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坚守

老马
2018-04-08 10:21:4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早就读过原著,惊叹于石舒清的细腻与敏感,并且对人物心理的那种极其耐心地刻画,当马子善老人送别了在一个床单上滚了几十年的老伴走出坟园时,他站在坟园的门口,那是生死的界限,他站在那里开始了对自己人生的回顾,思绪自由飘浮,由生想到死。那种对死亡的深入的思考,对生死两界的清晰感知,带给我强烈的阅读体验。

在阅读过程中时常猜想:作者是不是也经历过一个面临死亡的时刻,所以他才会对死亡有如此贴近的描写。在观看电影前还是抱着一定的怀疑:这种对于死亡的体验在银幕上如何体现?

在电影中镜头久久的凝视着荒山、老牛,马子善老人站在坟园边界回望那一片坟堆时,他好像也变成了那些坟堆中的一部分,此时,文章中的大段心理描写只能靠观众自己去体会了。所以,电影需要更多的体验,也具有较为原著更多的自由想象的空间。

老人看到牛不吃不喝时,去问老阿訇,老阿訇只说真主的机密奥妙谁能参悟透?老人回答对着呢。死亡也是真主的机密,是人难以理解的奥妙,之前有电影探讨活人与死人的区别,发现活人比死人重一些,得出结论,那多出来的体重是人的灵魂的重量。但是,对于死亡的理解一直是科学探索的一个盲区,所以它只能是哲学和宗教的核心。在这个领域,科学无能为力。将不能理解的归于真主,这是老阿訇的智慧,马子善老人也得到了安慰。

牛在死亡之前不吃不喝以洁净内里,然后清清洁洁地归去,这是老人们的传说。这个传说给了马子善老人极大的震撼,他反复地洗大净,为自己挑选坟地,也想为自己的死亡做好准备,但他还是感觉到一种辛酸:生而为人,他还不如一头牛,不知道自己的死亡在什么时候。其实不知道死亡的确切时间,也是造物者对人的一种恩典,如果知道自己何时死亡,那人还怎么生活?不是自杀就是变疯。

对于死亡除了坦然接受外,人也有自己的应对方式,或者説是对个体死亡的对抗,那就是新生儿的出生。片中特意加了一个情节,就是小孩儿出生 ,请阿訇来给小孩儿名,这是回民家庭中一个重要的仪式,通过起经名,给小孩儿一出生就赋予一个民族的标记,一个信仰的线索。看着小孩儿的出生,老人们对自己的衰老与死亡应该能更加坦然的接受了吧?西海固的回民们,就这样代代繁衍,生生不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清水里的刀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清水里的刀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