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 我们终需自渡

陶安
2018-04-08 11:25: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是一部小众电影,在54届金马奖崭露头角。《大佛普拉斯》不会给你讲一个底层人民奇迹翻身的故事,导演直接就告诉你:“社会常常要讲公平正义,但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应该是没有这四个字,毕竟光是要捧着饭碗就没力气了,哪儿还有力气去讲这些有的没的”。如果电影要找一个主题,应该就是这句话。 故事很简单,拾荒者肚财与看门人菜埔是两个好朋友,经常晚上一起吃便利店扔掉的盒饭,某天晚上百无聊赖,肚财怂恿老实的菜埔去拿老板车上的行车记录仪,窥探老板黄启文买春偷情的生活,最后竟然看到了老板杀死情妇,然而这一切老板都有所察觉,肚财被车撞死,菜埔知道此事缘由,他预感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只是担心自己的老母亲无人照顾,但老板并没有找他的麻烦,而是帮他的老母亲办理了住院手续,片尾大佛建成,万人祈福,莫名响起的钟声。 这是一部特别的电影,首先聊聊叙事的方式,导演阿尧(黄信尧)力图打破传统电影的手法,不时的在某些场景发声,担当起旁白的角色,有时是一段富有哲理的道理,有时只是说明人物的背景,有时又故意点明剧情的下一步发展,所以他会让你产生一种平静中的悲伤。 再来就是,电影百分之九十的色调是黑白,只有行车记录仪上老板凯文靡乱光

...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小众电影,在54届金马奖崭露头角。《大佛普拉斯》不会给你讲一个底层人民奇迹翻身的故事,导演直接就告诉你:“社会常常要讲公平正义,但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应该是没有这四个字,毕竟光是要捧着饭碗就没力气了,哪儿还有力气去讲这些有的没的”。如果电影要找一个主题,应该就是这句话。 故事很简单,拾荒者肚财与看门人菜埔是两个好朋友,经常晚上一起吃便利店扔掉的盒饭,某天晚上百无聊赖,肚财怂恿老实的菜埔去拿老板车上的行车记录仪,窥探老板黄启文买春偷情的生活,最后竟然看到了老板杀死情妇,然而这一切老板都有所察觉,肚财被车撞死,菜埔知道此事缘由,他预感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只是担心自己的老母亲无人照顾,但老板并没有找他的麻烦,而是帮他的老母亲办理了住院手续,片尾大佛建成,万人祈福,莫名响起的钟声。 这是一部特别的电影,首先聊聊叙事的方式,导演阿尧(黄信尧)力图打破传统电影的手法,不时的在某些场景发声,担当起旁白的角色,有时是一段富有哲理的道理,有时只是说明人物的背景,有时又故意点明剧情的下一步发展,所以他会让你产生一种平静中的悲伤。 再来就是,电影百分之九十的色调是黑白,只有行车记录仪上老板凯文靡乱光鲜的生活时透出异样的色彩,导演故意为之其中深意不言而喻。我想,如果肚财的生活如果拍成彩色的也不过是大地色的土黄、灰黑吧,想想莫名讽刺。底层就是底层,没人在乎、没有尊严、甚至连人生色调都不值得拥有,菜埔和肚财一个瘦、一个更瘦,作为社会的最底层,他们似乎总承受着来自生活的各种打击和折磨,但他们似乎也就这么麻木了,在麻木中沉默寡言。生活不让他们站着,那他们就四脚着地爬行,不反抗,也不停息。 肚财是一个拾荒者,社会身份本身就带着一种明显的等级,天生低人一等的肚财,为生活唯唯诺诺寡言少语。肚财常常在深夜去找朋友菜埔,只有与他在一起的时候,肚财才变的活泼生动,他爱说脏话,像每个正常男人一样,喜欢看美女的裸照,在两平米不到的房子里,他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人常会因为面对的人不同而变换自己的角色,黄启文面对员工时冷漠凶恶,面对领导时唯命是从,究其缘由还是地位的高下决定了你的需要显露出来的形象,所以我在想,肚财在面对菜埔时,应该是在同一阶层的人群中获得了相对较高的地位,这种优越感使他能够在菜埔面前放肆的宣泄自己的不满情绪。肚财热爱夹娃娃,这是他的疗愈方式。现实生活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需要骂“靠北”的事,拥有永远保持微笑的毛绒玩具是幸福的。肚财死后,菜埔走进他从未展示给别人看的房间,完全不是杂乱恶臭的景象,整齐的屋子里摆放着一个飞碟般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抓来的娃娃,这与他整个人畏畏缩缩、脏脏乱乱的风格构成强烈的反差。菜埔说那一刻,他觉得肚财对他来说很陌生。导演说:“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这句话是导演隔着屏幕跟观众唠叨的一句“鸡汤话”,也是嘲弄菜埔和肚财这对最好的朋友,但最后导演却又用看情色杂志的镜头为他们之间熟悉又陌生的友谊点了个赞。 电影中还有两个与菜埔、肚财一样的人,一个是释迦,一个是土豆。 我很喜欢释迦,也许因其名字,也许因其沉默,他在全片中没有发出一次声音,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他,他预感到了肚财的死亡,却无法阻止其发生,生生死死在他看来并非十分的悲伤,他看着肚财白色的人形像隐隐羡慕肚财在死后可以及时被人发现,还有三名好友为他送别。也许某年某月某天,他的离去无人知晓,也无人问津,于他而言,生与死不过是自己对自己的交代。土豆善良而滑头的小店员,在肚带死后在网上截屏,那张被警察压在地生质问的镜头,成为他最后的遗留在这个世上最心酸的证据。 电影中小人物的语言很少,他们的表情也无多少变化,始终是麻木呆滞无措,底层人民的失语表现了底层人的无奈,社会地位的低下让他们失去说话表情的权利,如原始动物一般的状态,生如草芥般随风活着活着,死去也是很随意的事,正如电影所说,肚财的死可能是中华民国台湾历史上,第一个醉酒而被车撞死的人。 电影之所名为《大佛普拉斯》是因为贯穿全片的大佛是老板黄启文与官员为新开发的寺庙所见,名义上是为造福人民普度众生,但这位黄先生亲手在大佛面前杀死了自己的情人叶小姐,扔进大佛里。这导致《大佛普拉斯》如此一个真诚的小人物故事不得不在曲终人散时面临软弱无力的收尾:血案的真相并非由见证者告发,而是依靠千百个信众对着大佛念经参拜时乍现的灵异,这跟那些中国古代奇案的破获方式何其相似?或者反过来想,如贾选凝影评所说,《大佛》结局恰恰呼应的是列宁对于宗教的审判:“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所有的神像崇拜都是恋尸癖。”假若所有疗愈都已失效,不如真的回头反思我们的生活如何演变成今天这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