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9分

不只是彩蛋

流浪的游侠
2018-04-08 22:05:0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一次写影评,只是看完这部电影觉得很多想说有的话,便写了出来,不足之处和胡言乱语想来很多,还望多多担待,意见不同轻喷,以及剧透预警。

(以下防剧透)

#######################################

  一开始只是冲着猎空、雷诺、士官长和薛帕德,以及斯皮尔伯格的名字去的影院,将这场电影当做是自己在流行文化阅历上的一个考试,下定决心要试试看,自诩骨灰玩家的自己可以找出来多少彩蛋,但当把整场电影看完,已经忘记了自己数到多少,记得的是在帕西法尔差一点按下数据清零按钮时的紧张,众多玩家不惜让自己数据清零和IOI奋战的感动,以及最后绿洲没有变成诺兰计划中的那个‘充钱就能变强’的游戏的喜悦——不是因为一个观众看到反派最终失败的喜悦,而是一个玩家看到一个我觉得的好游戏没有被糟蹋的喜悦。

  1.一个好游戏的悲剧

  什么是一个好游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作为一个导演的斯皮尔伯格在电影中想要探讨的问题,但我想这一定是作为一个游戏制作者的詹姆斯·哈利德想在绿洲中探讨的一个问题,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至于为什

...
显示全文

第一次写影评,只是看完这部电影觉得很多想说有的话,便写了出来,不足之处和胡言乱语想来很多,还望多多担待,意见不同轻喷,以及剧透预警。

(以下防剧透)

#######################################

  一开始只是冲着猎空、雷诺、士官长和薛帕德,以及斯皮尔伯格的名字去的影院,将这场电影当做是自己在流行文化阅历上的一个考试,下定决心要试试看,自诩骨灰玩家的自己可以找出来多少彩蛋,但当把整场电影看完,已经忘记了自己数到多少,记得的是在帕西法尔差一点按下数据清零按钮时的紧张,众多玩家不惜让自己数据清零和IOI奋战的感动,以及最后绿洲没有变成诺兰计划中的那个‘充钱就能变强’的游戏的喜悦——不是因为一个观众看到反派最终失败的喜悦,而是一个玩家看到一个我觉得的好游戏没有被糟蹋的喜悦。

  1.一个好游戏的悲剧

  什么是一个好游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作为一个导演的斯皮尔伯格在电影中想要探讨的问题,但我想这一定是作为一个游戏制作者的詹姆斯·哈利德想在绿洲中探讨的一个问题,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至于为什么是最重要……你看,回答这个问题是这个彩蛋游戏的最后一关嘛,当然要除去哈利德自己设置的隐藏关),而他的答案也在最后借助了《魔幻历险记》来传达:你不需要拼命去赢,你只要来回走动就可以找到些乐子。

  是的,一个好游戏重点在于,你玩这个游戏的过程中能收获到快乐,以及类似的东西,对剧情的思考,对人物的感动和喜爱,对技术的推崇,在游戏中你不必被现实的资本所束缚,就像帕西法尔,即使是现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居住在贫民窟的,学生,也可能是无业游民或者差不多的什么,你依然可以在游戏中收获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友情、爱情、激情、感动。

  而从这个角度来看,绿洲,在彩蛋竞赛的这段时间内,真的能算是一个好游戏吗?

  IOI的劳工们过着比现实更加辛苦的生活,游戏对它们来说是为了偿还债务的手段,是被逼迫了没有休息的劳动;沉迷游戏的人将它当做自己的全部以至于因为自己的人物的死亡和数据清零而跳楼自杀;现实资本的介入让土豪玩家(诺兰)过得比现实更加高高在上,而穷苦人(劳工们)则比现实更加悲惨;发展到极端,游戏甚至成为了谋杀的理由(爱丽丝姨妈爆破)。

  在电影的开头,斯皮尔伯给展现给我们的是一个美丽,寄托了我和哈利德,以及我相信很多和我一样的玩家幻想的,却被妖魔化了的游戏。而整个电影,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解读为一个游戏的‘妖魔化’和‘纯粹化’的斗争。诺兰代表的是游戏妖魔化的一面,他取胜的结果已然在哈利德的回忆以及诺兰自己的陈述中展现:提供大量地充值服务。可以预见的,更多的人会为了变强而出卖自己的现实利益——不再是像帕西法尔那样只为了购买设备如此简单,而是无尽头的充值服务——富人将更强,穷人则将继续被压迫着直到最后沦为IOI的还债奴隶等类似的存在。绿洲变成的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甚至是更加绝望,因为有权利随便更改数据的诺兰和IOI如同不可战胜的神明,人们在游戏中被榨干自己的资产,然后再出卖自己的肉体和劳动力在游戏和现实中同时被剥削。

