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嫌疑人:一度人,二度家,三度社会

阿邦
2018-04-08 14:16: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你看完《全民目击》再看《第三度嫌疑人》,你会发现,《全》就像一篇词藻优美的命题作文,挖空心思堆砌所有优美词汇和表达技巧,但可惜所有词汇和技巧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第》就像一篇朴实的日志,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但点滴中透视着对生活的感悟和理解,是真正有感而发的文字,大巧不工。

近来得闲,翻出硬盘看了几部电影。刚巧先后看了两部相似的影片,一个是本片《第三度嫌疑人》,另一个是《全民目击》。两部影片在剧情设置上出奇的相似,都是开片先确定嫌疑人,法庭审理过程中进行反转,发现新线索、否定新线索,发现真相,最后的罪犯还是最早的嫌疑人,只是已经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个嫌疑人。

上面说的有点绕,具体电影情节就不在这里复述了。我想说的是,观影之后的感受。当你一口气把这两部片子都看完之后,你很难不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相似的剧情,相似的主题,但是导演的功力和水平确实高下立判,就好像刚开始学写作的小学生作文,和一个文学院优秀大学生的作品放在一起,大家写了同一件事,表达了同一个主题,但文章的意境和语言的表达却相差很远。当然,年轻的非行导演和成名已久

...
显示全文

当你看完《全民目击》再看《第三度嫌疑人》,你会发现,《全》就像一篇词藻优美的命题作文,挖空心思堆砌所有优美词汇和表达技巧,但可惜所有词汇和技巧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第》就像一篇朴实的日志,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但点滴中透视着对生活的感悟和理解,是真正有感而发的文字,大巧不工。

近来得闲,翻出硬盘看了几部电影。刚巧先后看了两部相似的影片,一个是本片《第三度嫌疑人》,另一个是《全民目击》。两部影片在剧情设置上出奇的相似,都是开片先确定嫌疑人,法庭审理过程中进行反转,发现新线索、否定新线索,发现真相,最后的罪犯还是最早的嫌疑人,只是已经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个嫌疑人。

上面说的有点绕,具体电影情节就不在这里复述了。我想说的是,观影之后的感受。当你一口气把这两部片子都看完之后,你很难不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相似的剧情,相似的主题,但是导演的功力和水平确实高下立判,就好像刚开始学写作的小学生作文,和一个文学院优秀大学生的作品放在一起,大家写了同一件事,表达了同一个主题,但文章的意境和语言的表达却相差很远。当然,年轻的非行导演和成名已久的是枝裕和相比较,本来就不是一个起跑线。但我们却可以从中审视当前国产电影与世界优秀电影的差距。

一、镜头语言

我一直坚信:电影不是看图说话,对白只是导演表达主题的工具之一,并且不是第一工具,镜头语言才是电影的本真,如果把对白提升到电影表达的第一工具,那么这不是电影,是小品。所以,观影的时候,我们最初的印象就是摄影,然后就是饱含在镜头中的语言,不需要对白就能感染我们的语言。镜头语言决定了影片的气质。

当你看完了《全民目击》再来看《第三度嫌疑人》,你会发现,《全》就好像一篇词藻优美的命题作文,挖空心思堆砌着自己能够想到的所有优美词汇和表达技巧,但可惜对这个命题却没有深刻的认识和发自内心的感悟,所有的词汇和技巧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第》就好像一篇朴实的日志,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但点滴中透视着对生活的感悟和理解,是真正有感而发的文字,没有炫技,大巧不工。

说的好像有点枯燥,我们举例来看,就拿开场来说:《全》一开场是城市的俯瞰镜头,切换道路、车、车内的人,凌厉的剪辑。第一场庭审结束后开始镜头回溯,转换视角再来一次,不可谓不炫。可细品味,很多镜头都是多余的、无关痛痒的,比如不厌其烦的记者报道的镜头(可大大精简),电视台内部节目组的调侃镜头(直接可以去掉),周大律师和童大检察官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各种特写,这些对影片来说都是不必要的,都是可以精简或者删去的。

再来看《第》,开场杀人情节结束后,同样是城市的俯瞰镜头,然后推近到路上的车,切到车内的人(话说日本的律师都这么拮据?3个人挤在一个小轿车里,看看我们的周大律师,那辆大本不知特写了多少次),然后直接切到看守所,简练朴实,没有一点多余无用的镜头。

