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爱令人孤单寂寞,你我又该如何?

林中鹿
2018-04-08 18:17:3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般有两种电影我最为喜欢,一种是悬疑烧脑,不断挑战你的逻辑边界的,另一种则是充满着浓浓人情味,探讨深刻的或大或小的社会/人生议题的。《三块广告牌》比较像是后者,但影像类的表达要远远高于哲学类的深思,这也是科恩导演的独到之处。

「一个母亲替惨死的女儿讨公道的故事。」可是这里面谈论的也许并不是正义的问题,而是暴力和愤怒的问题。尽管局长以一己之力(三封手写信)拯救了那个暴怒症警察(狄克森),怼天怼地的母亲(米尔德雷德),还有自己温柔可人的妻子(安妮)从报复的困局中走出。

影片全程以吟唱式的背景乐营造了一份虚假的温情,对,我一直觉得这份温情非常之虚假,而在这虚假的温情掩盖之下,隐藏的是暴力与仇恨的暗流涌动。任何问题都没有被解决,除了假装走上原谅的一团和气。

我们仍然可以想象,相似的暴力和仇恨仍然在美国的土地各处上演着。我一直对美国文化的理解存在各种迷茫,好莱坞式的英雄主义或者资本主义平凡生活的片段总是带有一种自大与浅薄,这让我对其总是充满了鄙夷与不屑,但却无从批判,因为这种失根的努力向前的信仰我并不理解。后来有一天读到了波德里亚的《美国》,他在里面谈及美国文化的特征:沙漠文化。

这种沙漠文化“指出了每种人类制度背后的空虚和根本的赤裸。由此,它们将人类制度视作空虚的隐喻,将人类成果视作沙漠的连续性,将文化视作一种海市蜃楼,和拟象的永恒性。”

在沙漠中,是对一切痕迹的抹除,在城市中,是对符号所指的抹除,在身体中,是对一切心理状态的抹除。

亨廷顿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提到美国对政治发展态度冷漠的第二个原因即是:它在自己的历史经验中,从来就不必去创造什么政治秩序。联系到这部电影来表达就是,它将一切秩序的运行视作理所当然,却从来无法理解这秩序建立及执行过程中的重重艰难,也正是这种理所当然的认知,使政治秩序变身变成海市蜃楼。

所以波德里亚才说:美国已变成现实的乌托邦梦想的悲剧命运。

我们可以从片中得知,警察局局长并非是刻意渎职,他即若得了重病,依然是应接不暇地接案,并且是勉力在维持着整个警局的正常运转。在那个德州某小镇,它似乎是某种工业化发展式微后的缩影,人人深陷在泥淖里,充斥着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人人内心都压抑着种种愤懑。母亲对丈夫的,女儿对母亲的,儿子对母亲的,大家交流的方式从来不是和颜悦色,而不吝以最残酷的言辞回击对方。

但并非是因为恨,更多的时候,是对自身无能的愤怒。当我认真去想何以至此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充分被怪罪,也可将这悲剧归罪于任何人。这样一台大型的暴力机器,是每个人都伸出一把手,才给了它足够的作用力,荼毒生灵。

联想到最近接连爆出的性侵事件,从武汉理工到北大, 从今年到二十年前,权力机器里的结构性暴力也许并不是美式电影里那样血脉喷张,且有目共睹。但它却一点都不减弱地侵入到每一个被禁锢在此的人,当然,很多时候,他们并不被视作为人,而被当成一个工具,一个欲望的收容所。尽管残忍,我们仍然能够从这两次公共事件中感受到,北大20年前的部分档案公开,和武汉理工大学对陶崇园事件的各种公示,里面关涉的系统运作过程中的结构性暴力,并且这个暴力永远无法被消除。

这更多地涉及齐泽克在《暴力 六个侧面的反思》里阐释的关于暴力的多个层面,主观暴力与客观暴力。所谓的客观暴力无法归咎于任何具体个人和他们的“邪恶”意图,她是一种纯粹“客观的”、系统的、匿名的暴力。这是拉康所提出的现实(reality)和真实界(the real)之间的区别(裂口):“现实”,是指彼此交往和生产过程之中的真实的人的社会现实,而真实界,是指那个无法改变、决定了社会现实里将发生什么事情的“抽象化”、幽灵似的资本逻辑。

在那本书的末尾,齐泽克不无调侃地说:假如我们口中的暴力是指基本社会关系的彻底动摇,那么,不论这听起来有多疯狂和缺乏品位,我还是要说,那些屠杀了几百万人的历史怪物的问题在于他们其实不够暴力。有时,什么都不做就是最暴力的行动。

"若爱令人孤单寂寞 你我又该如何?"这是电影插曲里面的一句歌词,我想了很久,大概也没有更好的答案送给你们。

要好好地爱啊,要超越自己的欲望活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