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说到底,我们都是徐文杰

刘土土
2018-04-08 20:11: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是来剧透的。

那个小孩怎么死的,忻钰坤没有丝毫的遮掩,他给出的视角是公平的,并且所有重要的东西,观众都能看到。

昌万年在摆脱非法采矿这个罪名之后,带上徐文杰和弓箭出去放飞自我,然后想要买下小孩的羊,羊嘛,死了大不了赔钱,谁知道,有一只羊是小孩死都不肯让他伤害的,就是那只小孩特意在家里铺了一个窝的小羊羔。

昌万年射箭的同时,小孩扑了上去,于是小孩被误杀了,并且抛尸山洞。

昌万年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射杀一个无辜的小孩,不在他的法则之内。所以他捐赠了一个小学来赎罪,并且没有去对小学生们进行讲话,因为他很难再面对一大堆小孩。

哪怕他可以把举报他的对手绞成肉末,他也没办法去面对小孩。

所以当他知道张保民是那个孩子的父亲之后,他也一直想补偿,不追究张保民砸烂他的车窗,反而想让他过来上工,把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自己身边也在所不惜,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真正的定时炸弹是他的猪队友。

就是那个被他打死的手下,他手下不但一直针对张保民,还谎称张保民的孩子在昌万年手上,这就等于错了昌万年最大的伤疤,所以昌万年把他打死了。

昌万年的法则就是这样,他在商

...
显示全文

我是来剧透的。

那个小孩怎么死的,忻钰坤没有丝毫的遮掩,他给出的视角是公平的,并且所有重要的东西,观众都能看到。

昌万年在摆脱非法采矿这个罪名之后,带上徐文杰和弓箭出去放飞自我,然后想要买下小孩的羊,羊嘛,死了大不了赔钱,谁知道,有一只羊是小孩死都不肯让他伤害的,就是那只小孩特意在家里铺了一个窝的小羊羔。

昌万年射箭的同时,小孩扑了上去,于是小孩被误杀了,并且抛尸山洞。

昌万年有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射杀一个无辜的小孩,不在他的法则之内。所以他捐赠了一个小学来赎罪,并且没有去对小学生们进行讲话,因为他很难再面对一大堆小孩。

哪怕他可以把举报他的对手绞成肉末,他也没办法去面对小孩。

所以当他知道张保民是那个孩子的父亲之后,他也一直想补偿,不追究张保民砸烂他的车窗,反而想让他过来上工,把一个定时炸弹放在自己身边也在所不惜,可是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真正的定时炸弹是他的猪队友。

就是那个被他打死的手下,他手下不但一直针对张保民,还谎称张保民的孩子在昌万年手上,这就等于错了昌万年最大的伤疤,所以昌万年把他打死了。

昌万年的法则就是这样,他在商场上是一个怪兽,但他依然有他的底线和痛处,他是一个还具有底线的野兽。

再说说,张保民,他也是兽,是一只幼小无力的哑兽,他没有什么可以保护自己的,没有手下,没有足够的知识,他只能实打实的靠拳头,寸土不让。他是没有目标性的,没有阶级性的,谁动他,他一定动谁。不管是工友,同乡还是黑社会或者矿场老板。

当然他也报恩,毫无必要的为了一顿饭惹上了一群黑社会。

这种属于自古以来就有的法外恩仇,看上去快意人心,但在现代社会里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走投无路。

可以说如果谁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的话,大家一定觉得他短视,老板都让你去上班了,你还打老板手下,坏老板大事,被人摁在桌上泼了啤酒就差点要了别人命,害得自己家里一直在赔钱。

网上不是有一篇爆款文吗,远离垃圾人,张保民就最爱跟垃圾人扯不清关系。

他心里有一种朴素的正义观和人生观,从不推卸责任,对于小孩被抓他一定要出手,这也是那个被他刺瞎的羊肉店老板为什么肯帮他,因为他虽然会惹事,但绝对不会做坏事,基本不用他解释,哪怕被他伤害过的人也懂,他一定不是一个坏人。

可惜,到最后,他也无法找到自己丢失的孩子,而现场唯一的目击证人和他一样,是一个哑巴。

徐文杰,则是我们最常见到的人,逛街会见到,上班会见到,看电视会见到,照镜子也会见到。他们在这个社会里丧失了正义感,以自己的专业过好自己的生活为最终目的,他们拥有发言权,但自我阉割掉了,他们奉行的原则是,好好吃饭,不要骂娘。

说真的,这是一个没有现在时的社会,所有的事情都有权威来盖棺定论,现在从来没有坏人和是非,只有盖棺定论之时,你才能知道过去原来有坏人和是非。

所以这个社会形成了一个规则,当下没有是非,只有利益,当你发现你是非的时候,证明你已经被历史抛弃了。徐文杰就是这样,他选择了不作恶,但是不作为。最后一幅画中可以看出,他和昌万年发生了争吵,但他最终选择了不作为,当他选择不作为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共犯。

当你成为共犯的时候,你就只能在这个逻辑上往下走。

忻钰坤在徐文杰和昌万年这条线上是有瑕疵的,昌万年和徐文杰的利益冲突毫不明显,并且有点无厘头,徐文杰交待说自己买通了证人,做了伪证,而昌万年则要徐文杰交出自己都不知道是啥的证据,甚至绑架徐文杰女儿作为要挟。

徐文杰的出发点就是五十万,这五十万是他的救命钱,如果他执意要举报昌万年,那这五十万他没了,最后第一可能被昌万年弄死,第二可能被吊销律师执照,无论哪种情况,他都不能接受。

无论哪种情况,那个小孩也不可能活过来。

如果这个事情没有爆发,他顺顺利利地养大了女儿,他依然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难过的就是那么一阵子。

比起张保民来说,他更像一个哑巴,说的,都是别人知道得事情,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一概不说。

对于徐文杰来说,违反法律是作恶吗?那天底下有多少人在作恶,要怪只能怪对手律师不行而已。

当你杀了人,一个律师对你说放心,我关系网深得很,我可以让你无罪释放。你会对他说,不行,我要去坐牢吗?不会的,你会觉得这个律师了不起,下次官司还找他。

说到底,徐文杰和当下很多人一样,从不主动作恶,但面对恶,特别是和自己纠缠很深的恶,总会选择不作为。

张保民一无所有,还可以拳打脚踢,而你,拖累太大,只能装聋作哑。

y9_��;

14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