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迷茫,不是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而是哪里也去不了

chance
2018-04-08 13:54: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CHANCE·Q

你是玩家,还是人家在玩你?

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院线上映了。

无疑又一次被这个72岁的老头子给圈了粉,过了多少年,他仍然是那个最了解青少年的导演。谁说年龄是限制了?

如果你想,没什么能限制你的世界。

又题外话了。

我不是游戏玩家,对80年代的游戏认识也不多,没有游戏宅那样沸腾的热血情怀。当影院里呼喊着高达,钢铁巨人的时候,我也只是:哦~高达~哦~金刚~哦~春丽……

就电影而言,炫酷的特技,和下一秒就能猜到结尾的情节,我想其实真的没什么说的。这是一部怀念80年代的电影,确切的说是美国的80年代。原著被称为“美国流行圣经”。

片中致敬的游戏,电影保守估计200+。像我这种撸片2000+的影迷而言,也只是找了一半的梗。所以大概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彩蛋吧。

但是从影片的开头,我就被2045年贫民窟的景象给击倒了。资源的枯竭,世界荒芜,堆叠的集装箱报废的汽车和工厂,浓烈的衰败的气息……

大概是因为2045真的不远了,而虚拟现实,也就在我们身边……

我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现实的窒息,往往催生幻想的膨胀。

斯皮尔伯格说:“书里所描述的离我们并不遥远,而有可能成为真实的未来。”

因此在那种无处可去的世界里,虚拟现实将成为一种超级致幻药,所以《头号玩家》具有一定的现实预言性。

前段时间,偶然的看到一篇德国古藤堡美因茨大学的两位哲学家 Michael Madary 和 Thomas Metzinger 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前沿》发表的一篇开创性的论文:他们列出了能想到的所有虚拟现实及相关技术的潜在风险,并给出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这些风险的具体建议。

当我们在享受这一切的时候,是否忽视了虚拟现实对一些东西的颠覆性破坏?

未来如果达到“完全沉浸感”时,是否会给人一种“灵魂附体”的感觉。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东西,不管是电影刚发明的时候,还是电子游戏机刚出现的时候,都不会让你产生一种拥有并且控制别人身体的强烈幻觉的。

但虚拟现实不同,它不是简单的在图像或者交互界面上的升级,而是改变了人们对某些根深蒂固的概念的理解:比如我是谁?这东西存在吗?这世界是真实的吗?或许到后来人们根本不会再问这个问题。

记得在《盗梦空间》的一个镜头,黑暗肮脏的房间里,躺满了那些情愿活在梦境里的人。而虚拟现实的游戏不就是一种梦境吗?

被虚拟现实里的“绿洲’困住,不正是未来人类的困境吗?

关于虚拟现实的和黑科技题材的很多,相比更多向时代致敬的《头号玩家》而言,很多作品更加尖刻的发人深醒。

有一部八分钟阿根廷的短片《恐怖谷》,由两个不同视角的世界组成,一是居住在贫民区的流浪者,他们对现实不满,沉迷于虚拟现实的游戏,另外是游戏里的角色发现自己击杀的对象都是战争中死难的平民,游戏只是一个伪装,虚拟现实通过远程操纵把游戏玩家变成了战争机器。

短片如果只是想探讨游戏 、沉迷与战争 ,毫无疑问这八分钟已经足够让人陷入了思考 。「恐怖谷」这一人工智能领域的术语 ,显示了另一种可能 。

短片其实还有前后两个细节 ,一是片名出来之前 ,落泪的平民突然出现雪花状斑点,意味着这一层现实也是虚拟的 , 另外的是影片最后流浪者和战争机器相遇了 。所以是虚拟还是现实?就像《盗梦空间》里最后不停旋转的陀螺……

《黑镜》里也有很多类似的片段。不管是有关永生,还是以爱之名的隐私窃取……当我们利用科技,让生活变得更便捷,更轻松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失去的思考的能力。