  不过幸好,最后帕西法尔赢了,绿洲没有变成诺兰计划中的那个模样,他一定程度上救赎了这个游戏,是的,一定程度上,他强迫玩家们在周二周四下线去体验现实的生活,阻止了资本对游戏的大规模介入让这个游戏在大体上变得更加公平,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在游戏中‘玩’,而不是‘工作’。但,也只是一定程度上,他到底还是没有解决玩家们为了购买游戏设备而倾家荡产的问题,也无法解决很多人为了账号清零而自杀的问题。他做到的只是不让绿洲变得更加可怕,却并没有让绿洲变好太多,他给出的解决手段是‘回到现实’。直到最后,我们也只能从那个小时候坐在游戏机前的哈利德和他放在最后一关的雅达利2600上窥见他所想表达的一个好游戏该有的样貌,和绿洲比起来简陋了些,甚至是太简陋了,却不会让人自杀,只是给一个不擅长社交的孩子带来些许的快乐 ;他倾尽全力打造出来的一个乌托邦般的绿洲,最终交上的答卷也只是‘回到现实’四个字,依然没有找到让虚拟与现实完美共存的方法,当然,一个好玩,让人如痴如醉无法自拔却又不会对现实生活造成影响的游戏也许本身就是一个乌托邦的理想了。

  其实很好奇,哈利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游戏害的很多人自杀,知不知道他的游戏让很多人倾家荡产,知不知道他的游戏至少造成了两个无辜平民的死亡,造成了爆炸袭击,造成了绑架。我想他是知道的,因为当帕西法尔问他是否仅仅只是一个数据的时候,他的回答是no,那么我大致也可以感到他在最后那憔悴的模样。那是一个单纯为了做一个好游戏的游戏设计者在看到自己的作品毁灭了人生活的时候的心痛。最后他的那句‘现实才是唯一的真实’,一定包含了一种浓厚的无奈吧,明明是自己倾注了对游戏的热爱做出的作品,最后却只是规劝大家‘别玩了,回去吧’。

  一个单纯想给人带来乐子的好游戏,最后却沦为剥削,谋杀,沉迷,绑架的因,直到最后给出的也只是‘回到现实’这个答案,我想大致应该可以叫‘悲剧’了吧。

2.一群爱着游戏的玩家们

  本片的玩家大致可以被划分为两个团体,一个是隶属于IOI的人,契约工们还有诺兰的游戏顾问团们,而另一个则是IOI以外的广大玩家们,但毋庸置疑的(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毋庸置疑的),这些玩家们都是爱着游戏的。

  首先,对于IOI以外的玩家们,这个刻画是很明显的,也就是在最后死亡星球的决战那一幕。帕西法尔振臂一呼,无数的玩家们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与IOI决一死战。

  那么,来到死亡星球参加这场决战,面对的敌人是谁呢?

  他们面对着的是IOI,是一个在现实可以用债务逼迫无数玩家成为其劳工的大集团,是一个拥有神装的究极RMB玩家。

  他们如果失败,甚至不用失败了,战死的结果是什么呢?

  他们的数据将会清零,这代表的是他们可能投进去的金钱,他们在绿洲中花费的时间得到的装备,练到的等级都将消失,甚至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剥夺他们在游戏中得到的一切。而这个打击的意义有多大呢,是可能让人自杀的事情(就电影之前的表述这种事情并不罕见),类似于‘输了就倾家荡产’的一场豪赌。

  但他们还是来了。

  狂热,义无反顾。

  而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就是因为他们爱着这个游戏吧,他们不希望这个游戏变成诺兰计划中的那个模样。

  在影院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至少我是热血沸腾的。我所看到的不仅仅是广大的玩家们和IOI的决战,我还想到了另一个我可能更加有代入感的场景。

  某一天,暴雪举办了一场《星际争霸》的比赛,而这场比赛的奖品就是《星际争霸》这个游戏,包括改编权著作权等balabala的所有,但输了的人的账号将会被删除,包括你账号中所有的印花,皮肤,头像,等等,甚至是绝版的东西。

  某个公司雇佣了最强的职业选手,势在必得要赢得这场比赛,同时承诺推出的充值服务,举个例子,100RMB可以让你的陆战队员在游戏中多1点攻击力和1点防御力(如果有玩这个游戏一定可以知道在天梯对战中这个充值服务代表着什么意思)。

