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关灯拆电影】独家|忻钰坤解密《暴裂无声》导演设计

关灯拆电影
2018-04-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冰

《暴裂无声》

终于在清明小长假

登录院线

大家都看过了吗

关灯拆电影

独家

忻钰坤

解密导演设计!

掌握第一手资讯

↓↓↓

Q:《暴裂无声》和你的处女作《心迷宫》都是关注底层民众,且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我们可以把《暴》看成是《心迷宫2.0》吗?

忻钰坤(简称忻,下同):

这确实是大部分知道《心迷宫》的观众的惯性思维。

他们会觉得如果一个导演在某一个领域的叙事或技巧上一旦有了很大的突破,且受到关注的话,那他后面的片子肯定都会围绕原来的领域。因为导演擅长的正是观众的嗨点所在。

我觉得这是“魔咒”。

《心迷宫》剧照

你第一次念它的时候,它很好用。但它一旦在你心中常驻,就成了魔咒。如果你陷入“魔咒”,一遍一遍就这么干的话,就始终无法超越自己。

所以我希望我在第二部就赶紧走出这个“魔咒”。

第一部《心迷宫》其实并不是一个初始阶段我就要拍一个多线叙事,是因为先有了题材,适合这么做,才最终这么呈现的。《暴裂无声》也是先有了故事,再确定形式。

所以它不是承接了《心迷宫》。

而我也希望要打破这个期待,不能(让观众)觉得它是《心迷宫2.0》。

我希望大家忘了《心迷宫》。

Q:人物塑造上有哪些独特的导演设计?

忻:

剧本最早就是就是关于父亲寻找孩子的,然后在寻找过程中看到一个大的黑幕。原来的出发点是想写煤矿发开发区的一些矛盾和纠纷,包括污染之类的问题。

经过不断修改,增加戏剧化的东西,就到了今天这一稿。其实我们核心上不光是讲一个父亲去找孩子的故事,还有一个更以小见大的主题。

于是我们把每个人物做得比较风格化,符号化处理,所以有时候会觉得它有那么一点不是那么现实。

比如昌万年的那个暴发户的角色,做了很多设计在里面。

不断地强调他嗜血,暗示他和这个孩子失踪的关系,通过他对弓箭的喜好、狩猎,营造他想要对孩子做什么事情的气氛。

就这样一点点往后铺垫,到最后观众会进行串联,觉得这个是符合这个人物性格。

Q:这次拍摄周期花了多久?比上一部作品一定宽裕不少吧?

忻:

当时最早定的是60天的拍摄工作日,但中间因为宋洋拍打戏受伤,就延后了几天,大概是66个工作日吧。

后来有很多朋友问我,这次时间应该是比较宽裕了吧,成本也多,拍起来肯定没那么紧张。其实我们还是低成本的电影,只是较《心迷宫》上了一个层级。从投资到拍摄周期还是尽量去压缩。

而且我们又有大量外景,需要考量冬天的环境,气氛。但是内蒙地区冬天雪下的特别早,我们很多外景拍摄只好掐着日子算,必须两三天拍完,不然一旦下雪,内景可能就没办法再用了。

所以计划做的特别紧,真正拍起来还是比较赶的,没有那种没有顾虑慢慢磨的状态。

Q:《暴裂无声》里有不少打戏,如何驾驭这些打斗场面?

忻:

首先动作戏分两块,一个是张保民在寻子过程中碰到的比如说那些昌万年手下的阻力,还有就是矿场的打斗,他们采用的方式其实是很野蛮的那种互相的侵略的打法,跟昌万年喜欢狩猎是同理的。

另一个方面,张保民的打,更要塑造一个父亲寻找孩子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

徐文杰去寻找孩子可能会用头脑的智慧,像刑侦的感觉。但张保民是个底层旷工,他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打,是身体的对抗。

影片里也有给他用脑的地方,比如他看到了那个面具,是非常重要的线索,(这就是他儿子的面具)但完全被他忽略了。我是希望他在这个剧情里一直犯错误,用蛮力但用不到点子上的人。

这是很多这个层级里面的人都会有的问题。

我们这次请了一个韩国的动作指导,他之前是《火锅英雄》的动作指导。我特别喜欢他打的质感,很写实,没有太多套路。

我说我要流氓打架的风格,他就知道了。

张保民不是一个搏击高手,也不是一个武术家,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他只是年轻的时候好打架,所以他能用招式无非就是出拳、躲,躲不过就挨一下,所以动作指导明白后就尽量给他设计一些简单的躲闪动作。

张保民很多时候是很笨的,他躲不过就抱,抱不过就给人摔,没有那么好看,但这其实是一种很真实的搏击。

矿场的打戏我们拍了5天,最后却呈现了不到30秒,很可惜。但考虑到合理性,我们剪掉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取舍。

Q:最后张保民找到孩子尸体了吗?

忻:

在剧本的逻辑里他没有找到,他跟真相擦肩而过。

当律师把女孩抱出来之后,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张保民,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于是张保民就一洞之隔,看着孩子的寻人启事想着孩子在哪儿。

孩子在片子里代表未来,代表希望,代表下一代,作为中产阶级,作为有话语权的一个阶层,如果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那么直接威胁到的就是我们的下一代。

本来我们是有呈现孩子死亡的细节的,也确实清楚地拍了为什么要伤害这个孩子。

但会觉得我们设定的主题被淹没在了事实和现实里,怕大家更关注现实本身,而不是我们想说的那个更大的主题,所以就把这个环节隐藏掉了。

Q:指导《暴》时比《心迷宫》哪些方面更成熟了?

忻:

其实在风格和样式上,我希望能够往前走的。因为《心迷宫》的成本和样式,决定了我们用肩扛和手持摄影的方式去拍摄。当时我也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能最快解决掉拍摄方案。

但到这部戏的时候,整个故事的线索都变了。

《心迷宫》还是大量靠对白去了解人物,去推动剧情。但这部戏我们需要做气氛和环境的营造,而且三个主角中有一个是哑巴,必须靠表演,靠调度,靠设计来完成推进。

同时我们又希望影片在叙事之外有自己独立的样式,包括固定机位前推,是为了强调整个氛围的压抑和恐怖,是我们在这部戏里尝试和探讨的。

我觉得好的电影一定会有很多层东西的包裹,最浅层的是故事,能让观众没有任何障碍,容易理解的故事。

再往深一点,就要有更深一点的主题或者格局,有待观众去挖掘。

如果没有这一层的话,其实上面的故事和人物是单薄的。

再往下,就是对视听语言、电影语言的革新、探讨和挖掘。

我觉得这是好电影应该所具备的。

所以我也希望我的每一部片子都能往这个方向努力,研究,希望它的层次会越来越多。

我相信影迷们有兴趣想深挖《暴裂无声》的,绝对是有依据的。

但如果普通观众只把观影当成普通的趣味,那只要看一个好看的故事就够了,那么这两者在这部影片里都有兼顾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