看完两部电影,你会感觉,《第》描写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娓娓道来,细腻绵长,《全》描写的是某些达官贵人的圈子,贵圈很乱,但与我们普通人相去甚远,一种远在云端、假大空的感觉。这些都是镜头语言的感染力。其实,《第》的镜头,看似简单、朴实无华,其实都饱含深意,这里举几个例子,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慢慢去体会,比如重盛和三隅的几次对话,中间玻璃的重影,一开始都是重盛是实影(本人),三隅是虚影(倒映在玻璃上的影子),最后一次重盛是虚影,三隅是实影,隐喻非常明显,一开始三隅的证词一变再变,让人捉摸不透,他给人的印象是模糊的,律师们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没有兴趣知道,最后三隅的动机、人设已经清晰起来,反而是重盛的内心变得不确定。还有多次出现的雪,花生酱、鸟……

说点题外话,其实是枝裕和的作品,我之前没有看过(话说日本电影我也很少看,除了黑泽明的作品),但是枝裕和的大名确是听过的。这次看完《第》,我感觉,影迷们称是枝裕和是小津2.0,细水长流的镜头语言,像极了我看过的《早春》(我也就看过这一部小津的作品)。

二、表演空间

这里的小标题,我没有写演员,而是提出了表演空间,是因为我感觉两部电影的主演们,都是演技在线的好演员,只是他们获得的塑造人物的表演空间不同,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看到了演技出神入化的役所广司,返璞归真的福山雅治,但却说不出《全》的三位主演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这不是演员的锅,是导演的锅。为什么?

先来说说《第》。导演拿出充裕的时间来塑造三隅和重盛这两个人物,7次直接对话,3次侧面描写,从家庭关系、生活细节、人生变故到思想状态,慢慢展开,最终把三隅这个人物立起来。役所广司在导演给予的充沛的时间里,尽情发挥,最终贡献了神一般的演出。相对来说,福山雅治的气场弱了一点,但导演依旧充满耐心的剖析了重盛这个人物,家庭关系破碎,离异,与女儿疏远,与父亲也疏远、对司法制度已经麻痹,习以为常,导演通过各种细节,讲述了三隅的案件对重盛的冲击,特别是对父女关系的冲击,重盛最后故意成全了三隅的谎言(做无罪辩护,免于咲江出庭作证),其中也包含了重盛本人对咲江的同情和保护,影片最后,重盛走在了十字路口,我更愿意把这个十字路口解读为家庭关系的十字路口,而不是律师生涯的十字路口。重盛的助手,让我想起了《七武士》中最年轻的武士,勤奋工作、对社会充满信心、相信美好。他是导演对年轻一代的期望?

再来说说《全》。导演的所有精力都用来卖弄叙事技巧和剧情的反转,根本无暇顾及人物塑造,浪费了三位好演员。片中的三个主角,孙红雷的林泰还算着墨比较多,但也言之无物,郭富城的检察官和余男的律师则彻底沦为陪衬,你能说说,他们塑造的角色都是什么样的人吗?郭富城演的一丝不苟,可惜导演只是让他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一句“害的同学的爸爸倾家荡产”就成为他全片怼林泰的唯一解释,我们不了解他的背景、个性,就连仅有的与女朋友的两场戏也是走过场,对人物塑造帮助不大,所以,郭富城的一丝不苟最后成了一根筋。孙红雷演的举重若轻,但导演对这个人物的人设非常含糊和矛盾,从童检察官的对白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老奸巨猾、冷酷无情的骗子,而最后我们又看到一个深爱女儿的好父亲、保护下属的好老板,中间没有转折和过度,也没有侧面的铺垫,直接抛给观众,不解释,于是孙红雷的举重若轻最后成了轻浮于上。余男演的沉稳大气,但人物的行为也是经不起推敲,翻看几张孩子的照片就等于是个好妈妈?就可以解释她身为律师,做出对当事人不利的选择的原因?抛开剧情上的bug不谈,光是谈人物就站不住脚,所以余男的沉稳大气最后成了没有底气。导演完全没有赋予三位主演充分的表演空间,没有沉下心来塑造人物,自我陶醉在自以为是的反转上,白白浪费了三位好演员。这是本片最大的败笔。

三、主题表达

很多观众看电影可能只是放松消遣,只求感官刺激,不求思想启发。我向来主张观影是非常个人的事情,只要自己觉得好看,就是值得看的影片,无需理会其他人的评论。但我每次写影评,都会提到影片的主题,不是为了评判,只是探讨。

这次先来说说《全》。《全》表达的重点应该就是父女的关系。包括龙背墙的故事、林泰的独白和明信片的提示。但是,把父女关系说成是《全》的主题,就有点牵强了。影片大部分时间与这个主题无关,只是孙红雷在法庭上喊出“龙背墙”之后,影片才正式进入了父女关系的主题。当然,你可以说前面是为了后面的主题所做的铺垫,欲扬先抑。这样说也没问题,但前面“抑”的部分其实就是先让大家以为林泰自私到让自己的女儿顶罪,不仅太拖沓,而且对后面的转折没有任何的铺垫,直接就是180度的大转弯,一方面造成林泰的人设出现矛盾,另一方面给人的感觉不是水到渠成,而是为了反转而反转。所以,《全》为了情节上的反转,牺牲了角色塑造,牺牲了主题表达,一切都为了反转服务。这样的做法,初看颇有悬疑感,看完之后回想,除了经不起推敲的细节,也只剩下这个反转的情节了。

