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2分

当我们讨论女性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不散
2018-04-08 22:22:20

不散作者 | 判官赵

棠家将军身故,棠夫人站在家族宗法宝塔之上,带着两个女儿混迹于弥陀乡黑白两道中。由棠家牵线的土地开发计画出现变数,好友议员一家惨遭灭门,弥陀乡势力重新洗牌,暗潮湧动中,三个女人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是去年金马奖最佳电影《血观音》的故事,讲述三个女人的心机与命运,拿下了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

打败了豆瓣评分8.3分的《嘉年华》、8.5分的《相爱相亲》(2017评分最高的华院线电影)、8.6分的《大佛普拉斯》(2017评分最高的台湾电影)。

《血观音》尽管成为去年金马奖的最大赢家,拿了最佳女主、女配和最佳剧情片,但讨论度和关注度并无上映过的《嘉年华》和《相爱相亲》高,作为台湾本土作品话题度也落败给《大佛普拉斯》。

而人们的重点似乎都放在两位女演员身上,拿了大满贯的惠英红和堪称为天才少女的文淇。(文淇绝对是2017年华语电影存在感最高的女演员)

...
显示全文

不散作者 | 判官赵

棠家将军身故,棠夫人站在家族宗法宝塔之上,带着两个女儿混迹于弥陀乡黑白两道中。由棠家牵线的土地开发计画出现变数,好友议员一家惨遭灭门,弥陀乡势力重新洗牌,暗潮湧动中,三个女人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是去年金马奖最佳电影《血观音》的故事,讲述三个女人的心机与命运,拿下了最佳女主角和女配角。

打败了豆瓣评分8.3分的《嘉年华》、8.5分的《相爱相亲》(2017评分最高的华院线电影)、8.6分的《大佛普拉斯》(2017评分最高的台湾电影)。

《血观音》尽管成为去年金马奖的最大赢家,拿了最佳女主、女配和最佳剧情片,但讨论度和关注度并无上映过的《嘉年华》和《相爱相亲》高,作为台湾本土作品话题度也落败给《大佛普拉斯》。

而人们的重点似乎都放在两位女演员身上,拿了大满贯的惠英红和堪称为天才少女的文淇。(文淇绝对是2017年华语电影存在感最高的女演员)

惠英红凭借《血观音》拿到第54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她曾三次提名金马奖最佳女配角,2009年凭借《心魔》获奖。2017年4月份她刚刚凭借《幸运是我》拿到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14岁的文淇凭借《血观音》拿到第54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同时文淇也凭借《嘉年华》成为金马最年轻的女主入围者。

▼ 延展阅读:《第54届金马奖获奖名单,近期最关注的那部影片终于赢了》

《嘉年华》里面的文淇(2017)

《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里面的文淇(2017)

《血观音》里面的文淇(2017)

回到剧情本身,《血观音》故事元素集中在官商勾结博弈上,人物冗杂,导演杨雅喆野心极大。

《血观音》的故事乍看之下复杂难懂,但仔细一想其实是三个女人的纠缠。剥去扰乱视线的情色、官商勾结、暧昧背景,棠家三代女人的命运才是故事的主线,或者说文淇饰演的棠真才是故事命脉所在。

棠夫人(惠英红饰)/棠宁(吴可熙饰)/小女儿棠真(文淇饰)

电影以棠真的视角开始,也是结束。魑魅魍魉一次次登场似乎都是一个女性蜕变所要必须经历的。

穿插的民俗评弹更加重了电影鬼魅妖冶的氛围。

小女儿棠真(文淇饰)

穆尔维在《视觉快感和叙事学》里提到好莱坞对女性的窥淫式表现,女性总是作为他者出现在男性的视角中。随着近些年女性主义的大行其道,这种观感逐渐淡化,从2017年颇具话题度的影片《嘉年华》和《相爱相亲》来看,这种将他者变为第一性的可能逐渐增强。

群戏的普及事实上有意剥离那种刻意为之的女性定制。

小女儿棠真(文淇饰)

小女儿棠真(文淇饰)

小女儿棠真(文淇饰)

《嘉年华》通篇都是对于女性第二特征的特写。这点在《血观音》上也有同样体现。文琪刚刚发育的身体,被雨雾浸润的黑发和饱满的面颊,显露出清纯的少女媚意。

与之相对应的,是第二代棠宁的干瘦,尽管角色设定是放浪形骸的欲女,但被酒色和欲望掏空的身体背后,是人物无尽的憋屈和苦闷。

直到第一代始祖棠夫人,才算真正修炼成了精,千年老妖的道行和心机,都不动声色的隐匿在带了岁月惩罚的暮色脸庞上,虽说年华不再,但一颦一笑间仍有女性柔媚的东西存在,否则也做不了最终上位成功的冯先生情妇。

《血观音》具备女性电影的特征,除去三位主角,你还会见到陈莎莉饰演的立法院长夫人、贪图钱财的县长夫人、心狠手辣的秘书、憨厚贵妇和温柔贤惠的日本女人林太太、早熟少女翩翩。

