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 黑豹 6.5分

身份政治——由黑豹所想到的

查无此人
2018-04-09 09:49:0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原载于知乎

(值得说的点很多好的影评都说了,我特别推荐齐泽克的影评:齐泽克评《黑豹》:准双重奏幻想曲与施特劳斯式解读。我这里说一个我还没看到别人说的点。)

让我们把这个作为一道道德哲学思考题:按照电影的设定,那么瓦坎达到底是否应该帮助其他黑人?

电影中诉诸的大致是这样一种逻辑:我们瓦坎达人是黑人,其他黑人是我们的同胞、同族,我们当然应该帮助他们。无论是主角的前女友、还是反派基本都是这样的思路(虽然他们选择的“帮助”方式不同)。抽象一下,这里的理念如下:“我属于a团体,则我有义务帮助a团体的人。”

看起来似乎是很自然的思想,不是吗?但是让我们稍微细想一下吧。首先,这里说的“我有义务帮助a团体的人”,其实更好的说法似乎是“我有特别的义务去帮助a团体的人”。换句话说,这里不仅我有帮助a团体成员的义务,更重要的是这个义务是比我帮助a团体之外的人的义务更加重要或优先的。比如按照电影里的设定来说,也就是我作为黑人,比起帮助随便一个人类,帮助受苦受难的黑人兄弟的义务要大的多。

那么问题就来了:a团体到底是什么?说到底,电影中的路线之争就可以看成是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之争。对于老国王为代表的保守势力,他们认为a团体是瓦坎达:他们作为瓦坎达人,需要为瓦坎达人负责,其他黑人过得怎么样那是他人的事情,不能为了他们随便泄露自己国家的科技,置国家和国民于危险之中。而对于Erik及其父亲来说,全体黑人才是a团体,因此我们瓦坎达人作为黑人对其他黑人兄弟见死不救,简直不像话。

想必说到这个地方,已经有人反应过来了:这里实际上诉诸的就是身份政治。你的最高身份认同是什么?瓦坎达?还是黑人?要注意“最高”这一关键词。即使是瓦坎达的保守派也显然不会否认自己是黑人这一事实,反过来,Erik及其父亲显然也自认为是瓦坎达的一员。我想说的关键是:原则上来说,这里其实没有一个“正确”的选择:“瓦坎达人”这个身份并不比“黑人”更加“本质”,反过来“黑人”也不比“瓦坎达人”这个身份更加“自然”。拥有强烈的身份认同的人群,常常觉得这个身份说明了自己的本质、应该遵守的原则、负有的责任和应该有的生活方式等等——就像我们常常能见到的“作为c国人,就应该怎样怎样”这种说法中所包含的意思。但是实际上,一个人总是属于非常非常多的团体的,比如一个当代的出身秦皇岛的南京大学的物理学教授,他是一个南京人(户籍),也是一个秦皇岛人(祖籍),他还是江苏人,是汉族人,是中国人,是东亚人,是黄种人,他也是个物理学家,是个科学家,是个学者,是个老师,是个大学教授,是个南京大学的一员,或许,他还是重金属摇滚的粉丝。从这么多身份中,究竟哪一种“应该”作为他个人的最高认同?理性地来说,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决定性的理由认为其中一种身份绝对高于其他身份。事实上,他(和其他人大多数人一样),有着怎样的最高认同,一般是政治框架、文化渲染、历史情境,教育和个人经历等等因素决定的,是一个非理性的、被“构建”的东西。

中国人被构建出的最高身份认同常常是一种民族国家认同。我猜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很多中国观众对于本片不屑一顾——因为他们觉得瓦坎达至上是个显然正确的东西,去管其他黑人无疑是没事找事的圣母行为。但是为什么这个故事却强调黑人的身份认同呢——最后,连原为保守派的主角也选择了为世界各地黑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觉得答案在于这个片子针对的首要受众之一——美国黑人——的身份认同问题。

众所周知,大多数美国黑人,是在近代以来的几百年里,被不断地从非洲卖到美洲作奴隶的人们的后代。这个过程中,美国黑人丧失了——或者不如说是被剥夺了——自己的过去——他们不再拥有原来的非洲姓氏,而是使用白人姓氏;他们不会讲自己祖先的语言,只会讲英语;他们不信奉原本自己的宗教,而是信奉白人的基督教;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来自非洲的什么地方。在这个情况下,“瓦坎达人”这种民族国家认同实际上已经成为不可能。如果非要选择国家认同,他们只能选“美利坚联邦”。

但是残酷的现实也并不允许这个选择。虽然从独立宣言开始至今,美国就开始不断地宣扬人人平等,公平地说,也为此作出了不少努力;但是同样从独立时期开始,黑人就面临着极其严峻的不平等。事实上,直到南北战争胜利为止,独立宣言所声称的人所拥有的“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对于黑奴来说根本就不存在。实际上,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即使废奴之后,南方的种族隔离制度也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才被取缔,针对黑人的私刑在美国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变少。可能更重要的是,黑奴在被释放之后,原先联邦政府所计划的剥夺南方奴隶主财产、将其分给黑人的行动因为政治原因最终搁浅,黑奴获得了“自由”,然而没有受过教育、又没有一毛钱的自由的前黑奴们其实只有“挨饿的自由”——为了填饱肚子,他们只能选择去为有产的白人雇主做一下无技术的体力劳动,继续过着低下的生活。在优秀的教育资源集中在私立教育机构的美国,这意味着你也不要想着什么后代靠读书改变命运——就算被好学校录取了,你也上不起。美国黑人就这样被结构性地丢弃在社会底层,持续着一代又一代的挣扎(当然,成功华丽变身,加入中间阶级乃至精英行列的黑人也存在,然而相比起来极其稀少)。记得我第一次到美国时,下飞机后第一个印象就是——机场的所有低薪的体力劳动,都是清一色的由黑人担任,无论是清洁工,还是行李的搬运工。

作为社会底层的贱民,他们不能充满自信地声称自己是“美国人”——一个普通的公民,和白人公民没有区别。不,他们是活在美国的阴影里次等存在。当代美国白人自豪地声称自己是“西方人”、谈论自己的西欧祖先及其成就的话对于美国黑人则意味着另一层意思——既然美国人是西欧人的生物和文化后代,那么不拥有西欧祖先的美国黑人们就不具有“血统”和“道统”——换言之,没有作为正经的“美国人”的资格,虽然他们在人口上占到了十分之一以上。

那么这样一来,美国黑人就只剩一种选择——他们的白人主子赐予他们的那个身份——“black people”。这是白人们把他们作为异类的时候,为他们选择的类别——法兰西人、英格兰人、美利坚人,乃至纽约人、罗德岛人、维吉尼亚人,这些固然要仔细区分,但是就像人类从来分不清、也不需要分清猪之间的区别一样,这些黑人们具体的出身地、所属部落之类的对于白人来说无关紧要。总之,靠眼睛可以单纯识别的“黑人”这一类别,对于家畜的圈养者已然足矣。

不过,对于当代美国黑人来说,这个身份认同不仅可以作为他们对于自身被奴役者身份的接受,也可以作为反抗的基础。无论来自非洲大陆的何处,黑人们在美国被置于了相同的境地——那么,拥有共同处境和共同利益的他们,可以以“黑人”这个更加广泛的旗帜下集结,以团结一致的姿态在今后仍然艰难而漫长的斗争中展现他们的力量吧。

对于美国黑人们来说,没有电影中高科技的同胞和其领袖超级英雄“黑豹”来帮助他们,而现实中的黑豹党也早已成为历史中破灭的幻想。但是,争取解放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豹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