《第》的主题就是本文的标题:一度人,二度家,三度社会(司法体制)。度人,当你看完全片回想的时候,你印象最深的应该不是剧情的反转,是三隅这个人物。我对日语和日本文化一窍不通,导演用“容器”这个词来形容三隅,我始终理解不透。我们从在北海道抓三隅的警察、被父亲性侵的女儿、房东、鸟等等情节中已经构建起对三隅这个人设的模糊了解,然后从他修改证词、杀死小鸟等等行为、以及和重盛的直接对话中,我们对三隅这个人物有了基本全面的了解,当年为了被高利贷压迫的失业工人(这个理解基于警察的回忆,加上揣测),三隅杀了追债的人,被判30年,错过了妻子和女儿的一切,背负了杀人犯的罪名。女儿不原谅他。然后他在靠压榨刑满释放人员的工厂打工,帮助老板隐瞒造假的事,知道了老板性侵女儿的事情,并且从感情上将咲江当做了自己的女儿,于是杀死了老板。三隅就像“容器”,一是空,他失去工作,又因为杀人失去了整个家庭,一无所有,他恨不得自己没有出生。二是装,他看尽了社会的黑暗面(工厂造假、法庭上没人说真话)他装着高利贷的压迫、老板的恶行,却装不下他人的痛苦,甚至包括小鸟的痛苦(无人喂饲料),于是他选择了极端的手段来解救他以为的痛苦,杀人(鸟)。他为什么会放飞一只小鸟?可能他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丝的希望和光明。

度家,这应该是第二层的主题,导演通过五组关系来正反表达家这个主题。一组是重盛与女儿,正在办理离婚的重盛面对渴望父爱的女儿;第二组是重盛与自己的父亲,疏远、误解;第三组是三隅和自己的女儿,逃避和不原谅;第四组是三隅与咲江,被家庭抛弃的两个人,从情感上建立了父女般的联系,禽兽的父亲性侵亲生女儿、自私的母亲选择牺牲女儿,陌生的三隅却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她的重生。第五组是老板一家,男的无恶不作,女的为了钱牺牲良知和母性,可悲的女儿咲江。这五组家庭关系在影片中穿插讲述,勾勒出了家庭关系中的悲与喜。在影片最后,重盛站在十字路口,我以为,那是他家庭生活的十字路口,是挽回婚姻,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还是就这样下去,给孩子一个破碎的家?

度社会,这里的社会集中指代司法体制。这个在片中有非常明显的批判,比如律师为了犯罪人不判死刑,想出各种理由,法官为了审理案件数量枉顾当事人的诉求,公诉人配合法官只为了快速定罪。法庭上没有人说实话,大家都在瞎子摸象,凭着自己看到的和想象的模样来评判案件,评判嫌疑人。没人会真正挖掘案件背后的真实原因。“虽然立场不同,但我们都站在一艘名叫司法的大船上”。年轻的律师惊讶于司法实践中的各种无奈,老成的律师嘲笑“让罪犯真正审视自己的罪行”这样理想化的想法,年轻的公诉人怀揣着“让罪犯真正审视自己的罪行”的理想,最后的结果却是草草结案……

最后,让我们来思考一个问题。同样都是父亲用生命挽救女儿,让我们看看导演都做了什么?

《全民目击》中,导演表达林泰与女儿之间父爱的方式,林泰用自己最不缺的东西钱,雇用最贵的律师为女儿辩护;用了一段煽情的自白,林泰“恳请法官让我再看看女儿,我爱我的女……”;一张明信片“不是让你偷生,是让你重生”;一段林泰和女儿生活的录像;还有龙背墙的故事喻意来表达林泰的父爱。

《第三度嫌疑人》中,导演表达三隅与咲江之间“父爱”的方式:咲江要考北海道(北海道是三隅的家乡)的大学,离开家乡和母亲;三隅为避免咲江说出痛苦的往事而改变证词,被判死刑后紧紧握住重盛的手表达感激,却不敢看看旁听席上的咲江;咲江向重盛陈述自己被性侵的事实,认为三隅是为了她才杀父亲;最后三隅和重盛两人心照不宣的对白。

你认为哪种表达的父爱更加深沉、直抵人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