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观音 血观音 8.0分

《血观音》:兰若寺的姥姥正传

芒斯特
2018-04-08 14:17: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血观音》的人物关系是这样:开古董店的棠夫人在台湾政商界有着沙龙女王般的地位,她在复杂的环境中靠着高超手腕和柔软身段笼权获利,吴可熙扮演的大女儿棠宁性感冶艳也善于察言观色,是母亲的得力助手,但她与母亲的关系并不好。文淇扮演的小女儿棠真,沉着冷静一直跟在棠夫人身边学习待人接物。她与棠宁关系不好,而且她和棠宁并非外界以为的姐妹关系。貌合神离的三母女合力经营着棠府,直到有一天,棠家的友人同时也是当地政界人物一家惨遭灭门,棠家母女三人开始正式角力。

《血观音》的奇情,在于其用妖怪电影的方式来讲一个三母女家庭故事。《血观音》完全可以看成现实版《倩女幽魂》,只不过,主角不是求解放的聂小倩,而是姥姥。魔脱胎于人,是这部电影的看点。

魔脱胎于人,这也是《血观音》引起一些人不满的地方,因为电影着重强调红姐扮演的棠夫人魔性的行为,没让人感受到其魔性的原因以及为何成魔的过程。所以她对吴可熙扮演的女儿棠宁的操控以及毁灭行为,足够引人啧啧称奇,但很少人打心眼里相信这样的人的存在,因为不理解她这如此异于常人的三观,是如何建立的。

我一开始也只被奇情故事所吸引,猎奇所带来的观感必然包含了某程度的失

...
显示全文

《血观音》的人物关系是这样:开古董店的棠夫人在台湾政商界有着沙龙女王般的地位,她在复杂的环境中靠着高超手腕和柔软身段笼权获利,吴可熙扮演的大女儿棠宁性感冶艳也善于察言观色,是母亲的得力助手,但她与母亲的关系并不好。文淇扮演的小女儿棠真,沉着冷静一直跟在棠夫人身边学习待人接物。她与棠宁关系不好,而且她和棠宁并非外界以为的姐妹关系。貌合神离的三母女合力经营着棠府,直到有一天,棠家的友人同时也是当地政界人物一家惨遭灭门,棠家母女三人开始正式角力。

《血观音》的奇情,在于其用妖怪电影的方式来讲一个三母女家庭故事。《血观音》完全可以看成现实版《倩女幽魂》,只不过,主角不是求解放的聂小倩,而是姥姥。魔脱胎于人,是这部电影的看点。

魔脱胎于人,这也是《血观音》引起一些人不满的地方,因为电影着重强调红姐扮演的棠夫人魔性的行为,没让人感受到其魔性的原因以及为何成魔的过程。所以她对吴可熙扮演的女儿棠宁的操控以及毁灭行为,足够引人啧啧称奇,但很少人打心眼里相信这样的人的存在,因为不理解她这如此异于常人的三观,是如何建立的。

我一开始也只被奇情故事所吸引,猎奇所带来的观感必然包含了某程度的失真,就是看完感觉很开眼界,然而并没十分相信。

直到后来,我把好像独立于两人战争之外的棠真,看成是童年时期的棠夫人,我就看出魔脱胎于人的全过程,也就彻底相信了这个故事。

表面最有手段的人物,通常都是食物链中最弱的一环。棠宁就属于这种。她是棠家三母女中人性未完全泯灭的一位。因为她对爱,依然有追求。

她所追求的爱,是母爱。纵使从两母女的对话中就可以得知,在棠宁很小的时候,棠夫人就把她带到香港,陪人睡。她后来所练就的手段,其实都是为了获得母亲的肯定。但最后她发现,母亲从来都把她当工具,而且她眼看着棠真也被棠夫人慢慢培养着走上自己的老路,棠宁生了叛逃之心。

这是电影做的不够细致的地方,棠宁最终的爆发点,似乎有点奇怪。她与两位杀手的感情,好像没有强到让会触动她最后叛逃的地步,反倒是如果导演强化她与警察廖队长之间的关系的话,可能会让她后续的举动变得更可理解一些。但这是细节问题,棠宁犹如想逃离姥姥魔抓的聂小倩,导演没给她一个宁采臣般的逃离动机,也没有给她安排一个燕赤霞版的强大后盾,因为她不是主角……不会有主角光环。

魔才是《血观音》的主角。也就是犹如姥姥般的棠夫人。

棠夫人和棠真其实可以看成是一体的。导演没费心讲述棠夫人脱胎成魔的过程,但透过棠真展现了人如何慢慢泯灭人性的过程。

棠真是三母女中最被动的存在,身为未成年人的她跟在大人身后。棠真从与棠宁的关系中学到了“母爱不指望”这件事。没错,棠真其实是棠宁的私生女,电影并没展现两母女交恶的具体原因,但很明显观众可以感受到情绪不稳、年纪轻轻就被母亲带去陪客的棠宁,生下棠真之后,不可能会是个能搞好母女关系的妈妈。

棠真与林翩翩之间的“塑料姐妹”关系,让她学到了“友情不指望”这件事。林翩翩明知棠真喜欢Marco(在游园会之前林翩翩跟棠真咬耳朵说“Marco会来”这一举动就证明这点),还在棠真面前一边与Marco耳鬓厮磨一边大声说棠真不堪的事情。最终棠真以极端方式宣告自己不再相信友情这种东西。爱情是棠真最后的指望,但火车上的遭遇,让她最终也对爱情这件事绝望。

棠真演绎了支撑人性的几大支柱一一坍塌的过程,这个角色是三母女中难度最大的角色,文淇最终拿到金马奖,相当合理。

棠夫人的经历应该不可能与棠真一样,但棠真这个角色,再接上棠夫人这个角色,完全可以让人看出兰若寺的姥姥诞生的全过程。人性的坍塌与魔性的膨胀,无缝结合。

佛口蛇心的棠夫人,红姐唯一演出其外露“狠劲”的一面,是在KTV面对陈珮琪扮演的密思张人身威胁时,才缓缓说了句“找个能办事的人再跟我谈”,甩手走人的那场戏。大多数情况下,棠夫人都以柔软姿态出现。用非母语演绎棠夫人的红姐,也能将对白演得如此有滋味,而且给了影史一个令人过目不忘的“身软心狠”女魔头角色,金马影后当得理直气壮。

除了棠家三母女,《血观音》中另一个奇情的地方在于对当地政治人物和政治生态的描述都相当可怕,片中从“立法院院长”到地方“议员”基本都是比黑社会还黑的存在。这些情节据说都有真实原型,这比棠家三母女更吓人。

其实,《倩女幽魂》中姥姥再狠,也只是在诸如黑山老妖这类大妖魔间夹缝求生的小角色。棠家母女何尝不是如此。

之前我一直认为,金马奖最佳影片该给《大佛普拉斯》才更合理。现在我好像弄明白最终台湾的一众评委反而把荣耀给了《血观音》的原因。毕竟,《血观音》除了拍出人性坍塌,也拍出了当地人有共鸣和真切感受过的社会生态环境之恶。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观音的更多影评

推荐血观音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