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暴裂无声》中有哪些符号和隐喻?

木头家的珍珍
2018-04-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暴裂无声》—— 你和深渊的对视。

万物皆有灵。他日必相报。

本文涉关剧透,建议观影后享用。

今天二刷,依然觉得震憾,整个故事线脉络分广,每条线都章法有序,从广口的拍摄手法慢慢收拢,拧成一个完整紧密的故事。每个细节都有呼应,缜密、细致,严丝合缝、环环相扣。镜头语言极其精准,看似不经意的细节都暗藏玄机,仿佛外科医生下刀的手势,坚定而稳准。电影开头,故事的时间和引子交待的一清二楚——2004年,磊子在荒草蔓生的山野里放羊。

首尾呼应。如同卷宗般简洁,没有赘言。

以失踪的少年开始,

业也尸首无踪的少年结束。

作为悬疑剧,氛围渲染到位。独眼的肉铺门口摆放的羊头,一排苍凉而冷漠的眼睛。脏腻的小屋子里,房梁垂挂的倒钩上的大块羊肉,独眼屠夫叼着烟,一只眼睛被罩着,油污血渍糊满围裙,麻木地挥着砍肉刀。

矿工张保民在知道儿子失踪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独眼家,曾经保民拒绝在村里的土地转让书上签字,和独眼发生冲突,打斗中用尖利的羊骨戳瞎了屠夫一只眼。从此结怨成仇,每个月要付赔偿款。保民在屠夫的店里寻子无果,带着铺盖行囊缸子水盆叮叮当当地回村。

回到家里,妻子多病缠身,用被子围坐在炕上。我特别喜欢这个谭卓的演员,短短的几句话,下巴抖动,情绪克制而委屈,一个走失儿子的农村母亲焦虑又害怕丈夫责备的愧疚淋漓呈现。

另一条平铺的线上,昌万年在小学校长的办公室悠闲地吃西红柿。一个非法买卖土地,非法开矿,豢养打手,残害同行,暴力行凶的黑社会头子,因为捐钱建新校舍,被记者歌功颂德。镜头前他像个真正温和敦厚解囊相助的善人,穿着朴素的黑色昵大衣,和校长合拉一张奖状拘谨地微笑。额前的假发片遮住了他高高的发际线,还有残酷无情的狼性。

第三条线,西装革履的徐律师走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任凭电话固执地响,毫不理睬。与别人金钱交易,非常谨慎,交付全部是现钞。徐律师这个角色,在三分之二的电影情节里几乎是没有台词的,警言慎行,三缄其口。一刷时,我以为徐律师是个哑巴,还在琢磨不能说话的人怎么辩护呢?二刷突然明白,徐律师这样的中产阶层,也许掌握着一些高层的关窍,是不能说太多话的。他们充当卒子,守口如瓶,无声无息地牟取着自己的利益。

保民站在尘土飞扬的路边对着过往的车辆举着儿子的照片,他是个矿工,没有别的寻子方式,也没有别的办法。保民并个哑巴,年轻时和人打架咬断了舌头,从此就不爱说话了。但我理解的是,保民不爱说话,不是不能说话。他为什么选择失语,这是他极度固执和自尊不肯被折辱的性格体现。也许他就是不想和这个虚伪的世界寒暄,不想因为口齿不清而被人嘲笑。

山路蜿蜒,放眼望去皆是枯黄与颓废。山的那边还是山,一寸一寸的土地,保民用双脚丈量,用希望寻找。复印出多份寻人启事的时候,儿子容颜天真,保民看着他,搔搔头,眼神闪过心痛。

整部电影里,李保民都没有哭泣过,永远是一副“挡我者死”的孤勇狠戾。父亲的形象和母亲形成鲜明的对比。父亲大多是坚强的现实主义者,我要挺直我的脊背,我要找到我的孩子。

想起《飓风营救》里誓死救出女儿的Bryan对匪徒说:为了救出我女儿,我可以把埃菲尔铁塔铲平。

这句话,让我一度泪目。

狭长的走廊如同巷战,保民以一当百,拿出拼命的架势,要去打开那扇门,看看他的儿子在不在里面。当昌万年打开门时,保民跑进箭室,背景的光亮里有一只假鹿。我内心悲凉,如果你知道,你的儿子像鹿一样死在冰冷的弓箭之下……

电影里有几场意义深远的对手戏:一

保民砸了悍马的挡风玻璃,被带回洪昌矿业董事长办公室。

昌万年打量着面前褴褛寒酸的男人,问他,你儿子丢了?

保民拿出磊子的照片。

你儿子叫什么啊?(确认孩子身份)

保民在纸上写下“张磊”。

几号丢的啊?(确认时间)

保民指着台历上的一个日子。

以后你到我矿上来干活吧。(算是内心的补偿)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张保民直觉儿子的失踪和昌万年是有关系的。他盯着旁边黑黢黢的门缝里两只闪亮的光,目光向黑暗中延伸,昌万年的手下及时关上了门。

同村的年轻人去探望保民媳妇,问:你腿上的水肿还没消啊?