本片唯二两位存在感较高的男性,一个是性奴马克,一个则是NPC属性的炮灰警察,众多浸透了权色饱胀肥厚的中年男性官商上场又退下,几乎让人记不住姓名和面貌,《血观音》这部电影的舞台,只能留给这些女人。

《嘉年华》导演文晏曾说她电影里的女性角色可以互相转换,我想这适用于任何一部女性群戏电影。性别只是区分族群的载体,不同性格才是产生戏剧性的唯一来源。千人一面是大忌,千面一人才是常态,万物归一,三女性本质上可以合而为一。棠夫人、棠宁、棠真互为对方的前世今生。

《血观音》最具讨论度的话题是女演员的选择,尤其是获奖的女主角惠英红和女配角文琪,很多人忽视了吴可熙。

她常年在赵德胤的片子里扮演偷渡客、被拐妇女这样的边缘人物,此次饰演女画家,明面上周游于男性之间,实则是被棠夫人毁掉一生而陷入泥潭不能自救的可怜女性。

《再见瓦城》(2016)

《血观音》(2017)

她怨恨又不甘,影片前半段观众或许以为怨是对棠夫人,恨是对真真,及至真相大白,一切颠倒。棠宁夹在被控制和控制他人之间,成为棠夫人和棠真欲望膨胀的牺牲品。

导演似乎有意偏爱文淇饰演的棠真,被性侵和两场医院戏码给足了表演空间。文淇眼神如刀刻,既天真又冷冽,前途不可限量,而惠英红更是演技老道毒辣,每一个眉眼都是戏。吴可熙戏里戏外夹在二人中间,戏中必须离开,戏外也成了最大的遗珠。

《血观音》的问题之一是在于对时代的展现。30年前的台湾,你看不见那些时代痕迹,除了几句模棱两可的日语和林桑,高府深宅,权贵高官,一切痕迹都很现代,杨雅喆希望有一种时间跨度表现合理的变化,因此有了一个三十年的差异。而这三十年通过人物身份的设置必须身处旧式日宅,但情节之外,布景并无值得欣赏的考究之处,三十年的差异被模糊不清。但对金马奖评委会主席吴念真来说,或许是唤醒了童年的回忆。

本片最让人观点相左的是杨秀卿弹唱,仿佛日本鬼音、苏州评弹和古文说书的合体。台湾周末有“中国民间故事”或是“台湾传奇”,会演一些民国初年或是清朝时善恶有报的故事,后来的“蓝色蜘蛛网”也是这种节目的变形。“中国民间故事”再往回推,就是片中的说书型态,这是台湾最早的故事形式。

上帝视角的形式牵扯到宗教轮回,因果业报,台湾电影中华文化传统遗留明显,最典型体现在对佛儒道的白描上,不论是因为《唐人街探案2》又热了一把的《双瞳》里谈及的五行杀人,《大佛普拉斯》里的阿弥陀佛悲悯众生,《血观音》借助观影菩萨和说书这种传统冷看人心阴暗复杂。

杨雅喆的叙事问题在《女朋友男朋友》里已初现端倪,叙事混乱,元素叠加而不知重点,它们有着台湾新电影自侯孝贤之后的散漫,杨德昌的冷厉,风格独特,杨雅喆导演固然抓住整个台湾或者是世界的政治环境越来越糟糕,越来越紧缩的社会的脉动,对于自由或者是贪污的关注,以及竭力展现儒家的阶级观,各司其职、按兵不动,以爱为名,行恶之事。

但创作者不能总以话题博得青睐,一个导演,最重要的是去除花哨元素后的叙事和掌控能力。

在国内近些年的女性电影中,优秀作品早如《牛郎织女》、《哭泣的女人》、《万箭穿心》,近有《嘉年华》、《相爱相亲》,可以加上一个《血观音》,但与女性导演不同的男性视角来看,《哭泣的女人》、《万箭穿心》此类更多借助女性这个群体来诉说某些社会问题或现象,而很难把重心放在对女性的生存和发展上。

《牛郎织女》(2008)

女性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某种程度代表社会症结所在,母系群体所容纳的污垢和伟大一样多。《血观音》如果变成一场男人群戏,或许是刀枪剑戟腥风血雨直白明了,而女性为阴,讲究的就是不动声色暗潮汹涌,这是更刺激也是更隐晦而暧昧的表达。

而作为“恶女”集中营,《血观音》本质讲“我是为你好”的扭曲爱,借助女性这整个群体,更有回溯文明史里人与人的互相折磨的诉求,而这,又恰恰是这个群体所能容纳的宏观。

这或许是一种异变。正如棠宁画的那些阴森的人物像。当我们看女性电影时,看的不止一袭华美的袍子,更是袍子上那些虱子空壳。里面的血肉哪里去了,这是每个观众需要追问的。

· THE END · 这是“不散”的 第 599 期 文章,没有人是局外人。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 不散(busan-movie)原创首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40
1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3)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