  对,我在我的账号中投入了很多的时间,金钱,我甚至有些可能是再投入钱也没法得到的绝版收藏品。

  对,我非常珍惜我的账号,甚至我很自豪的和我的朋友炫耀我在游戏中的战绩。

  更重要的是,对,我知道我很弱,弱到完全没有战胜任何一个职业选手的可能性。

  但我还是参加了这场比赛,只为了最最渺茫的一个机会,甚至可能只是为了消耗职业选手的一点点体力,义无反顾。

  因为我发自内心地喜欢这款游戏。

  而就我个人解读的,那些和帕西法尔一起向着IOI的堡垒发起冲锋的玩家们,也应当是如此吧。

  而这种对游戏的爱,是否是只体现在了IOI以外的这一边呢?我想不是的,实际上,在IOI当中也有这样的玩家存在,斯皮尔伯格也没有吝啬笔墨对他们进行描写。

  有两个例子。

  其一,是最后一个打《魔幻历险记》的IOI契约工。对他的描写是“他在玩这款游戏”。

  是的,对于站在哈利德给出的最终谜题前的最后一个玩家,他所表现出来的并非是一个被逼着去玩游戏的契约工,而是如帕西法尔口中所说的那样,他在玩这款游戏,他玩的开心。这莫不是一种对游戏很高层次的喜爱吧,并非想要从游戏中获得什么,只是想要赢,并且从中收获了乐趣而已。让我想到的是很久以前在大众软件上看到的一句话“一个游戏不管怎么样,首先要好玩”。当然,到最后他也没有悟透哈利德的最后一个谜题,那就是后话了。

  其二,则是诺兰的游戏顾问们。

  一开始,他们只是诺兰庞大公司的一个小小的部分,负责的工作是帮诺兰破解谜题,以及在诺兰说服帕西法尔的时候提供一份说辞。

  但当帕西法尔向全世界直播他破解最后一个谜题的时候,们他不再是那个空洞的背景板,那群单纯帮诺兰打工的人形资料库。

  “他就要赢了,”

  “拜托!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就那么难吗!”

  “他赢了!”

  在帕西法尔终于把翡翠之匙插进钥匙孔的时候,那个女性激动地亲吻了她旁边的胖子,其他的顾问们也同样欢呼雀跃。

  就和世界各个角落,每个在看着帕西法尔直播的玩家们一样。

  是的,到了最后,世界上所有人都在看着帕西法尔直播,直播打通这个彩蛋游戏,普通的玩家们,IOI的顾问们甚至是IOI的契约工们,并且在他通关的那一刹那为他欢呼雀跃。

  这一刻,其实这个电影中所有的人,或者说,绿洲的所有玩家,都是一样的。

  喜欢游戏,希望能看见他们的NO.1可以通关。

  《头号玩家》刻画了一群真正爱着游戏的玩家们。

3.《头号玩家》

  本片的名字,英文叫《ready player one》,恕个人水平有限,翻译不出来,就单纯从中文的角度来理解这个名字了。

  这个片子到底谁才是头号玩家呢?帕西法尔?阿尔忒尼亚?

  我觉得是詹姆斯·哈利德,这个在一开始就死去的游戏作者。

  首先,头号玩家得喜欢游戏,这点我在2当中已经说了很多,甚至可以说这个电影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喜欢着游戏;其次,头号玩家游戏得玩得好,这点很多人也符合,帕西法尔,等等,当然也包括哈利德,游戏中提到他是多项游戏记录的保持着;很强?大概,但这样的话诺兰也能算,毕竟他也有机械哥斯拉这样强力的道具,倒不如说,在这个电影里的绝大多数玩家都有作为一个好玩家的品质。

  但哈利德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创造了《绿洲》。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他才是真正的头号玩家。

  一个头号玩家,不仅仅是满足于玩一个游戏而已,而是创造者,‘哈利德不喜欢规则’,所以他创造了规则,创造了一个让无数人沉浸其中的游戏,他把‘游戏’本身玩出了花,他将现实的几乎每一个我们想到又想不到的可能性放进这个世界。

  一个头号玩家,不仅仅是创造了一个游戏,同时也将自己对游戏的理念传达给玩家们,而在电影中哈利德无疑做得很好,他的《绿洲》让无数玩家愿意用删号作为代价去捍卫,他的《绿洲》让全世界所有的人看着一个男孩玩一个在2045年(其实在现在也算)是古董的魔幻历险记,传达给了他们游戏需要的是‘随便走走就可以得到乐子’的本意。

  一个头号玩家,不仅仅是传达了一个理念,他将自己的理念传给了世界的每一个人,传给了在那个绿洲中游玩的每一个玩家,以一个广度将哈利德个人对游戏的喜爱传播开去。

  也许是绿洲五杰拯救了绿洲,也许在积分榜上的第一名是帕西法尔而不是哈利德,但我还是觉得头号玩家的头衔应该属于这个既似甘道夫,又似图灵的绝地武士,一个纯粹的游戏爱好者和游戏制作者,一个老男孩。