保民媳妇:谢谢你妈。她身体这么不好了,还老惦记我。

年轻人:我妈说这是她换的新药。对她的病好像有点效果,还便宜,我妈让我也给你带一些。(说明同村里身体浮肿的人不止保民媳妇一个)

喝过水后家常随意地说:这井水的味越来越大了。

偏远地区过度开矿对环境造成恶劣的影响,地缝开裂,地面坍塌,地表水流失,地下水受到污染。饮用水里重金属超标,加重人体肾脏负担。肾脏受损后,就会引起下肢乃至全身浮肿。

另一个镜头是,保民回村偶遇村长,村长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分烟。这个隐线很有意思,村长的烟和洪昌矿业的董事长昌万年的烟是一样的,都是一种叫“Sweets”的香烟。那么在村里土地买卖的交易中,村长这个跳梁小丑起了什么作用,自然不言而喻。

Sweets,糖果。本是甜蜜的,美好的,却出现在沆瀣一气的勾当里,真是讽刺。

保民走后,村长在面包车上成箱的矿泉水里拿出一瓶,拧开便喝。这个双关的镜头的两层含义:村长的生活水准高于普通村民;村长平时是不喝井水的。

保民和徐律师在萧条荒芜的山坡上,面对昌万年的弓弩,一向怯懦文弱的徐律师挡在李保民的身前说:你知道么,他儿子丢了!(那个被你射杀的男孩,就是他儿子)。

昌:我知道他儿子丢了。(我已经知道了。)

徐:你还想杀了他么?(你已经杀了他的孩子,想连他也杀吗?)

你不是要证据吗?我就是证据!(我不仅知道你的黑幕,还是你杀人的证人!)

这里徐律师保护张保民的初衷我们不得而衷,也许保民是唯一知道他女儿下落的人,也许尚未泯灭的人性被唤起了一丝良知。

昌万年和张保民激烈地打斗,危机时保民掏出在昌的车上捡到藏于身上的箭头,插进昌的大腿,才得以转败。

那只箭,就是昌误射磊子的箭。昌万年曾在自己的箭包里找那只头身分离的箭,只找到箭身。

我有一个细思恐极地假设——昌在误射了放羊的少年后,是很慌乱的。也许磊子当场并没有死,昌万年问了他姓名,是哪个村的。所以他在见了李保民后问孩子的名字。

昌万年站在山头时是远距离的射程,用杀伤力强大的弓弩射死了磊子。箭头和箭身为什么会分离?自然是拔箭的时候折断了,那么留在孩子身体里的箭头是怎么样取出来的?

昌万年和徐律师到底对少年的尸体做了什么?……

不寒而栗。

昌万年后来把箭头从腿上拔出来,埋进土里。因为那只箭头上,也沾着磊子的血。——说到我要叹服姜文的演技,疼痛的表情入木三分,连胡子边的泛白处都是青色的。隔着大幕我都能感受到痛的程度。

保民带徐律师去找女儿,在那个罪恶的山洞,徐律师惊惧地止步,难以置信命运的乖戾。这是一个圆,一切都回到了最初。徐律师从洞里抱出奄奄一息的女儿,经过昌万年时,昌意味深长地说:你还有女儿要照顾。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你是有女儿的人。你很清楚做伪证、行贿罪和参与杀人、包庇一起量刑,你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你的女儿。你会有办法说服自己隐瞒下去的。)

徐律师缓缓地转身,依旧不言不语。

这也预示着,最后昌万年和徐律师被捕后,徐将这桩人间的秘密彻底沉入了谷底。否则那个山洞,张保民是知道的,徐昌二人也知道,电影的最后字幕,磊子的尸体怎么会找不到呢?

两个不同的镜头,昌万年和徐律师分别穿着号服坐在椅子上。

审案人员问昌万年: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昌凝重诚恳地说:没有了。

徐律师回忆着那天他和昌在偏僻的山坳进行肮脏的交易后,昌万年拿着他的强弩意气风发地向山坳下问:小孩儿,你那个羊,怎么卖的?

徐律师缓缓地戴起眼镜:没了。

一个恶贯满盈的矿业老板差点杀了他女儿,他选择包庇他。

一个连儿子失踪的真相都不得而知的贫穷矿工救了他女儿,他选择沉默。

内心的谴责人性的鞭挞都无法让他醒来。谁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们的中产阶级,我们的高知。

真相,被永远地掩盖了。一个生命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了,如同落叶腐化成泥。

黑色的山洞,黑到没有边际,仿佛能吞食世间一切光明。徐律师的女儿媛媛睁开眼睛,磊子从黑暗中走出来,形容枯槁,他们拉着手在山坡上奔跑,跑到山顶,城市的文明和秩序展现在眼前。而文明的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和累累白骨?

我想,那一定是磊子的魂魄。单纯的少年无故枉死,带着疑惑和不甘,听到哑父内心无声的呐喊。

爸爸,别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

你什么时候来带我回家?

愿金字塔下的羊群们,安度一生。

我是凌念颂。

谢谢你们来看我。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我的公众帐号——无名闲士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