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否真的到了南极

_(:з」∠)_
2018-04-09 12:29:1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下简称《南极》)的出现是对传统动画内容架构的一次冲击,动画的表现重点从画面转移到剧本,是一次富有意义的尝试。

(含剧透)(非动画专业角度)

《南极》各方面单独来看并非十分惊艳,但是一口气看下来,极为真诚。作画不很寻常,但对人物表情的塑造很有感觉,报濑很有滑稽相。作画很平均,取代而之的是文本的丰满,举个例子,单单结月母亲的一句话,四个人物的地位一瞬间有了极其明确的定位,让我眼前一亮:还有这样子做动画的,有疯房子的感觉呢。“萌系”表现在当今的无力感瞬间破除。

好,以上是废话,这部作品的内容,远远比形式重要得多,在内容上同样打破了一贯的叙述手法(当然这与原作有关),但无论如何,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拍案而起,一口咬定这部动画可以成为一部优秀的动画,它的出现不仅改变了传统叙述的框架,改变了传统叙述的角度,并罕见地以“青春”这一主题表现,触及了难以触及的人成长过程中、内心不愿谈及的绝对深渊、并以痛苦而大胆地方式提供了新的生存方式。

反转,真假难辨。

当小惠鼓励玉木出发去寻找梦想的

...
显示全文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下简称《南极》)的出现是对传统动画内容架构的一次冲击,动画的表现重点从画面转移到剧本,是一次富有意义的尝试。

(含剧透)(非动画专业角度)

《南极》各方面单独来看并非十分惊艳,但是一口气看下来,极为真诚。作画不很寻常,但对人物表情的塑造很有感觉,报濑很有滑稽相。作画很平均,取代而之的是文本的丰满,举个例子,单单结月母亲的一句话,四个人物的地位一瞬间有了极其明确的定位,让我眼前一亮:还有这样子做动画的,有疯房子的感觉呢。“萌系”表现在当今的无力感瞬间破除。

好,以上是废话,这部作品的内容,远远比形式重要得多,在内容上同样打破了一贯的叙述手法(当然这与原作有关),但无论如何,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拍案而起,一口咬定这部动画可以成为一部优秀的动画,它的出现不仅改变了传统叙述的框架,改变了传统叙述的角度,并罕见地以“青春”这一主题表现,触及了难以触及的人成长过程中、内心不愿谈及的绝对深渊、并以痛苦而大胆地方式提供了新的生存方式。

反转,真假难辨。

当小惠鼓励玉木出发去寻找梦想的时候,我以为小惠会像所有的青梅竹马一样,鼓励与支持着玉木,最后因为一些意外而未能去南极,祝福着玉木。我错了,错的很彻底。当童年的回忆再次浮现在眼前,我不禁想:人的联系竟然是如此坚韧与不讲道理,竟然可以以崇拜感为饲料而持续这么久,令人变得“成熟”,令人满足;这种联系却又是那么脆弱,一旦一方独立,上帝必死无疑。

人与人的联系是无比脆弱的,如果不明白这一点,人与人的联系就不可避免地会转移到某种利益上来。的确,人到底都是自私的动物,可以为了某种自己的目的而装出甚至是无比善良的样子。小惠从鼓励玉木到嫉妒玉木,人心的真相一层一层剥开,其强大的叙述冲击力杂糅着恰到好处的并不快速的节奏,令人无比心痛难受,从而引发了对不仅是小惠本身更是玉木作为他人意愿载体的本身、与玉木自己本身的成长历程所具有的价值的思考与判断。

我自己什么都没有,所以也不想让小决拥有任何东西。

这是多么大胆的表白!一般的动画哪里敢说这种话!哪里会由一个几十年的青梅竹马突然一朝夕之间变脸,露出本身唯利是图的真面目而说出口啊!时间越久、伤痛就越大。血淋淋地直面日向所说的“人性中本身就存在的恶意”并不是一个孱弱的灵魂能够承担的起的。所以小惠决定放弃自己、断绝关系、寻找新的出口、探寻新的道路,为此孱弱的她必须抛弃过往的一切经验与虚伪、直面自己本身,但是她无法直面被伤害的玉木。但是玉木,以一种神性的灵魂,以包容的心态重新接纳了小惠,改变了两人联系的框架与本质、基础。在十三集结尾,我们也看到了玉木成功使小惠亲手触及一种、不再是由他人而反映的、自己的生命状态。反观我们的生活,我们甚至大多数时候,连内心的脆弱都不敢承认,这又是为什么呢?

