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蓓尔上校 夏蓓尔上校 暂无评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9 08:58:13

伊夫·昂日洛根据巴尔扎克同名中篇小说拍摄的这部影片对人生和死亡进行了深入的探索。死里逃生的夏贝尔上校视荣誉如生命一般宝贵,经历过死亡的这位军人,荣誉不能恢复,一切身外之物如同粪土一般。所以,当他听到他仍然眷念的妻子说出:“没有钱,荣誉有什么用!”的话时,他脱离了绝望,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还值得他去争斗,因而他出人意料地宣布,他决定放弃一切本该属于他的东西。这与他的原配夫人那种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人生哲学,真是两条道上跑的车,出生入死的夏贝尔上校实在看破了红尘。导演伊夫·昂日洛在改编巴尔扎克这部小说时,把重点不放在原作的离奇性上,而突出了它的哲理性,这就使这部影片在内容上更加深刻,影评界对这一点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早在1943年,法国被德国占领期间,法国著名导演雷奈·勒-埃那夫就把这部脍炙人口的作品成功地拍成了黑白片。该片忠实原作的离奇性,拍摄之细腻和演员阵容之强大吸引了战争年代的大批观众,被评为法国二战期间的最佳影片。由当时著名演员雷米塑造的夏贝尔上校,让战争中丧失亲人的法国妇女抛下大把热泪,也有不少接到丈夫阵亡通知的妇女看了这部影片,开始盼望某种奇迹出现,希冀重温战前幸福生活的

...
显示全文

伊夫·昂日洛根据巴尔扎克同名中篇小说拍摄的这部影片对人生和死亡进行了深入的探索。死里逃生的夏贝尔上校视荣誉如生命一般宝贵,经历过死亡的这位军人,荣誉不能恢复,一切身外之物如同粪土一般。所以,当他听到他仍然眷念的妻子说出:“没有钱,荣誉有什么用!”的话时,他脱离了绝望,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还值得他去争斗,因而他出人意料地宣布,他决定放弃一切本该属于他的东西。这与他的原配夫人那种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人生哲学,真是两条道上跑的车,出生入死的夏贝尔上校实在看破了红尘。导演伊夫·昂日洛在改编巴尔扎克这部小说时,把重点不放在原作的离奇性上,而突出了它的哲理性,这就使这部影片在内容上更加深刻,影评界对这一点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早在1943年,法国被德国占领期间,法国著名导演雷奈·勒-埃那夫就把这部脍炙人口的作品成功地拍成了黑白片。该片忠实原作的离奇性,拍摄之细腻和演员阵容之强大吸引了战争年代的大批观众,被评为法国二战期间的最佳影片。由当时著名演员雷米塑造的夏贝尔上校,让战争中丧失亲人的法国妇女抛下大把热泪,也有不少接到丈夫阵亡通知的妇女看了这部影片,开始盼望某种奇迹出现,希冀重温战前幸福生活的美梦。

再次改编的这部影片,观众看到的由德帕迪厄出演的夏贝尔上校,形象更加高大,性格更加豪爽,心地更加善良,灵魂更加高尚。他在长期遭受冷遇被人愚弄之后,一直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昔日的辉煌与幸福早已成了过眼云烟。当他的申诉状得到大律师德赫维尔受理,还意外地能够每天领取5法郎的生活津贴时,真是喜从天降,在他那颗备受冤屈充满苦涩的心中,顷刻间又燃起对新生活的渴望。在大喜大悲时刻,最易揭示人的心灵。影片导演作了如下处理:夏贝尔上校没有用律师给他的钱住在巴黎市内,而仍然住在老战友布丹那座位于远郊的破败不堪的房子里。他把这笔生活津贴用来救助阵亡将士的子弟,变成了十几名青少年习武练兵的费用。作为一名老军人,他十分珍重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凝成的友谊,他把照顾战友后代视为义不容辞的事,自己境遇稍有改善,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孤苦伶仃的孩子们。影片的这个细节突出表现了主人公慷慨豪侠的心肠,这也为故事的结局做了铺垫。在巴尔扎克的原作中,读者只看到上校救助一位退役后穷愁潦倒的战友,他替战友还清了债务,靠教授他三个孩子读书写字来打发自己无聊的时光。影片的这一改动,显然更渲染了上校的博大胸怀。

影片的高潮是夏贝尔上校和费罗伯爵夫人在巴黎郊区城堡中接受调解那场戏。比较一下原作和影片,人们很容易看出改编的缺陷。原著对费罗伯爵夫人如何设计请君入瓮,交待得一清二楚。与上校长年共枕的罗丝,深谙丈夫仁慈大度、耳软心脆的特点,她利用在城堡中与上校独处三日的机会,使尽浑身解数,上校终于上钩,为了昔日的爱情和她的两个可爱的孩子,决定放弃一切。而他在花园中,无意听到罗丝与管家的谈话,才知道自己钻进了这无情无义女人的圈套,忍无可忍的上校在暴怒之后,觉得尽快摆脱这一切无聊的纠缠,才能得到心灵的平静,也是自己唯一的选择,所以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

