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突围赛聊开去,为什么说《歌手》长了一张高级脸?

捕娱记
2018-04-08 22:05:07

文|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6日晚,《歌手》总决赛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正式完结,华晨宇、腾格尔、李泉、霍尊突围成功,并与Jessie J、汪峰、张韶涵在总决赛会师。

回顾这场“10进4”的突围赛,我们可以从细节发掘出,为何这档延续六季的老牌王者,能够被观众誉为国内最高级的音乐节目。

特征1:不可复制,超热话题

作为国内最长寿的节目形态之一,走到2018年的音乐节目,已经在若干年的自我升级和挖掘中,进化出了不同层级的分支。

光去年一年,国内音乐节目就从“内容”到“形式”进行了多样化创新:《中国有嘻哈》

...
显示全文

文|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6日晚,《歌手》总决赛之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正式完结,华晨宇、腾格尔、李泉、霍尊突围成功,并与Jessie J、汪峰、张韶涵在总决赛会师。

回顾这场“10进4”的突围赛,我们可以从细节发掘出,为何这档延续六季的老牌王者,能够被观众誉为国内最高级的音乐节目。

特征1:不可复制,超热话题

作为国内最长寿的节目形态之一,走到2018年的音乐节目,已经在若干年的自我升级和挖掘中,进化出了不同层级的分支。

光去年一年,国内音乐节目就从“内容”到“形式”进行了多样化创新:《中国有嘻哈》在“选秀”层面上,第一次将触手深入地下音乐圈,于是乎释放了嘻哈的灵魂;《金曲捞》彻底改变了音乐节目以“人”为主的局面,将被时光遗忘的金曲重新“打捞”变为主角;《梦想的声音》和《天籁之战》同时主打素人向成名歌者“挑战”的创意,在表现形式上又各有不同。

但依然没有一档节目能够撼动《歌手》的地位。

《歌手》2017让赵雷成为当年最红的歌手之一

整个2017年,《歌手》依然是话题度表现最为强劲的音乐节目,从黑马迪玛希的出场,到赵雷带来的民谣旋风,再到李健在总决赛上创意《女儿情》的改编,《歌手》2017被公认为去年上半年最受关注的音乐节目,而它对于林忆莲、迪玛希、赵雷、张碧晨等歌手商业价值的加持,到今天已经被印证。

来到2018年,作为本年度为国内荧屏“开年”的音乐节目,《歌手》2018延续了这种“话题性”,Jessie J的王者之气,汪峰的自我革新,华晨宇的后生可畏……都是热搜榜上的热门关键词。

此外,六年的履历,也让这档节目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音乐节目史上的奇迹。上周,借由《歌手》2018最后一场常规赛,这档老牌王者迎来“第80期”,随后一系列数据被端出——6年,来到《歌手》观众席上的大众听审累积达39500人,报名人数则超过100万人;6年,节目播出时长达到213小时33分46秒,78位竞演歌手一共带来651首竞演歌曲。

一个必须要被承认的事实是,78位顶级歌手同台竞争的氛围,让《歌手》的节目内核具有了不可复制性。

而在华语音乐持续下行的这些年里,这651首被精致包装、蕴含着歌者最深刻感悟的竞演歌曲,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华语音乐的一笔财富。

特征2:顶级音乐班底打造顶级舞台

歌曲的改编再演绎,对于音乐节目来说根本算不上是新鲜事,自14年前选秀节目在国内生根发芽,选秀歌手就靠着“翻唱”歌曲来彰显自己的唱功和对音乐的把控能力。

但到了《歌手》舞台,顶级歌手们对于他人歌曲的演绎已远远不是“翻唱”那么简单了。从制作水准上看,这些被选中歌曲都得到了“顶级”的包装,有一些在重新打磨和演绎下,甚至焕发了新的生命

由此,《歌手》舞台确实具有一张“高级脸”。这张“高级脸”首先从歌曲的呈现上可见一斑。

6日晚的突围赛,李晓东的《我心常自在》在序曲部分,用中国大鼓和三弦这两个民族感十足的元素,混合出跳脱、自由又震撼人心的味道;来自菲律宾的KZ演唱的菲律宾民谣《给孩子》,用一段吉他的行云流水带人走向一个清新自然的世界;张天翻唱姚莉的《玫瑰玫瑰我爱你》,开篇则用宏大的交响乐乐队演奏烘托出上世纪40年代旧上海的氛围……

这种“极致”的音乐体验,与《歌手》强大的音乐人班底息息相关。除却梁翘柏、刘洲、刘卓这些制作人之外,常驻于《歌手》舞台的还有小提琴家靳海音,曾参与窦唯、张楚、许巍多张唱片录制,被魔岩三杰何勇形容为“中国最著名的打击乐手”的刘效松,著名键盘手达日丹,蜚声业界的爱之音和音组……

郁可唯上一场常规赛的《旧梦》引入琵琶和苏州评弹

被歌手临时请来的“外援”艺术家们,也往往是《歌手》舞台区别于其他音乐节目的一抹亮色,网友曾经把韩磊的“外援”列表,结果发现他们都是“大师”:比如演奏马头琴的那日森,演奏弗拉门戈吉他的克尔曼,演奏爵士钢琴的罗宁,以及中国首位三弦硕士高冠琳……

这些艺术家的出现,往往也让电视机前的观众通过一档节目领略到更多的音乐表现形式,如果说口琴、马头琴、三弦、琵琶还比较常见,那西塔琴、胡笳朝尔、火不思等乐器的出现,就完全是“启蒙”级别了。

特征3:给足歌手灵魂诠释的空间

舞台足够高级,是许多歌手冒着“输”的危险也要登上《歌手》的原因之一。

2016年,《我是歌手第四季》最后一位补位歌手老狼就在节目中表示,到底是什么让自己觉得《歌手》之旅是不虚此行?“那么多牛X的音乐家,这么好的音响,就感觉大家陪着我在这儿过了个卡拉ok的瘾,心里特别满足。”

说卡拉ok,其实也只是歌手的“谦虚”,对于一些囿于客观原因可能无法拥有个人演唱会的歌手们来说,《歌手》是他们此生不能再错过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他们能够用音乐唤醒自我。

所以回顾《歌手》2018这一路走来的11期,我们会清晰地洞察到很多歌手“做自我”的努力。

出道20多年来一直唱着“汪峰”的汪峰,在47岁的当口实现了“看看另一个自己”的梦;一直被大量听众定义于“民族歌手”的腾格尔,在多首作品中,展现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样子;唱过音乐剧的苏诗丁在突围赛用一首《红眼睛》给出了剧的味道;李泉则用再度填词的《Sunny II》,唱出了“游吟诗人”对于直播、键盘侠、区块链和世界的思考。

更不用说通过《歌手》这个舞台让所有人看到自己已脱胎换骨的华晨宇——4月6日《歌手》2018突围赛竞演当晚,华晨宇用完全没有改编的《我》,完成了自己在《歌手》舞台上的“自证”。

华晨宇于微博自述

在微博中,出生于1990年的他说,《齐天》是降临,《孩子》是成长,《双截棍》是桀骜,《我管你》是不屑……一直到《我》方能找到自我。

想来,歌手想要呈现的这种灵魂诠释,也只有《歌手》才能赋予。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歌手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歌手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