所以动画里的青梅竹马一定好?不是的,当灵魂的罪恶已经由时间积累,那必然是恶中之恶,必然比普通的恶更加具有毁灭性。可如果在那时放弃了拯救,那么那必定是要堕落的灵魂。《南极》以其优秀的反转,说出了一般青春动画想都不敢想的人性之恶,并提供了一种解决的方法,从而迫近了一个更加完整的人格。

但很不凑巧,这部动画有拯救,也制造了罪恶。另一个彻底不同的反转在第十一集,报濑怒斥日向的同学。

你们就继续怀着内疚的心情活下去吧。/你们可是伤害了别人,带给别人痛苦啊。/你们就抱着这种心情活下去吧。/这就是伤害别人的代价啊!
终于不用承受那种强调互相理解的日漫套路了——某短评。

的确,当我们对比这种毫不饶恕与《声之形》的话,表面上很容易陷入对《南极》非道德特点的愤怒:为什么你不愿意原谅他人?为什么不愿意让别人拥有幸福的人生?

为什么?敲你妈啊!他们可是打算伤害你来满足自己的呀!他们可是要无视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把日向当成一个自己可以炫耀的、奖牌一样的东西啊!窃以为这种不宽恕必须与玉木的包容分开来分析,尽管我认为生活需要原谅,但是报濑之言,彻底向人类的劣根性竖起了中指,大声地让它们滚蛋,即使所有罪名都要自己来承担、即使要真的让别人抱着愧疚的心态活下去,但又何尝不可?一个原谅泛滥的时代,不饶恕不放过何时成为了一种真诚的奢侈、一种突破不同的人性之间的矛盾的新思路,在直面中寻找真实,”在悠长的隧道中寻找出口“,活下去的新道路。

《南极》很有趣的地方就在于,这种救与不救在不同人格上的表达,在某种我也说不出的高度上达到了统一。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南极》是不道德的,报濑有十足的勇气、坚定的信念、不以攻击他人来报复、即使报复也是一种通过对自身的反思——不妨称为回击如何?更何况,日向的同学如果不反思,那么说明她们从来就没有感到过罪恶,那就必然无法称之为人;如果她们感到了愧疚,她们必然会重新发觉自己内心的真实,这种“让”与玉木—小惠的“被”,更加具有反思的意义。

也正是因为这些反转,一部以《南极》为旗号的动画,竟然能在第八集才到南极。照理来说要被喷死才对,但是并没有。高中生去南极这种剧情需要铺垫,更重要的是,她们要去的地方并不是南极,而是”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在这之前,我们得先搞清楚,我们要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

人要如何才能触碰彼此的心灵

比宇宙更远的地方,并非只有南极,人的心灵甚至无法靠近。当结月拿出朋友契约的时候,玉木非常心疼地哭了,然后照理来说就会开始说理、结月慢慢理解、然后有什么结月出了紧急情况玉木出手相救两人最后终于明白了:啊!这就是友情!!!

俗,腻了。

玉木什么都没有说,正因为什么都没有说、或是什么都说不出、并勇敢地承认这一点,心灵才有可能靠的更近,动画的一个重要意义就在于其具有有别于文本表现的表现能力。而这一点,终于在《南极》得以利用。在玉木与结月达成共识时,文本只有一个拟声词(图一),带给人的对友情的印象却是极其直观的、生动的——一种心里痒痒说不出,但又让人会心一笑的美好感觉。从更高的意义上啊来说,《南极》承认了语言的无力、并尝试用真实的物象与感觉来体现这种身临其境才能拥有的感觉(图二),废言而立意,窃以为才是动画的最终目的。

图一

图二

南极关于人际关系

-------------施工----------------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的更多剧评

推荐比宇宙更遥远的地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