4.杂谈,以及些许的不足、不解和不喜之处

①“现实是唯一的真实”

  英文的原句我记不得了,所以不知道原话中有没有‘only’或者类似意思的单词,但在影院里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相当的不开心甚至是困惑的。假如说现实是唯一的真实,而且是在结尾被反复强调的仿佛点题之笔一样的句子,那么,整部电影之前在说些什么呢?如果说现实是唯一的真实,那么之前帕西法尔和他的战友们出生入死,甚至在现实中被追杀,无数的玩家拼死向死亡星球的堡垒发起冲锋的意义在哪里呢?如果现实是唯一的真实,是否代表着否定了玩家们在游戏中的一切努力呢?那么我之前所看到的种种感动就变成了一种讽刺了——一群人为了虚拟中无意义的东西倾家荡产激情澎湃,用前面95%的内容就是想传达这样东西么?我甚至产生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阿尔忒尼亚之前在游戏中对着帕西法尔吼得‘你只是想要现实的房产,而我想捍卫的是整个绿洲’(只记得大意,见谅)仿佛变成了一句笑话,‘我想捍卫的是一个虚假的谎言’,甚至连着那些看着帕西法尔打通这个游戏的人,那些为他欢呼的人都变得可笑了,‘你们在为一个在虚假中获得成就的人欢呼’。同时这句话在结尾反复的出现,从每个人,从哈利德,从帕西法尔,甚至从旁白都在反复地说着‘现实是唯一的真实’,给我感觉已经甚至是为说而说,近乎说教的意味了,在最后一段,这部电影给了我一种我在看网瘾解除的教育片的感觉。当然,导演在之前对着那些人对现实的种种近乎夸张的描写(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等等)也许已经为了最后这句‘现实才是唯一的真实’埋下了伏笔,但给我的感觉依然是一种突兀和为说教的说教,甚至是到了最最后,搂着萨曼莎的韦德,俨然已经是一副现实中老板的模样在振振有词地说着‘现实是唯一的真实’,那么试问,你是依靠了什么才获得你1000万的身价呢?

②“游戏中玩家都是逃避者”

  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误读了,但至少在游戏中最主要的两个玩家(个人认为),创作者的代表,詹姆斯·哈利德,游玩者的代表,帕西法尔(韦德·伍兹),他们在游戏中的形象其实都是‘逃避者’。哈利德进入游戏是因为他在现实中社交的失败,他不知道怎么和女朋友约会,不知道怎么和人交流而不得不一个人宅在那里打游戏,甚至彩蛋游戏的第二关就是为了弥补他对爱人心中的愧疚而设计;帕西法尔在现实中也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无业游民,而他在游戏中则是一个英雄,是积分榜第一的玩家。而通过这两个逃避者,最后恍然大悟地说出‘现实才是唯一的真实’的说教,让大家不要再用游戏逃避现实而是回到真实的世界。也许是我个人的偏见,但至少在电影当中我个人所见,对于除IOI以外地玩家,描写的大多是这样一幅无处可去才选择游戏的形象——韦德,无业游民;海伦,躲在地下室玩游戏的胖子(她自己的话);萨曼莎,东躲西藏反抗IOI的抵抗军。但我觉得玩家们并不该是这样的存在,我喜欢玩游戏(我不知道这里用我们合不合适,姑且用‘我’吧),是因为在游戏中收获到快乐,收获到了美的体验,收获到了感动的故事,收获到了感情,喜欢玩游戏应当是类似于欣赏画作,阅读,听音乐,园艺与看电影一样的东西,并不是因为要逃避什么,在现实中的玩家们也是很优秀的人,是好儿子,好女儿,好丈夫,好妻子,是勤恳的工作者,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当然,其中也一定有逃避现实者,这样的人的确存在),我们玩游戏,只是因为这游戏好,所以我们去玩。而也是因此,有些不喜在本片中将主要的角色,玩游戏的理由都增添上逃避的意味,将游戏之于他们表现为酒精之于失意者的存在——逃避现实。

5.记在最后的,为什么要看这部片子

  可以冲着彩蛋去,如果游戏玩的够多一路看彩蛋也足够让人高潮不断;可以冲着游戏去,试着看一个用电影技术还原的未来vr游戏是一个怎么样的模样;可以当成一部纯粹的商业片去看,主角一路披荆斩棘打败邪恶boss抱得美人归也是很王道的剧情;或者也可以试着思考一下,在虚拟现实技术逐渐成熟以及电子游戏无可避免地成为文化的一部分的时候我们的将来该何去何从。但不管怎么样,这部片子应该不会太让人失望就是,私以为打分应该是90分,而到不了满分的水准,不过豆瓣没有四星半这个评价,给80分又觉得少过头了,如此给了五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