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腹 切腹 9.2分

《切腹》影评:道德高地旗帜飘扬

披着能皮的猫
2018-04-09 12:18: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日本关原之战后,幕府成立。在中央集权的时代大背景下,诸侯大名地位大不如前。在权利不断被削弱甚至被流放、逼死的情况下,曾经的一座座巍峨高楼瞬间崩塌。一个个家族分崩离析的同时,那些曾经做为“家臣”的武士们,也在瞬间失去依靠,变得穷困潦倒无所事事。影片中的两位主角,津云半四郎和千千岩求女就是这样的两位浪人。

影片中的第一个冲突来自于井伊家老的叙述——一个年轻的名为千千岩求女的浪人,来到井伊家要求借地切腹。井伊家开会讨论时,一致认为这种跑过来以死讹钱的行为,实在是有辱武士身份,如果井伊家也如同别的大户人家一样,给点小钱让其走人,那实在也是有辱井伊家的荣耀。于是,在半是哄骗半是强迫的手段下,千千岩求女,这个年轻的浪人,被迫在大庭广众下用他的竹刀切腹,最后痛不欲生地咬舌自杀。

井伊家老的叙述,其意在于让同样要求借地切腹的、他认为也是为了一点小钱而跑过来讹诈的浪人津云半四郎明白井伊家视荣耀超过生命、眼里揉不得任何侮辱武士道精神的沙子,以让他萌生退意。岂料老浪人虽然看起来潦倒不堪,但意志却异常坚定,完全没有之前那个年轻浪人听到同意他切腹时的惊慌失措的样子。于是家臣武士在院子里集合完毕,老浪人端坐院子正中,要求指定的介错人。不巧该武士未能在场,家老赶紧派了家臣去其家里查看。众人呆坐等着,一时无事,于是老浪人提了个要求。

既然你讲了你的故事,那么,我也有个故事可以对你们讲讲。

2

一切的开始,都和现在是多么的不同。那时,老浪人还是一个诸侯的家臣。那个诸侯可比现在的井伊家阔气多了——光是做为家臣的武士就有一万两千多名。做为武士,老浪人每日里就是和同为家臣的朋友比试射箭或者练武,而他和朋友的儿女也衣食无忧,每日只是写字作画。可惜好景不长,诸侯被逼切腹,朋友也先主人切腹而死,丢下一个不谙世事的儿子。老浪人失去依靠,带了女儿和朋友儿子——也就是那个年轻的浪人,千千岩求女——颠沛流离,依靠修伞、教书等技能勉强果腹生存。日子艰难,家徒四壁,但大家却都很快乐。年轻的小伙子和自己女儿结成伴侣,并生了个大胖小子——生活似乎会就这么一直贫穷地继续延续下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当你穷到只剩下命的时候,却往往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会保不住。真到了朝不保夕的那一刻,你又会怎么做?

在矛盾中,千千岩求女踏出了他原本认为是耻辱的一步。武士的荣耀和妻儿活下去的可能,他选择了后者。这个选择虽然没有面子,可却也更实际——当生计能够勉强维持的时候,他与他的老丈人对那些上门要求切腹以达到讹钱目的的武士是持鄙视态度的。但当教书不足以维持家庭,而做为社会身份是武士的浪人,居然连做工地工人的资格都没有的时候,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家里的东西走向当铺。当本就家徒四壁的家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时,他只能低头看向自己腰里的武士刀。但当连武士刀都已经被竹刀所取代的时候,他还能怎么做?

做为一个无论怎么落魄都在家里摆着武士刀、就算上街找工作时也是一副武士行头的武士来讲,这是他除了卖掉武士刀之后的第二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放下做为一个武士的尊严及荣耀。因为,如果成功了,他将有足够的钱财拯救自己的妻儿,更幸运一点的话,他被井伊家招为家臣,那以后肯定衣食无忧。如果失败了……

他肯定考虑过失败这个选项的。但其中的内容与他最后的结局应该不太一致。最多是被耻笑一番然后赶出来吧——这应该是他所能估计到的最坏的结局。否则的话,在有可能死去的那天的迈出家门的那一刻,他肯定会回头对他的妻儿说些什么,而不是那样随便地编了个缘由就匆忙出门。曾经目睹过父亲切腹的他,对死应是无所畏惧的。他所畏惧的,不是失去了武士的荣耀,而是妻儿从此没了依靠。所以,如果失败了,他只是一无所有地回到妻儿身边,可能身后还跟着几个戏谑嘲弄的小童,仅此而已。他还能陪妻儿走过最后一刻,尽管他对此无能为力。

