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暴裂无声》:我的心在疼痛,是童年的委屈

魔菇
2018-04-09 16:07:2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故事原本简单:一个老板和律师在野外达成非法交易时,碰到了一个放羊小孩,老板射箭误杀小孩之后要挟律师藏尸山洞——堪称完美的捆绑犯罪,神不知鬼不觉,若隐若无的目击者不过村里疑似智障的小孩,他无法发声,无法举证,甚至可能不能完全明白和消化整件事情。

故事里,丢失了儿子的矿工父亲东奔西突,全程焦灼地追寻孩子的下落。他是死是活?是被拐还是调皮捣蛋离家出走?失语的父亲来不及思考,他只是绝望地抓住任何可能的线索,走尽量多的路,问尽量多多的人,不断打听、搜寻,用手势,用拳头,拼尽浑身力气,遍体鳞伤。甚至那些线索,在他看来也是那么牵强吧?但不能放弃寻找啊,生活已经如此操蛋,孩子还找不回来,活着还有什么用?

上帝视角的我们,已在影片过半时通过草蛇灰线的镜头语言洞悉了真相,越是如此,越是疼痛,看绝望的父亲在狂奔、搏斗,犹如困兽,看他身负重伤,心灵绝望。“不过是积压已久的一些本能反应,情况太复杂,现实太残酷了。”崔健曾唱道。隔了30年,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世界对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只有更糟。

憋屈,委屈,那个热爱奥特曼,珍爱自己的小羊羔的12岁孩子,出生在这片被无良矿主掏空殆尽的土

...
显示全文

故事原本简单:一个老板和律师在野外达成非法交易时,碰到了一个放羊小孩,老板射箭误杀小孩之后要挟律师藏尸山洞——堪称完美的捆绑犯罪,神不知鬼不觉,若隐若无的目击者不过村里疑似智障的小孩,他无法发声,无法举证,甚至可能不能完全明白和消化整件事情。

故事里,丢失了儿子的矿工父亲东奔西突,全程焦灼地追寻孩子的下落。他是死是活?是被拐还是调皮捣蛋离家出走?失语的父亲来不及思考,他只是绝望地抓住任何可能的线索,走尽量多的路,问尽量多多的人,不断打听、搜寻,用手势,用拳头,拼尽浑身力气,遍体鳞伤。甚至那些线索,在他看来也是那么牵强吧?但不能放弃寻找啊,生活已经如此操蛋,孩子还找不回来,活着还有什么用?

上帝视角的我们,已在影片过半时通过草蛇灰线的镜头语言洞悉了真相,越是如此,越是疼痛,看绝望的父亲在狂奔、搏斗,犹如困兽,看他身负重伤,心灵绝望。“不过是积压已久的一些本能反应,情况太复杂,现实太残酷了。”崔健曾唱道。隔了30年,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世界对这些生活在底层的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只有更糟。

憋屈,委屈,那个热爱奥特曼,珍爱自己的小羊羔的12岁孩子,出生在这片被无良矿主掏空殆尽的土地上,已是极大的委屈,厄运还没有终止,直到天空被雾霾笼罩,水流被重金属污染,家园被霸权玩弄,生命被玩笑般终结。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原本的青山大地变成法外之地,变成沆瀣一气的贪婪之地。

导演的天分体现在电影拍摄的手法上,作为悬疑片,镜头中充满设计与隐喻和明喻,在结构上采用三线推进,三角对峙,一开始充满张力,因未知而迷惑重重;最后轰然坍塌,看哑巴父亲身后那无声暴裂的山,天崩地塌,黄尘漫天,是现实,也是父亲内心精神力量的坍塌,三角对峙不再,他的寻找失去了目标,拳头失去了强力,他猜出了答案,却无法接受这结局。

伴随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场景,资本家以交代小过掩饰了大恶,律师丢掉了最后一丝良知,完成了心灵的魔鬼交易。

导演的温情体现在片尾的彩蛋:两个恶人最终伏法,但却没有找到孩子的尸首。我们知道,这只是超现实的笔法,更大现实是,多少罪恶掩藏在华丽的浮靡之下,那个被杀害的孩子的委屈,是众多一出生便失去了可能性的人们的委屈,也是一方被无限开采不可再生的土地的委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