原书是这样描述的:“一连三日,伯爵夫人对待前夫的态度好得无以复加。她总是那么温柔,那么体贴,仿佛要他忘掉过去所受的折磨,原谅她无意中(照她自己的说法)给他带来的痛苦。第三天早晨,伯爵夫人似乎有鲠在喉不得不向上校吐露真情:‘倘若费罗先生问我到这儿来干什么,倘若他知道我跟一个陌生人躲在这里,我对他该怎么交待呢?’然后她带着悲壮的神情对上校说:‘一切都由你来决定吧,我准备听天由命了……’上校抓住她的手:‘亲爱的,为了你的幸福,我已决定牺牲自己……’

世上任何男人,在演技如此高明的罗丝面前也难以招架,何况屡遭不幸早已心灰意懒的夏贝尔上校呢?但当他来到花园里,试图使自己的心平静一下,却不意听到伯爵夫人正在问她的总管:‘喂,他签字了没有?’‘没有,太太,他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老马居然发起性子来了。’她说:‘那么就得送他去疯人院!既然我们已经把他抓在手心里了。’

听到妻子竟然说出如此歹毒的话,上校完全不能自制,他愤怒地冲到夫人面前,嚷道:‘我不再爱你了,我什么也不向你要,凭我这句话,你安心地活下去吧!’”

书中把上校决定放弃一切的原因叙述得合情合情,完全理解他“只求在太阳底下有个地方活着就行了”的心情。因为从开始他要求恢复自己的一切时,目的是寻求公正,不仅是物质上的,更重要的是名誉上的。他渴望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使世人承认他是帝政时期拿破仑军中曾叱咤风云的上校,值得人人尊重的老军官。对于费罗伯爵夫人,虽恨她不看重情义,但也理解她的处境。丈夫阵亡改嫁他人也是情理中事,但无论如何他没想到,自己的结发之妻为了夺他钱财,竟设下圈套对他下软刀子,诡计被识破就送他去疯人院,这对权高势大的伯爵来说,实在易如反掌。万般无奈,夏贝尔上校只能一走了之。这样的结局是读者容易理解的,但影片的处理就因粗糙而显得突兀了:伯爵夫人把上校带入城堡,当晚在餐桌上就与上校对年金数额讨价还价,上校气急败坏拂袖而去。而第二天清晨,见到两个孩子后就大发慈悲,把年金主动要求降到已达成协议的半数,那两个孩子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他就来个180度大转弯,实在令人不解。更令人莫名其妙的是,当夫人的律师宣读协议之后,他本来义愤填膺,只因夫人说“没有钱荣誉就没有用”这么一句话,他就宣布放弃一切要求,并保证永不反悔。影片没做合理的铺垫和过渡,结局虽在情理之中,但上校态度的突变太令人感到意外了。

在上校宣布放弃一切之后,原书交代德赫维尔律师在轻罪法庭上遇见上校。上校表示:“我突然之间害了一种病:厌世病……我觉得世界上一切都无所谓了……”1824年6月底,高德夏当了诉讼代理人,他陪德赫维尔去里斯城。他们在通往比塞特救济院的林荫道旁,看见一位病容满面的白发老人,此人就是当年的夏贝尔上校,当时他的神气和巴黎的顽童一样天真。两人走上前问候,称他夏贝尔上校,但上校连连摇头:“不,我不是夏贝尔上校。我叫比塞特,我是第7室第164号。”德赫维尔律师对同伴说:“他这个人的命运太奇特了。生在育婴院,死在救济院。他曾在拿破仑麾下征战埃及和整个欧洲。唉,我们这个社会……”他和同伴谈起了社会上的数不清的不公之事。最后他说:“朋友,你慢慢领教这些怪事吧。我要带着太太住到乡下去,巴黎太使我恶心了!”他的同伴高德夏说:“唉,我在德罗什城也见过不少这种事了!”

很显然,巴尔扎克是在向世人展示一幅社会生活的画卷。他力图通过夏贝尔的奇特经历,揭露整个法国社会的阴暗面和拜金主义的种种罪恶。伊夫·昂日洛改编的这部影片,为把故事中的人物做一个完整的交代,他让律师带着烟草和白面包去看望住在救济院中的上校,他口述了伯爵府中的变化和伯爵夫人的下场。这样改编,既简练又使故事的结局脉络清楚,最后,导演又在凄凉的长笛的乐曲声中,再现了尸横遍野的战场,硝烟弥漫的天空,最后又响起了上校叙述死亡的画外音:“先看到红色,再看到蓝色,最后寒冷遍布全身。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

拿破仑的战果虽曾一度辉煌,但也是战争才酿成了夏贝尔上校的悲剧。值得提一笔的是,由法国当代影坛红星德帕迪厄饰演的夏贝尔上校这一角色。原著中的形象是:“这位老军人又瘦又干,一张惨白而发青的脸又瘦又长……”德帕迪厄在形体上虽与上校相去甚远,但素有“千面人”之赞誉的这位天才演员,在表情、动作和语言上则把一位饱受磨难的老军人演得活灵活现,实在令人叫绝。是否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在改编名著的影片中,挑选演员时不必过分强调形似,神似才是至关重要的,在大获成功的影片中,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夏蓓尔上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