这应该是他想过的最坏的结局。于是,他咬咬牙,放下最后的尊严,踏进了井伊家的大门……

3

老浪人边讲着故事,边胸有成竹地一个个点名介错人。这个不在,那下一个。下一个病了,那再下一个。三个被点到名的武士都称病不在,井伊家老开始觉得这件事情和这个老浪人本身都不简单。他还想用对付年轻浪人的招数对付老浪人,逼迫他立刻切腹。谁知老浪人就是不上当——切腹者可以指定介错人,介错人不在,他可以不切腹。井伊家老毫无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老浪人一次次从怀里将几缕割下来的头发掏出丢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老浪人笑着讲出他是怎么从那三个人的头上把它们割下来的——

事情至此已经基本明了了。老浪人来到井伊家,必定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但他在死之前,势必一定要亲手揭开井伊家虚伪的面具。什么荣耀?什么尊严?当你们是一群衣食无忧、高高在上的武士的时候,你们讲荣耀和尊严,道德高地旗帜猎猎飘扬。但是“我们的今天可能就是你们的明天”,你们没有想过,当有一天你们如我们一样落魄的时候,你们还能讲究什么荣耀和尊严吗?是的,我可能等不到你们落魄的那天——尽管可能也很快——但是,我可以打败你们,切下你们的发髻,接着等着看你们是如何维护你们自己的荣耀和尊严的。遗憾的是,这些口口声声把荣耀放在嘴里、庄严地在家里供奉着祖先的红色盔甲、面上一本正经的武士,当事情降临到他们自己头上的时候,态度却立刻不同起来。尊严算什么?荣耀算什么?还是赶紧躲家里,等头发再长出来罢。

4

是呵,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世界上太多的人都是这样子的——当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们如同圣母一般浑身闪耀着神圣耀眼的光芒——这样不行,玷污了什么;那样不对,没有尊严和荣耀——至于当事人处于何种境地,哪里是他们所会考虑的内容呢?总之,我是站在道德高地上的旗手,我们的旗帜高高飘扬。作为某某身份的人,虽然事不关己,但我总可以大言不惭地批判你的行为,因为,你的行为不符合我们这种身份的人的道德观价值观,所以被我们这些人所鄙视、唾弃。

这是一种比落井下石还恶劣的行为——道德裹挟。他们巴不得对不符合自己心中期望的每件事情都贴上标签,然后,他们就可以对事情本身及做这件事情的人进行无差别攻击。而且,一旦把诸如“道德”、“尊严”、“人格”、“荣耀”之类的当成进攻性武器,这类攻击基本上是所到披靡,战无不胜的。因为,如同数学中的定理一样,人生中的大道理假如不放在特定条件下,那一定都是对的。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批驳他们所说的内容,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持反对意见。既然没人能够反对,那么,我说的就是真理,你的行为就一定是错的。就像在一场局部战争中,谁先占领了高地,谁就占尽优势。在道德裹挟这场战争里,这个所谓的道德高地被无数人占领过无数次。他们之所以能上到高地,并不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加道德,而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懂得,只要占领了这个地方,你管我道不道德,但我肯定比你道德。而当他们不慎从高地上滚落时,由于深知从上面射下来的子弹太过厉害,刹那间那种逼着别人舍身成仁的勇气便荡然无存,剩下的就只有如影片中几个井伊家武士一样的行为——躲。

这样的一种人,当面对别人心中的灰暗时,他们身上的光芒耀眼无比,有如真神,恨不得当场支起柴火堆,把异类统统烧死以净化这个世界。但当自己心里的阴暗被揭露、自己就站在那堆冒烟的柴火上时,如果尿湿裤子可以熄灭柴火,我相信,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么做。

因为,会用道德去裹挟别人的,往往就是最不道德的那群人。就更别说那种一直在高地下面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找到个空缺爬了上去,瞬间便趾高气扬的人了。这种人比一直呆在高地上的人更加恶劣——加害者可恶,受害者可怜,而从受害者转化为变本加厉的加害者,这种人只能用卑鄙和无耻来形容了吧。

这样的人,当他们准备张开那张里面有着如簧巧舌的嘴时,我一定会立马缴械投降:“对不起,是我错了还不行吗。是的,我错就错在不该认识这么道德的你呀。”

主动认错是对的。既然那个高地上的旗帜一直高高飘扬,既然它一直久克不下,那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绕开它。让那些高尚人们的子弹射向空气,让他们自己满足于自己虚无的纯洁和道德,这就行了。

毕竟,时代已经变了。像津云半四郎一样拿着刀劈瓜切菜一般劈向这些虚伪的傻逼的行为,我们还是不能提倡的,对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切腹的更多影评

推荐切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