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戏 村戏 8.2分

何为“鲁迅式”的电影

八重雪下灯
2018-04-08 16:45:20

村戏和鲁迅一样,讲乡土、讲礼乐制度、讲人性。连它的主题色调都和鲁迅式的乡村是共通的:愚昧而又沉郁。甚至鲁迅笔下两个著名的人物祥林嫂和狂人,和奎生一样都是疯子。

和祥林嫂相同的是,奎生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是因为无心的过失,也是因为村人的冷漠和排挤。祥林嫂在旧社会旧制度中是个零余人,奎生又何尝不是。他的无心之失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却要亲口吃下沾着女儿血的人血馒头。这是何等的残忍和无情?可他别无选择,在集体主义中,个人的一切都要为集体牺牲,更不要说是“大义灭亲”的荣光才能换来的救济粮。个人的痛苦和集体的痛苦相比一文不值,奎生麻痹了自己,甚至麻痹自己是真的英雄,真的大义灭亲了。以至于最后彻底地疯去,在后半生中一直维持着这个清醒的谎言。

他的命运自然也只能和祥林嫂一样:祥林嫂是大约早死了,但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关心。鲁镇的人都沉浸在新年的快乐之中,祝福声伴随着雪花拥抱了鲁镇的每一个人,除了祥林嫂。那么奎生呢?电影最后的结局中,奎生被赶出了乡村,村子里也是下起了雪,喇叭声中念着每家每户分到的地,每个人都沉浸在分到地的喜悦之中,也是同样除了奎生。甚至在最后,奎生的

...
显示全文

村戏和鲁迅一样,讲乡土、讲礼乐制度、讲人性。连它的主题色调都和鲁迅式的乡村是共通的:愚昧而又沉郁。甚至鲁迅笔下两个著名的人物祥林嫂和狂人,和奎生一样都是疯子。

和祥林嫂相同的是,奎生也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也是因为无心的过失,也是因为村人的冷漠和排挤。祥林嫂在旧社会旧制度中是个零余人,奎生又何尝不是。他的无心之失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却要亲口吃下沾着女儿血的人血馒头。这是何等的残忍和无情?可他别无选择,在集体主义中,个人的一切都要为集体牺牲,更不要说是“大义灭亲”的荣光才能换来的救济粮。个人的痛苦和集体的痛苦相比一文不值,奎生麻痹了自己,甚至麻痹自己是真的英雄,真的大义灭亲了。以至于最后彻底地疯去,在后半生中一直维持着这个清醒的谎言。

他的命运自然也只能和祥林嫂一样:祥林嫂是大约早死了,但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关心。鲁镇的人都沉浸在新年的快乐之中,祝福声伴随着雪花拥抱了鲁镇的每一个人,除了祥林嫂。那么奎生呢?电影最后的结局中,奎生被赶出了乡村,村子里也是下起了雪,喇叭声中念着每家每户分到的地,每个人都沉浸在分到地的喜悦之中,也是同样除了奎生。甚至在最后,奎生的名字也被剥夺了,他不再是奎生,只是“疯子”。

另外,我觉得故事核心和狂人日记中的狂人有共通之处,那就是,狂人在吃人的社会反而是唯一清醒的人,但是他是其他人眼中的异类,是要被铲除的。这里面的奎生也是如此。狂人被逼着吃了自己小妹妹的肉,奎生也被逼着吃了自己女儿生命换来的救济粮。他们没有反抗过吗?有的。只是个人话语在集体主义下的丧失、生存空间的极具压缩让他们清醒地认知道这是错误的,但一样无能为力,甚至成为“帮凶”。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之间的矛盾,究竟哪个对哪个错,导演没说,作者也没说。除此之外,电影中奎生和树满的父与子关系,让我想到《鲁班的传人》中的小木匠和老木匠。父与子对立关系背后折射出来的社会问题,让人不得不去深思。是集体主义在牺牲个人吗?还是自私的利己主义在牺牲他人呢?奎生的被驱逐显然是集体主义时代的一次落幕,他代表着的恰恰是守旧的、不愿去承认但却一直坚守的集体主义。而那些真正获得了利益的自私的个人主义者们,却无耻地获得了最大的荣光,成为新的、可憎的共同体。

电影整个画面采取了灰白色调,只在穿插疯子和树满等人的回忆时,画面才显露出一点绿色和红色。军装是绿的、花生地大树是绿的;红旗是红的、话筒红花也是红的。 那个时代是贫瘠的、但却有鲜活的生命和理想的。只是在这个村子里,一切鲜活和理想都被扼杀,最终现在的画面只剩下一片无力的空白。 导演的笔触无情中带着一丝脉脉温情,是存在于小芬和奎生之间的温情。小芬是电影中唯一的善良的个人主义者,她给了奎生希望,但最后这希望却又被小芬爹老鹤亲手抹杀。

最后,想说说对村戏的名字的一点想法。村戏,一共是四出戏。电影本身是一场导演呈现给我们看的戏;村民中的畸形倾轧和与奎生之间的冲突又是一场戏;打金枝是一场戏;钟馗打鬼也是一场戏。打金枝,是驸马打公主,是反抗强权的压迫;钟馗打鬼,是扫除世间的邪恶。但这两部老戏偏偏和新时代的村子发生了强烈的对撞和冲击,反而很意味深长。不同的戏,不同的观众,却有着同样内在想表达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戏的更多影评

推荐村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