的、他的莽夫行为正是他以与这个社会脱节的样子,也是这个社会无情抛弃的样子。

昌万年的出场就是从“吃”这个动作开始,用大量的特写刻画他啃食的残暴,而接下来的情节就是他在媒体面前捐赠贫困小学,一个道貌岸然的资本家形象跃然纸上。在之后的情节发展下,也运用大量“吃”的镜头来刻画人物,更是从他“吃羊肉”,我们看到了他的恐怖、狰狞,以及他在食物链顶端的压迫感。

徐文杰是是中产阶级的代表,他胆小、懦弱。他面对女儿有温柔善良的一面,面对保民他也有不安和愧疚,但是这些在自己的利益面前,他就会变得面目可憎,自私自利。他是一个从始至终都有选择的角色,从他参与昌万年的经济案件再到刑事案件,他的选择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保持沉默,有时候是为了钱,有时候是为了自己和女儿的安全,他就如肉人手中的刀,一次次行凶后占满血迹,而擦拭过后继续可以使用。

这三个人,每个人物都是单独出场,而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牵动着一条命运之绳,只要他们稍稍移动,都会牵扯彼此的人生。保民丢失孩子,在砸到昌万年的越野车后,他们彼此第一次见面;昌万年被检察院被逼无奈,向徐文杰索要证据并绑架了他徐文杰的女儿;保民阴差阳错救下徐文杰的孩子,两人同将昌万年制服;最后我们得知是昌万年误杀保民的孩子,而徐文杰助纣为孽抛尸山洞。

环环相扣,疏密得当,导演在讲述这三个人的关系和故事的发展,台词很少,运用影视镜头,随处可见的细节设置让人物更加丰满,情节更加巧妙。

比如:在故事前半段昌万年找不到的那个断箭在故事高潮部分被保民在车后箱找到,并用它隔断绳子刺进昌万年的大腿,而断箭头上斑斑的血迹就是昌万年箭杀保民孩子的血。这里的疑问,为什么就断定这个断箭是杀害孩子的箭,因为昌万年将它从腿中拔出仓皇的埋进了土中,显然是怕被人发现。

这样的铺垫和情节设置有很多,都是用人物的行动来推进故事的发展,导演像是下了很大一盘棋,像织网一样构建一场局。密集轰炸的细节,并不算隐晦的象征,刚开始的时候或许容易被忽视,但随着故事头绪渐渐清明,一切细思极恐的伏笔在一起给出一幅令人绝望的现实真相。

在电影中除了故事的安排,精巧得当,社会背景和社会现实问题更是引发所有人的深思。社会中的三层阶级,底层、中产,暴发户三者对应着昌老板桌上的金字塔模型,而他用这个模型砸死了为自己卖命的手下,用塔尖打破了保民的头,这更是体现出一种权利的象征。

有多少人将这个社会比喻成金字塔,有多少人在俯视众生,又有多少人在仰望苍穹,而这个条件就是手中的钱财和权利多少。如若问自己在金字塔的什么位置,可能在夹缝中争取生存。如若问问保民,他会带着他的执拗和不屑,看你一眼就走或者再给你一拳;

问问昌万年,他可能嘴上谦让着,手里早准备好了宰羊的刀俎;

最后问问徐文杰,他也许最不好回答,见风使舵只要有利益到哪里都行。

因为采矿挖煤对环境的破坏,水质遭到了严重的污染,保民的妻子久病却治不好,羊肉店老板的孩子,精神易紧张而语言发育迟钝,还有在干枯的河床上死去的乌鸦。所有人面色如土,憔悴不堪。贫困的人群忍受着工业社会以及上层阶级人群的所有压迫,当一座座矿山被炸开,当一个个黑煤窑被取缔,那黄土上树立起一座座高楼大厦,一个个巨大的烟囱里冒出的白烟,像极了焚尸后的遗忘。

在这个社会中,每一个人单就生存就已经很艰难,很少会花时间关注像保民一样的人,很少会问问这个社会还有什么问题,很少会想起生存的真相,也许有时候并不是没时间去想,而是不愿面对残酷、不愿面对临近深渊的现实。

这个电影给人当头棒喝,一声闷响,然后就是在脑海中久久的回荡。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