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之恶与激进之善

女侠乌雪雪
2018-04-08 看过

本片的背景是前纳粹德国高官、素有“死刑执行者”之称的阿道夫·艾希曼,于1961年在耶路撒冷进行审判。已在美国居住多年的著名犹太女哲学家汉娜·阿伦特(巴巴拉·苏科瓦 Barbara Sukowa 饰)受《纽约人》邀请为此次审判撰稿。所有犹太人都希望能看到这个屠夫的丑恶一面,希望惩之以后快。可是阿伦特却以自己专业的角度看到了屠杀行为背后更深层的内容。

汉娜阿伦特写了一本小书,名为《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伦理的现代困境》。

身为犹太人,她是受害一方,但在一般人的“家仇国恨”之中,她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始终保持清醒,作客观和深入的思考。这正是她在电影中不断疾呼的“思考的能力”。

独立思考,首先要尽量摒弃情绪。这里的情绪包括身边的群舆以及自身的情绪。能做到独立思考的人,少之又少。能勇敢地把自己的观点公诸于众,敢于犯众怒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而汉娜阿伦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导演本想拍阿伦特的一生,最后选取了她一生中具有代表性的艾希曼事件。我认为这一选择极为明智,导演集中又精确地向大家展示了阿伦特的思想特质,亦更清晰地看到她思想的根源和走向。

她不是一个神,她亦非一个恶魔。她只是一个人,就如同她研究的对象那样。她虽是一个犹太人,但也正如她自己所说,她爱的是她的朋友,这已是她力所能及的所有的爱。她并不因种族去决定爱与恨。

世界上最极致的邪恶是拒绝思考的中庸者服从命令实施大规模的恶行,导致最终的道德崩溃。这便是所谓的“平庸之恶”。在以色列审判纳粹艾希曼后,身为犹太人的阿伦特不忌讳指出这一点,因为她对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存在特殊的感情。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对人类整体没有心存慈悲之爱。

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我也会感觉到她论述中又激进甚至偏激的部分,但这亦是她口中的“激进之善”。她说,“理解不等于原谅。”同样亦可以说,理解不等于认同。她试着去理解恶行,并不代表认同或原谅它。

面对这样残酷的人类悲剧,单纯痛哭与谴责并不能避免它再次发生。谴责是政治家和民众要做的事情。而试着去理解寻找其合理性,追寻背后的原因,是思想家或政治理论家要做的事情。在事件表面之下寻根究底使他们职责所在。试着理解这点,就会对汉娜阿伦特怀有敬佩之心。她在书中讲到:“在罪恶的极权统治下,人不去思考所造成的灾难可以远胜于人作恶本能的危害的总和。这就是我们应当从耶路撒冷得到的教训。” 追寻到极权的根源所在,人类才能警惕它、避免它继续作恶。这也正是阿伦特在当时的舆论和时势下,无惧千夫所指,坚持思考与表达的良苦用心。

俗话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人类的思考,比科技和物质的发展落后百倍,应该有些人勇敢地努力地奔跑,带领人类找到精神的应许之地。

关注公众号“AVA笔记本”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汉娜·阿伦特的更多影评

推荐汉娜·阿伦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