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即使用生命来换取,也再所不惜

蓝雯轩
2018-04-08 15:54:42

《寻访千利休》,描述的是日本茶圣千利休的一生。这个深深影响了日本审美和文化心理的茶人,一生追求美的极致,留下了“生涯七十载,砥砺复琢磨。擎此三尺剑,祖佛亦难挡!咄!咄!青锋原是具足物,我今一掷回天去”的遗言,在近七十岁的时候,被当时的“关白”(大概是大丞相的意思)丰臣秀吉逼迫切腹自杀。而这凌厉十足的遗言,很难和留下“和静清寂”的茶道准则的那位修行者联系起来,更难和我们印象中,淡然平和的茶道本身联系起来。

在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教育中,美育大概是最缺乏的一课。在我而言,大概是在14岁左右的年纪,从《源氏物语》和《枕草子》后,开始为日式审美所倾倒,这并非主动地选择,现在想来,倒是有点无奈,美育的缺失很容易让年轻的我们为日本文化中那份决然和偏执所吸引,就像当时我读到的一则关于千利休的故事:丰臣秀吉听闻茶圣千利休的院落中开满了白色的牵牛花,于是前去探访。当他踏进庭院,却发现满院的牵牛花都被剪掉了。

...
显示全文

《寻访千利休》,描述的是日本茶圣千利休的一生。这个深深影响了日本审美和文化心理的茶人,一生追求美的极致,留下了“生涯七十载,砥砺复琢磨。擎此三尺剑,祖佛亦难挡!咄!咄!青锋原是具足物,我今一掷回天去”的遗言,在近七十岁的时候,被当时的“关白”(大概是大丞相的意思)丰臣秀吉逼迫切腹自杀。而这凌厉十足的遗言,很难和留下“和静清寂”的茶道准则的那位修行者联系起来,更难和我们印象中,淡然平和的茶道本身联系起来。

在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教育中,美育大概是最缺乏的一课。在我而言,大概是在14岁左右的年纪,从《源氏物语》和《枕草子》后,开始为日式审美所倾倒,这并非主动地选择,现在想来,倒是有点无奈,美育的缺失很容易让年轻的我们为日本文化中那份决然和偏执所吸引,就像当时我读到的一则关于千利休的故事:丰臣秀吉听闻茶圣千利休的院落中开满了白色的牵牛花,于是前去探访。当他踏进庭院,却发现满院的牵牛花都被剪掉了。于是这位当时日本的最高统治者满脸不悦的走进茶室,却在茶室的茶席间,看见了一朵随随便便插在竹筒中的,还带着露珠的白色牵牛花。

当时的我,为这个故事当中那份高傲、断然和极致震撼,就像在《寻访千利休》的电影中,千利休面对第六天魔王的织田信长,淡然的说:“殿下是决定天下之人,而天下之美由我来决定。”织田信长哈哈大笑:“又多了一个要和我争夺天下的人。”可这是双重性格,典型的“菊与刀”式的织田信长(所以战国诸雄中,昙花一现的织田信长的声望,始终最高啊~~),而不是出身草根,崇尚奢华,附庸风雅的丰臣秀吉。所以,千利休的这份对于美的偏执,就成了挑战权威的罪状。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日本人会将人生分成很多圈子,一旦踏进忠的圈子,就无法兼顾孝,一旦决定为情而死,那么抛弃一切责任的殉情也会被歌颂。对千利休来说,选择为美而生,注定也就会把自己的整个人生艺术化,生像是一场演出,死也像是一场演出,曲终人散,余音一定要缭绕。至于其他的诟病和争议,于他而言,于日本人而言,都无关紧要。剪掉满院的牵牛花,减掉人生所有的可能,只剩下最后的一朵,才能达到美的极致——千利休说,茶有一种,即使被杀也想得到的美。这种人生哲学,确实是日式的,一切删减到极点,一切也就绚烂到极点,只有经由人自生不断舍弃的修行,才能达到纯粹至巅峰的境界。那样的美,再如何和静清寂,也是锐利的,甚至会因为美的包裹,更加锐利。

以武者身份死去的茶人千利休,很多人会对他的人生不解。但其实道理就是如此简单——无论是人生的何种选择,最终的选择只有一个,刹那的欢愉,就是永恒的全部。细微的一花一草的世界中,也蕴含着这个世间无限的,所有的美。茶如此,茶道如此,花如此,花道亦如此,以至于武士道,也多半如是吧。

(不得不说,从这部极尽展现日本美学原则的电影来看,反而是悲凉的日本电影的没落。日本电影再也没有过去超脱出尘的视野和洞察入骨的反思了,甚至也失去了那份随性自如的想象力和鞭辟入里的反思能力,可是这种形而上的电影,似乎无论如何日本还是能拍得大致像样。这一点,大概中国还要学很长时间了。即使整体格调不再如日本电影的鼎盛时期,框子和电影语言依然摆在那里。此外,歌舞伎演员就是好啊,市川海老藏虽然完全比不上市川染五郎的高贵清冷,但还是有一种凛然的气质,各有所长。日本人就是会培养演员,啧啧,再顺带赞一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访千利休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访千利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