比未来世界更重要的 , 是对未来世界的反思 , 这是科幻电影的核心

如同《头号玩家》的主角,现实已经糟糕的想要去逃离,而现实也已经无处可去。只有虚拟的“绿洲”才是唯一真实的去处,这大概才是人类最终悲哀。当你真正沉溺于虚拟现实的情景里,真正的现实变的不那么重要的时候,生命是否因此改变本质?而你还会试图去分辨是否是现实吗?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像《黑客帝国》里尼奥一样,在红蓝药丸里选择真实。在《恐怖谷》中最核心的一句话从流浪者口中说出:“虚拟现实就是唯一现实”。

它是颓败世界里的精神寄托,也是缓解绝望唯一的出口。

类似一种神级文明刺激着你的大脑,从而产生快感,成为他们所说的“完全沉浸感”。它满足我们在现实中不能满足的欲望,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失意的人终于可以找到自己为所欲为的世界,人性的恶也会被放大……

电影一边沉浸在游戏找彩蛋的狂欢里,一边是现实的无情的摧残,现实与虚幻的交替。在虚拟世界里被放大的,如同上帝之手般的权力,拥有可以毁灭世界的权力。

呵,看这片现实的安慰剂。

在原著里大神哈利迪 , 像是一个看透一切的智慧老人 , 永远存在于光环之中 , 直到最后他恢复真身 , 跟主角讲了一些跟故事全然无关的事情,然后飘然而去。这是一个类似神话的结局。

但是在电影里 ,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 一个说话磕磕巴巴, 眼神既神秘又迷茫的老人。我想这不仅仅是斯皮尔伯格的对原著的改编,更多的是时间带给我们的改变和疑惑。

电影里有一句对白:“自己所创造之物的厌恶”。 这是一种复杂的领悟 。大神哈利迪的迷茫从来不只是来自没有向女孩表白的遗憾,更多的是来自对于“绿洲”的反思,交织着欢喜与怨恨或者毁灭的情绪。

从单纯的角度出发,简简单单地做好玩的游戏 , 到达终极的“绿洲”。他想要回到过去。 哈利迪这个今世的天才,经过一生的思索 , 可能才发现再也回不去了 , 他愿景下的“绿洲”或者说世界,已经不是他当初想象的样子了 。

因此最后的一个数以千亿游戏奖励的彩蛋寻找过程,是否也是他想试图带着人类重新寻找回到过去,或者说找回初心的途径。

可是事实就是无论我们如何缅怀,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互联网的青春期是精英主义的革命,当他们倾其一生把互联网推向生活的时候,平民化的互联网却粉碎了精英主义。网络的不断渗透,产生新的革命,属于全人类的革命,而它最终伴随着新的理想和资本主义的欲望机器,刷新着人类全新的世界观。

而到底是虚拟吞噬现实,或者是现实与虚拟合而为一,我们不得而之。但是我知道现实不是电影,没有可以选择的红蓝药丸。

所以斯皮尔伯格借女主之口说出:“It's not a game"。

而这场不是游戏的游戏里,到最后谁才能成为最终的赢家……

电影里致敬斯坦利·库布里克的《闪灵》片段,在我看来有着格外的意义。它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致敬,更是代表着一种无法逃离的恐惧。

而“闪灵”说的不正是我们预知的未来,可以看见的幻像逐渐变成现实的过程吗?当然你若是深层次的挖掘,也可以把他认定是一次人种的灭绝,而放在今天更加是意义非凡。在这里它是一种独立超前的思辨。

因此哈利迪做了一个可以毁灭一切的按钮……

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里有一种尖锐,又模糊的特质,是炫酷的特效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包装下,与人类最朴素情感的对话。

当一切的科技,特效,回归到人类情感本质的时候,电影也好,游戏也好不过是一种沟通的语言。重点在于你看待自己,看待生活的方式,在于看待虚拟世界的方式,在于当你迷茫到无处可去的时候,思考,和选择的方式。

电影的意义是指向未来的 , 没有愿景就难以建构生存的意义 , 而未来世界正是意义的实现和终结,这是科幻的价值所在,至少对很多人来说是这样。

-THE END-

影片最后哈利迪说: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或许是代替斯皮尔伯格说:谢谢你看我的电影。

而我想说:谢谢你可以读到这里。

春风再美也比不过你的笑,没见过的人不会明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